Vol.1088《在生命面前,每个人都是自己的药神》

每个人都是自己的药神 我们都是这个世界上的迷路者,我们都是按照自己认定的道路寻找方向,也许我们是对的,也许我们错了,或者有时候对了,有时候错了。在中国人所说的盖棺论定之前,在古罗马人所说的出生之前和死去之前,我们谁也不知道在前面的时间里等待我们的是什么。

Vol.1085《你第一个月工资有多少?》

你会买得起爱吃的水果和喜欢的包包,也能像电影明星一样去海外度假。
你会找回从前的自己,发现生活的乐趣。
这些都会出现在你30岁、40岁、50岁甚至一百岁的人生中。
只要20多岁的你,不曾荒废这段年华。
到那时候你会发现原来这世界其实待你不薄。

Vol.1079《雪人 The Snow Man》

雪人 The Snow Man 微信公众号imoimo One must have a mind of winter 人必须去怀有冬日的心境 To regard the frost and the boughs 才能去看霜,看那松树上 陌声人 播客 雪人 The Snow Man

Vol.1054《岛上来信:从前车马都慢 平常日子很美》

从儿时的回忆到研究生毕业出国,人与事、景与物,杂糅在一个个故事里,没有惊天动地,没有浓墨重彩,但每个地方都透露着平凡的乐趣与哀愁。不要因生活里难念的经,就参不透众生的美丽。

没有宏大的人生观,没有轰轰烈烈的理想誓言,有的是平淡而普通的生活,有的是把这平淡而普通的生活过得丰美的心境,这是他的故事,也是我的故事。

Vol.1051【一诗一信】《梦与诗 Dream and Poetry》

日有所思,才夜有所梦,而诗人总以为自己比别人看得更远,所以才变幻出多少新奇的诗句。梦和诗是相对独立的概念,也许在一般人看来,找不出任何关联,而在作者眼中,做诗和做梦却是相通的:我做我的诗,你做你的梦,只有投身其中,才能体会到乐趣。诗和梦可以相互引用,却不能取而代之。

Vol.1049《猫,知道一切》

有时深居简出,有时逍遥浪荡;
装得了高冷,卖得了嗲萌;
有时慵懒散漫,有时雷厉风行;
我们爱它宠它,却可能永远不会懂它……
只有猫,知道一切。

Vol.1046《距离就是理解,是温情,是关心。》

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和理解几乎是不可能的。任何尝试都可能是徒劳的,甚至伤害对方。最为明智的做法就是同对方保持距离,不要靠得太近,更不要动辄强加于人。在这个意义上,距离就是理解,就是温情,就是关心。

Vol.1038《我取消了你的微信置顶》

感情不是一天就消失的,在你不知道的漫长岁月里,想要离开你的人在努力积攒着勇气和失望。在你每一次的冷漠里。今天天气晴,风和日丽,宜披上风衣,离开你。

Vol.1033《至死不渝 Husband until Death》

1858年,因为被贩卖到萨凡纳河下游而被迫离开家人,阿布里姆·斯克里文给妻子写下了这封悲伤欲绝的信。妻子随后多次尝试通过另外一位奴隶主把丈夫买回身边,但都以失败告终,他们此生不复相见。

Vol.1025《人类无法忍受太多的真实》

我的天蝎BOSS说过,做节目写文章不是给大家展示你的小女生日记,而是要写一些我们20岁时看会点头赞同,等人到中年拿出来看觉得还是很有意义的东西。

Vol.1019《愿你归来仍是乘风少年》

我希望,在抗争中步步失守的你,在看过太多惨淡人生后的你,依旧能有当初少年的情怀。那个他不随波逐流,不人情世故,不甘拜下风。他像16岁那年的自己一样,不可一世,狂妄自大。心里装得下世界,也毫不惧怕风浪。他曾眉骨铮铮地说,我绝不会和任何人妥协。

Vol.994《也许有一天,我不会再等你》

看过一句话“速热的人也速冻,慢热的人最长情”,但越懂得舍得才越容易获得,在爱情里默默等待,就像你在机场等她的轮船停靠,我在港口等你的航班降落。也许有一天,我不会再等你。

Vol.983《一亿人不如你一人:爱情如此就足够》

17个关于爱与失去的故事,7篇关于分开后的所思,记录早已错过和失去的感情,纪念那些已经离开的人,送给在感情中迷茫和深陷的人。在深夜,在旅途,在午后,在每一个你需要的时候,陪伴着你。它们并不跌宕起伏,却希望你在读后有收获,有成长。曾经最深爱的,如今已成为路人,未来那么长,还请牵好身边人的手。然而,此刻,未来,请记得永远深爱自己。

Vol.981《偶然 Fortuitousness》

《偶然》写于1926年5月,初载同年5月27日《晨报副刊·诗镌》第9期,署名志摩。这是徐志摩和陆小曼合写剧本《卞昆冈》第五幕里老瞎子的唱词。

Vol.979《夜半三庚,莫逆于心》

城市是喧嚣的,就需要我们偶尔离开城市,给自己的心灵放空一下,暂时放下繁忙的工作,以及沉重生活压力,忘却那些无限的欲望,给自己的心灵和眼界一次休息。世界是一本书,你看了几页?

Vol.969《一曲微茫度此生,致张充和》

生命,这点微尘,一如音乐的织体一样,在急管繁弦中透现生机生意,在山重水复间见出天地豁朗,又在空疏素淡中,味尽恒常的坚韧,寂默的丰富,以及沉潜慎独的绵远悠长啊。她用诗词、书法、绘画、昆曲和旗袍抒写了她多姿多彩的一生,绝非虚言。按她自己的诗,即是“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此生”了。她是张充和。

Vol.933《妈妈当年没有离婚》

喜欢是放肆,爱是克制。不是每一段婚姻都能白头到老,也不是每一次动情都是天时地利人和。上一辈的爱恋,我们没有权利去评价对与错。时间偷走的选择,总会在未来用它喜爱的方式还给你。但如果还有选择,请不要只考虑分开对彼此有多好,也请想想,两个人在一起,会有多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