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尊心算个屁呀,有爱大么

自尊心算个屁呀,有爱大么

自尊心算个屁呀,有爱大么

 

在我看来,拒绝我的姑娘就是没把我当回事儿。对这些不把我当回事儿的人,我的态度就是——坚决也不把她当回事儿。大有“你走,我不送你;你来,无论多大风多大雨,我都会去接你”之风范,我一直嚼着这才当得上“潇洒”二字。可现在想来,全然不是那么回事儿!

 

歌曲:If She Knew
专辑:the reason
演唱:Lemar

 


下载

 

 

 

在朋友圈中,我是非常自信的;在Boss面前,我也是个特别骄傲的人;可一遇着心爱的女孩吧,我总不自觉地战战兢兢。那时候多半会安慰自己,一生至少该有一次吧,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她——爱我,只求每天都能遇见她!

 

这里含着暗恋的情愫,可一旦流露出的情感遭拒,立马是另一番情景。

 

在我看来,拒绝我的姑娘就是没把我当回事儿。对这些不把我当回事儿的人,我的态度就是——坚决也不把她当回事儿。大有“你走,我不送你;你来,无论多大风多大雨,我都会去接你”之风范,我一直嚼着这才当得上“潇洒”二字。

可现在想来,全然不是那么回事儿!

 

 

“自尊”有一个分布,一如铺满河床的石块

 

决定爱情成功与否的诸多至关重要的因素中,自尊的影响是极大的。自尊在我们生活和经验中起着强大的作用,在此有必要简单回顾一下某些核心观念,以便理解自尊和获得圆满爱情之间的关系。

 

自尊,作为一种心理现象,有两个相关的方面:个人效能感和个人价值感,正是这种信念——或者,更准确地讲,是这种体验——我们才能活着并值得活着。自尊就是体验到我们适应了生活和生活要求的挑战。但这里有一个问题,自尊高的人的并不是时时、事事都有很高的自尊,自尊低的人同样如此。

 

■ 如果一个人面对工作上的挑战信心满满,充满了激情与斗志,我们就会认为,这个时候,在职场上就他面对的工作他的自尊很高。

 

■ 如果这个人面对爱情上的挫折顿感力不从心,散失基本的自信,我们就会认为,这个时候,在情场上就他面对的情感他自尊不足。

 

在此,我们需要承认一个明显的事实,即同一个人在不同的时间、面对不同的事情自尊水平是不同的,也就是说,就某一个人,他的自尊不是单一的水平,而是一个星星点点、高高低低的分布。

 

自尊的分布一如铺满河床上的石块,有些露出了水面,有些与水面齐平,有些则深深的藏在了水底。引我们过河的永远是露出水面的石块,只有踮着这些石块过河才不会打湿我们的鞋,才不会伤了我们的自尊心。

 

 

自尊心算个屁呀,有爱大吗?兄弟!

 

自尊分布就这样深刻地影响着我们的生活和经验。它影响到我们出入什么样的场所,影响到我们会从事什么样的工作,影响到我们和什么样的人来往,也影响到我们对爱人的选择,以及在爱情关系中的行为。

 

如果不了解绝大多数人在两性关系里都有某种自尊不足的话,我们就不可能理解大多数两性关系中的悲剧。

 

这就是说,除其他方面之外,在他们心灵深处,没有感觉到他们有足够的自尊:他们不觉得他们这样会讨人喜欢;他们不觉得别人爱他们是自然或正常的。他们并非有意识地持这些态度,在意识层面他们也许会说,“当然,我期望有人爱我。我当然值得爱。为什么我不该被人爱?”但是,在更深层,有着消极的感觉,破坏了走向圆满的努力。

 

在爱情的河流里,他们的行为一如狐狸小心翼翼。狐狸要过冰河,总爱走几步,退两步;听一听,看一看,然后再走两步。等到它认定冰河不会炸开时,它才突然鼓起勇气来,而且只消一纵身,就跳到对岸了!

 

生活中,我们在爱人的选择上,往往因为自尊心受了点伤就退缩了,甚至仅害怕自尊心受伤就绕道而行、逃之夭夭。问题是,爱不正是赋予某人摧毁你的力量,却坚信他/她不会伤害你么!可如今,面对爱情,我们连那可怜的自尊心都抛不开、撇不下、舍不掉,难道,难道自尊心比爱还大么?

 

 

爱情需要付出,自尊心也是可以付出的部分

 

虽如今在我的三观(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里,马克思先生不再“一家独大、唯吾独尊”,但马老先生的辩证思维仍深深地影响了我,尤其是《资本论》中,马老先生对“商品”的分析令人印象深刻。若我们粗俗地把爱情视为商品,也可顺着马老师的逻辑将其分出两类价值——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

 

诸如财礼、嫁妆、家庭、子女、性需求的满足,甚至有人帮着洗衣造饭、叠被铺床都可纳入爱情的使用价值范畴,那爱情的价值呢?要说清楚这个问题,我势必要引经据典了。

 

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第一章《商品》中写到:“现在我们来考察劳动产品剩下来的东西。它们剩下的只是同一的幽灵般的对象性,只是无差别的人类劳动的单纯凝结,即不管以哪种形式进行的人类劳动力耗费的单纯凝结。这些物现在只是表示,在它们的生产上耗费了人类劳动力,积累了人类劳动。这些物,作为它们共有的这个社会实体的结晶,就是价值——商品价值。”

 

这是不是就意味着,爱情的价值也就是我们争取、经营爱情的过程中所付出的一切努力的结晶呢?我认为是的,不管马克思同不同意我的观点。

 

试想想,让我们放不下的人是否都是我们曾为之付出很多的人,这付出包括青春、思念、憔悴、整日整夜地写诗,乃至揉碎了的可怜的自尊心。这些付出凝结在这段关系里,它便决定了这段关系在我们心里的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