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324《伤与痛已不能回头 西农公主》

 

 

 

下载  iPhone

 

 

节目名称:伤与痛已不能回头 西农公主
所属播客(电台)名称:陌声人小组广播
DJ及创作人员:老V
节目类型:情感
创作时间:2011-12-04
你,毕业十多年,今年已经37岁,是一家上市企业高管,办事稳妥而谨慎,深的老总同事信任。有温馨的家,爱你的老婆,还有一个可爱的小萝莉,一切过的成功自得。

 

11年5月黄金周,想到景点人头攒动,你们一家人放弃自驾车去九寨沟的计划。而且刚好因为公司决定,要你所负责的市场部门进军二线西部城市,你就和妻子商量,去古城西安顺便去母校看看,自从工作结婚后,十多年都没再回去过。

 

大学的同学,一个个的都过的风生水起,你这个当初的班长,如今在一帮兄弟里、也只能算得中上。已经是陈总的熊仔知道你要来西安旅游,紧急联系了大学同班同学在钟楼饭店聚会。

聚会上,桌子正中放着一个三层塔式蛋糕,你一问才知道今天恰逢欧琪琪生日。欧琪琪还依旧那样的翘舌如簧,一口一个陈总在边上调侃。酒过半巡,气氛愈显热烈。欧琪琪不胜酒力,满口酒气的提议,每个人讲讲当初的恋爱经历,还没等大家同意,就开始竹筒倒豆般说起她曾今喜欢班上的某某,引来一阵起哄,当然现在我们都是有家室之人,这种大学感情经历也只当是酒桌笑料,没人会当真。欧琪琪讲完,隔着酒桌问你是否还记的当初那爱的生离死别的女友。

 

话音刚落,本来喧闹的宴席突然一片宁静,所有人看着你,气氛显得很尴尬。你不知道怎么开口,好在熊仔赶紧出来打圆场,说那时候的感情不叫爱情,什么都不懂,这个环节就不用回忆,大家喝酒喝酒。可是自从刚才的尴尬之后,每个人似乎对感情这个字眼忌讳莫深,饭局在这种气氛中不紧不慢的将近午夜结束,妻子先回了宾馆照看孩子,嘱咐你要少喝酒,早点回之类的,就起身告辞。而你和熊仔一群人接着去了KTV,点了啤酒和可乐,扯着嗓子唱着难忘今宵,仿佛是重温大学生活。

次日一早,大家一同包车去了杨凌,当时的西北农业大学,如今已经更名西北农林科技大学。除了亲切的那座古老的三号楼,整个学校和小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校方人员的陪同下,游完校园,去会展宴请代课老师,少不了感慨万分。

 

等假期过了大半,大学同学都开始打道回府,准备投入到日复一日的工作之中。你也打算回西安准备继续我的家庭旅游。但是几天里欧琪琪的表现却让你不安,她似乎一直在寻找着什么,不停的向学校方向张望。你若问起她总是欲言又止、眼神复杂。但很快车就来了,你陪妻子女儿上了车,

回到西安,熊仔回公司忙碌,你们接着旅游,欧琪琪那些插曲也很快被家人的欢快冲淡,纯当是你自己多疑而已。

 

准备回上海的前天,欧琪琪打来电话,接通电话,琪琪就是一连串的道歉说,华子,我不是有意给你添麻烦,也不是想要给你带来难堪,可是有些事情我不说,以后你就真的不知道了,作为朵朵的闺蜜,我想有必要让你知道一些事情,这些事情已经憋在我心底好多年,再不说出来我自己都会疯掉,欧琪琪的这番话弄得我莫名其妙。

 

琪琪接下来要说的事情,对于你来说简直就是个晴天霹雳,琪琪说,“朵朵疯了,如今已经沦为乞丐,你必须过来看看她,看看她现在的样子”。你不停的追问,朵朵是怎么疯的,为什么你说朵朵疯了,电话那头的琪琪突然就歇斯底里起来,一个劲的重复,“朵朵疯了,朵朵疯了”。可我也知道琪琪是个直性子,表面上大大咧咧,其实内心是个感性的女人,再说作为你们这个年纪的人,刚才的那番话不应该是个玩笑。

 

你劝琪琪冷静下来,告诉你朵朵怎么疯了。琪琪很久才停止抽噎,冷笑着说“华子,好多事情一时间也无法给你说清楚,你亲自过来看看吧,看看她一天的生活,你知道别人现在怎么叫她吗,西农公主,西农公主啊!”

