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1109《每一部青春片,都是一场“我”与“我”的对话》

青春+穿越,是永远能戳中我们心中最柔软最脆弱的两个词。从《重返十七岁》,到《乘风破浪》再到最近的《我在未来等你》。我们对过去、现在与未来的探讨,好像从未停止过。

然而,无论是回到过去,还是去到未来,其目的都是在寻找对当下伤口疗愈的方法,也是在聆听自己“我”与“我”的对话与冲突。

【一诗一信】《见或不见 You see, or see not me》

见或不见 今天为你们带来扎西拉姆多多的《见或不见》。因为《读者》杂志的错误署名,很多人以为这首诗是仓央嘉措写的,但其实是广东女生谈笑靖写的。“扎西拉姆”是她皈依时上师给她取的法名,意即“吉祥天女”,而“多多”,则是朋友对她的称呼。所以她的笔名叫扎西拉姆多多。

Vol.1102《愿你喜欢被岁月修改的自己》

陌生人是很特别的存在 离开台北,1000公里的出走,30个夜晚,打开30扇门,和30个陌生人,经意与不经意地相遇,将彼此的时间走慢了。30个陌生人的故事,串联你我,献给所有平凡的生活。

Vol.1080《妈妈,你等等我》

妈妈你等等我 等等我,容忍我的笨拙,让我去学习。等等我,宽容我的暴躁,让我去改变。等等我,让我追上你的脚步,陪你慢慢变老!

Vol.1052【一诗一信】《如果你能在秋季来到 If you were coming in the fall》

艾米莉·狄金森(1830年12月10日-1886年5月15日),美国传奇诗人。出生于律师家庭。青少年时代生活单调而平静受正规宗教教育。从二十五岁开始弃绝社交女尼般闭门不出,在孤独中埋头写诗三十年,留下诗稿一千七百余首;生前只是发表过七首,其余的都是她死后才出版,并被世人所知,名气极大。狄金森的诗主要写生活情趣,自然、生命、信仰、友谊、爱情。诗风凝练婉约、意向清新,描绘真切、精微,思想深沉、凝聚力强,极富独创性。

Vol.973《一颗开花的树 A Blooming Tree》

《一棵开花的树》是席慕蓉(穆伦·席连勃)于1980年10月4日创作的一首抒情诗。作者通过对一棵开花的树的描写来表达作者对于自然的感悟。即生命是不断的经过、经过、经过,她写的东西都是在生命现场里所得到的触动。

Vol.954《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那些撕心裂肺,那些疯狂炙热,是属于青春里的美好记忆,那就让它留在青春里吧。如今的我们,在这个嘈杂拥挤的社会披荆斩棘,只为给自己、给心里的爱一个足以依靠的容身之地。

Vol.904《十年孤寂》

从我们出生,我们便买下了一张永久车票,登上一列永无终点的火车。一路春光明媚亦或雷霆交加,终究一日我们会明白:生命中曾经有过的所有灿烂,都需要用寂寞来偿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