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064《南下》

 

开始无比的想念那个江南的古镇。 安静地荡涤出小桥流水人家的模样。 想念那里的一切。 豆腐花,麦芽糖,芡实糕,粉蒸肉,石板路,雕花大床。 还有路边的猫猫狗狗,因为它们待在这样一个地方,步子也是踱的安详。

 

 

下载  iPhone

 

发行电台:陌声人
主播:寂嫣然
策划:陌寒
发行时间:2011/04/04
骑着三轮车的人,戴着草帽,吆喝着。 蹲在河边的石板上,敲着蛮锤,洗衣服,哗啦一片水声。 踩在吱呀作响的木质楼梯上,提着形色各异的水瓶,披散着头发去打开水。 坐在河边的小竹椅上,眯着眼睛看时不时划过的渔船,听船桨撞击在船沿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站在桥头望去,连着的一座座的桥,还有在桥上照相的人们。 这里有很多卖长裙的小店铺,本来是想买一件穿上,哪怕就装一回温婉的长裙姑娘。 到了这里 就想穿长裙,光脚穿凉鞋,披下头发,手写下你安宁的心情,这是一种情结。

 

没去过的你不懂,当然,还要看你与这里是否有缘。 我想我会一直记得那个卖麦芽糖的老妇人笑着教我用三根竹签玩麦芽糖,拉长——绕上去——垂下来——再拉长——绕上去。 我略显笨拙,麦芽糖沾上了头发,但是也依旧玩得开心。 我还特别窘的把剩下没吃完的糖扔在人家装小商品的桶里,错当垃圾桶,没有被骂,那个好心的叔叔只是捡起来扔进了真正的垃圾桶,于是我们两个人都笑的弯下腰去。 我想我会忘不了那个叫半角的酒吧,楼下卖的番茄沙拉手抓饼,好吃得不得了,油乎乎的,纸袋子都变成了透明色。

 

香蕉船和水蜜桃的酒,还有坐在对面的,暗影里一个人的脸庞。 我想我还会记得那家廊亭小吃,老爷爷好热情,大声的说着,先吃先吃,别急着给钱,吃完了再说。 豆腐花和小馄饨,还有一块钱一串的豆腐干,原来仅仅是这些,也能在胃里氤氲起温柔的幸福感。 两个人,一碗豆腐花,一碗小馄饨,一根豆腐干,就够了。 旧旧的蓝花瓷碗,不大不小,放在木质的四方桌上,就成了绝配。 你不要无奈于这些小细节,要知道,这才是江南所特有的。 最有代表性的芡实糕,桂花味道、薄荷味道、芝麻味道。 井然有序的排列在小小的透明塑料盒子里,颜色各异,黏黏的,有韧性。 吃完了会不得不感叹江南小吃口感的精致,小小的芡实糕,装载了多少江南人的江南情节。 走在这里的石板路上,会不由自主的哼唱那首《年华似水》。

 

年华似水,匆匆一瞥,多少岁月,轻描淡写,想你的心,百转千回,莫忘那天,你我之间。 呈现在你眼前的,真的就是那个梦里水乡,简单的只剩下黑白映画。 恍如隔世,只消整理一下古旧的书籍,吃一口暖肺的清茶,之后的便是听时钟滴滴答答,年华就这么一圈圈的荡漾开去。 有些地方,本身就具备了让你不得不去的理由,如若你跟某些不得不一起去的人一起去寻那些个理由,那么这个地方就真的成了一个植根在你记忆里的刺青。 对于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有了深刻的依恋和浓厚的感情。 这里很适合潜进去,潜进去,藏起来,藏起来。 如若我哪天说一句 ,我们私奔吧! 那么这里一定是我第一个想到的安身之所。 回来之后,便觉得身边的事物都变得乏味。 北方的食物越发的叫我承受不住,我宁愿吃着无止尽的番茄和苹果。

 

这里的人群都是那么聒噪,叫我不得不选择更少的张口说话。 看见的都是钢筋混凝土,高级轿车,外国餐馆。 这里的酒吧,永远都是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海风凛冽,皮肤被吹黑了,呼呼作响的不仅仅是风,还有我的厌倦和腻烦。 于是抑郁的情绪在不知不觉的滋生。 好在,我还有那么一颗定心丸,保着我的小命。 有时候想,为什么要活的那么累。 其实很多时候,自己在追寻着的,明明就是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可要可舍。 我也畅想奋不顾身,去他妈的大学,去他妈的考试。 我只想归属于那个安静的地方,不过问外面的事情,哪怕隔了几个世纪也罢。

 

想再吃一碗豆腐花,你吃小馄饨,我们吃一根豆腐干就好。 想再把玩着麦芽糖,这次要努力让技术变得娴熟一点,粘在头发上的,你要帮我弄掉。 想再坐在河边的小竹椅上,看烟雨朦胧的江南水乡,也能透过指缝,观察你好看的侧脸。 想再吃花花绿绿的芡实糕,你一定也不再像一开始那样叫着好甜而不肯吃了。 想再买几盏好看的彩灯,点亮灯,弯下腰,放进静静流淌的河水里,绿色和蓝色,代表了我所希望的,你要健康平安。 想再倚在窗边的廊檐上,看河对面的房子和坐在外面聊天的人们,回过头看见你跟可爱的小狗狗玩的很欢。

 

想再去半角,点一个香蕉船和水蜜桃味的清酒,你坐在我对面,黑暗里眼神忽明忽暗,明灭如夜晚的辰星。 想再去卖各种小本子的小店铺,买一本喜欢的小记事本,硬是叫你写很多很多的字,我得意的笑,笑的很夸张,心中又是道不尽的感激和快乐。 我想,我是真的想了,我是真的想回去江南,我是真的想与你一同回去江南。

 

背景音乐:
南方 达达乐队
千年风雅 昔缘•西塘 子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