 

挂点的电话,只记得脑海中一片空白,重复着播放一句话:朵朵疯了,朵朵疯了,你大学的女友疯了。晚上,你告诉妻子,公司要你这两天留在西安,初步了解这个市场的潜力,让她带着孩子先回上海,妻子向来对你的工作给予极大地支持,第二天就带孩子回了上海。

 

妻子女儿刚坐上飞机,你就直接打车去了母校,琪琪在校门口等你,看你来了,二话没说直接带领你去了古老的三号楼。这是分开十多年来你第一次看到她,你的朵朵,你的初恋。尽管接到琪琪的电话你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可你还是不愿相信眼前的一幕。

 

那真是朵朵?那个在如此炎热的夏季,依旧穿着脏旧的红色羽绒服,躺在石凳上的女人,和你记忆中的朵朵有着天壤之别。她侧身躺在石凳上,也许是穿的衣服过多的缘故,身体臃肿,头发扎成马尾状,估计是一年四季从没有打理过,散乱的耷在一边,从满是污垢的面部依稀还可以辨认曾今的容颜,虽然你一直告诉自己这个不是朵朵,可为什么又会有那种强烈的熟悉感以及夹杂在其中极端的陌生。

 

你这才解开了之前的好多疑问,明白琪琪当时看到你女儿为什么会有那种表情和眼神,明白熊仔不邀请朵朵参加同学聚会不仅仅是为避免你的尴尬,也明白大家一直小心避免的伤痛和对你家庭的呵护,你甚至明白校方的陪伴也是熊仔刻意的安排,只是大家都知道的一切,一直隐瞒着我。

 

你说你已经忘记具体见到你的那天,只记得是习惯的去学习,发现你的位置坐着一个清秀文静的姑娘,长长的马尾辫扎在脑后,安静的看着一本古装书籍,聚精会神,完全没有注意到在一旁打量的你,像天使般的恬静而安逸。你记得到你们一起走过的林荫路,一起度过的美好的时光,以及毕业分配时分离的痛。

你们就这样边回忆边跟在她身后一下午时间,看到她啃着别人吃剩后放在桌上的馒头,从餐具回收处拿起别人吃剩的面汤。你内心无比震惊。曾经的她看到菜里有条小青虫就反胃的朵朵吗,可现在琪琪说,这个校园就是她的家,餐厅里的剩菜剩饭维持着她每日的生活。

 

太阳开始西沉,又到了晚饭的时间,你不忍心让她再去食堂吃那种残羹冷炙,买了饭菜和饮料,递给她,她抬头看看你,眼神中有那么一瞬的光泽,可是瞬间又黯淡下去,接过饭菜,狼吞虎咽。是夜,吃过饭的朵朵又躺在那张石墩上,安静的睡的像个孩子。

 

琪琪轻轻的碰碰你说,“走吧,就让她留在那些记忆里”

 

走出校门,外面华灯初上,在背向校园的长长的台阶上,或许你永远不会再回来。

 

文字烙下的印记不会淡去,写下文字的人,心中有着莫大的痛苦,却不得不放下这一段往事继续生活。西农公主还是依旧穿梭在校园的角落,备受厌恶和鄙夷。这些文字可能出于良心的谴责,但也是在告诉后世人这一段伤与痛而且无法再挽回的故事,这样,当人们再次走过她身边,请留给她一线同情的目光。

 

(稿件来源:人人网 《西农公主》)

 

垫乐:Through the air

A Brighter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