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958《美而无用的那部分才是我们》

 

我常想,如果人的一生只是用来努力生存,那也太过悲摧,那才真的是无用的、被辜负的一生。老天这么大方地赐予一个人来到世间拥有一次人生,一定不是想看他如何忍受着生存下去的。我们以为是人生辜负了我们,其实往往是我们在辜负人生。未能物尽享用,即是辜负。人们往往是以责任压力等诸多借口为名,亲手剥夺了自己生命沿途的美好,还要埋怨上天给予他的人生苍惶。

 

作者:冷莹 | 主播:仲夏 | 编辑:汪汪 | 后期:贝勒爷

 

 

下载

iPhone

喜马拉雅

 

 

四月的时候,和友人们结伴向南,近十人从西安出发。

慢吞吞一行自驾到西双版纳。

途经云南的时候,众人吃罢早餐,沐着朝阳步行去酒店附近的翠湖公园闲逛。走过一个不经意的拐角,突然扑面而来一片如云霞般的蓝,将众人直直震撼在当场。一排人孩童一样,齐唰唰跓了步,站在街头仰头注视那些高大美丽前所未见过的花树。知道我喜欢植物,好几个伙伴同时急急发声问我树名。

是蓝花楹。不负虚名的蓝花楹。

在被它的美丽所震摄的众人里,我大概是对与它中偶遇心里最激动的那一个。因为蓝花楹之于我,可算故友初见了。曾经梦到过这种高大华美的蓝花乔木,上前近看它,有些惊奇地发现是喇叭花型。尤记得那天醒来后立刻去百度了资料,竟然真是如此,从此深深将它记在脑海里,后来又在书与网络上多次遇到它,每每心中皆生亲近之感。如此真实遇见,心中自然多一份情愫。

这种梦中先兆的偶遇并不是惟一际遇。曾有许多花,都是先于梦里遇见,后在现实中面面相觑的。这在我的生活中是一件足以自娱的快乐事情。分析这好玩的巧合,想必是因为自己素来对植物兴趣浓厚,翻看过众多植物相关书籍,图谱也见得不少,大量不曾谋面的植物虽未被清晰记住,其实潜意识已有记载,这才以梦的形式呈现。这些突来梦境,是我生活里让我感到愉悦的部分。

一直热爱植物,在我的小半生里也多得它们的陪护。小时候,尚不认字的年龄,我人生的第一本书是《本草纲目》。在外婆家,那本不知是谁买来又遗弃的破旧《本草纲目》深得我欢心,每日翻看上面的图谱,走到外婆屋后的田垠间按图索骥辨认田间野植是我童年最大的乐趣。后来回到城市父母身边上学,放学时沿着回家的路关心那些从城市缝隙间生长起来的野花草让我比别人多出来诸多隐密快乐。上大学,工作,在偌大北方城市作异乡人,每周末去野外看一次植物是我生活里极为稳定而欣慰的事情。与人聊天时,每每聊到植物,我的双眼就忍不住放出光来,说话的语气也快了几分。在我的书架上,很多的书籍也是关于植物的。有时走在路上遇见不认识的植物,我也曾费寝忘食地查通宵资料,执着于要把它的科属名目辨别出来。

身边有不少人问过我类似的问题:你为什么要在这样的事情上花时间,知道它叫什么名字你写作能用上吗?你看那么多植物的书做什么,不觉得浪费时间吗?也有人说,真羡慕你这么闲能花时间在这些花花草草的事情上,我就不行,太忙了。面对这样的话,我笑而不言。我知道,这世间上有许多缘分,不是每段关系都需要了解,我们的灵魂也没有那么多席位接待来客。

对我来说,植物是在我成长时光里长情的陪伴者。在我的小半生里,际遇困窘时,是植物滋养了我,它们抚平我的孤独和灰颓,让我重获平静,有力气继续前行。日子过得轻松幽恬的时候,我也乐得滋养它们,而植物作为大自然的脉络,反馈赠予我诸多愉悦清灵心情。

这种心情,对于那些执着于“有用”与“无用”的人来说,是难以体会的。

所幸的是,我身边的好友都是那些肯在“无用”的事情上浪费时间的人。她们有人迷恋香气,善于捕捉大自然中各种迷人气息。有人年近三十开始每天背着把大提琴去和孩童挤在一起上课,只为完成童年梦想……就在上周,我还被一个姑娘拉着穿过半个西安逛一条深巷子里的小集市,只为想买到一只她想放在床头闻一闻的佛手。她们都是将生活过得热烈有声的姑娘。

能共享这些无用而美好之事的,才是可真正谓之好友的我们。而栖身在这些无用而美好之事之中的,才是真正的我们,剥去社会生存外衣的、躲在躯壳内的柔软洁白可称之为灵魂的我们。

我常想,如果人的一生只是用来努力生存,那也太过悲摧,那才真的是无用的、被辜负的一生。老天这么大方地赐予一个人来到世间拥有一次人生,一定不是想看他如何忍受着生存下去的。我们以为是人生辜负了我们,其实往往是我们在辜负人生。未能物尽享用,即是辜负。人们往往是以责任压力等诸多借口为名,亲手剥夺了自己生命沿途的美好,还要埋怨上天给予他的人生苍惶。

说回旅行吧。此番一路走到版纳,遇见大量之前只在图谱上见过的植物:凤凰木、莲雾、大花紫薇、虎皮石斛、海芒果……简直就是丰盛的植物之旅。

到版纳的第一天,有一友人指着路过花坛里一株熟悉的红叶植物问我名字,明明是熟悉到不能再熟的名字,我却大脑打结般死活想不出来。我揣着这个问题默默地吃完晚饭,洗完澡,上床,瞪着眼睛看了大半夜天花板。凌晨5点的时候终于想起来了,那个在许多城市都种得满大街的货不就叫朱蕉吗?!我激动得从床上一跃而起,在友人房间门口看看手表,觉得这个点去敲门扰人清梦未免也太过神经。熬到凌晨六点,友人起来上厕所,我一把揪住她衣袖:“路边那种花叫朱蕉!朱蕉!”旋即回房睡觉去了,留下身后呆若木鸡的友人。

她睡不睡得着我是不管了,反正我现在是可以安心入睡了!
而睡前,我把Q签名更新为:每一程美而无用的人生都值得感激。

还有一句太肉麻没有写,那便是:尤其是有你们相伴的一程。

 
垫乐及素材:
1:《再次相见》-洪亿展
2:《儿时回忆》-洪亿展
3:《一起走过的路》-洪亿展

 
作者:冷莹 | 主播:仲夏 | 编辑:汪汪 | 后期:贝勒爷
制作:郡子
授权作品
Photo by Young Shawn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