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089《行走的意义 鼓浪屿》

 

行走,在岛屿的小巷里,也在模糊不清的年岁里。邂逅意想不到的景致,邂逅出其不意的店铺。如果幸福不在路上,那么一定在路的尽头。那我要去路的尽头看一看。

 

发行电台:陌声人
作者:立夏 | 主播:立夏
发行时间:2011/05/19

 

 

下载  iPhone

 

海鸥拂过海面,海浪拍打船身激起浪花,海平线被不经意隐去。岛屿独立海面之上,突兀却和谐,抵达当日大雾弥漫,如同海市蜃楼若隐若现。

这岛似脱俗仙境,犹如开启一道任意门无意闯入的时空。绿瓦红墙且见历史印记,也见电线横跨屋顶而过,是年代的记忆。没有车水马龙的城市景象,岛民坐在停泊的渔船上清理渔网,悠然自得。

码头周边有岛屿闹市,若是说这岛屿充斥的是历史的味道,便显得过于片面,穿行过窄小的街道,被历史遗留下来的庭院里播放在音乐世家长大民谣女歌手Kate Rusby的歌,声线独特不乏现代元素,铁艺玄关上爬满绿色藤蔓,绽开粉色花朵,与岛屿的历史建筑相互碰撞,乍眼看来象是矛盾中迸发的顺逆光芒。这座岛就是时光穿插巧妙拼凑存在的。

纵使是旅行也仍旧无法改掉那个坏习惯,收拾行李时把能塞进去的物品都塞到行李箱内,想把未雨绸缪做到极致。拖着沉重的行李踩在这岛的小街道,甚是感到清醒。海风似喃喃细语,吟唱的是诗意。

龙头路十七号。黄色墙体与白色修饰的欧式房子。小宣传板上用并不好看的字体书写咖啡厅今日供应,盆栽旁立着提着行李推开白色栅栏小木门,两旁如残旧的油纸遮阳伞下,错落摆放白色桌椅,红色坐垫。庭院里有堆砌的假山和简单制作的水池,青苔依附在假山的表面,池底鹅卵石圆滑铺设,几片浮莲错落,些许菡萏,些许芙蓉。瞬间有身处桃花源的错觉。店里简洁色调统一,白色木质书架上摆满各式杂志,不整齐,却也并不凌乱。楼梯木质,窄小,踩踏时发出时光的咯咯声。

旅行习惯行走且错开繁华的景区,呆在安静的角落。推开白色木门,木质地板,铁艺床铺,木质书桌,推拉玻璃门。我想这是我喜欢的角落。卸下一身行李,脱开绑在脚上已久的帆布鞋,推开花园的玻璃门然后大口呼吸。花园露台极为别致,坐在藤椅里看余晖照射过来形成的光影,粉色的小花在雨后天晴的黄昏里更显精致。

坐在圆形藤椅上翻看购买的岛屿地图,阡陌交通。拟定一个行走的方向。去寻找那些听说过的店铺,去听那些有故事的人轻描淡写地诉说。这是我行走的目的。

入夜。这岛开始亮起昏黄的灯,颇有情调。入夜后的岛屿似乎在瞬间充斥著书香的气味,或是小资情调。看似古色的洋楼里似乎都是一个未曾被揭开谜底的谜,虽有霓虹街灯,却怎么也感受不到纷扰。经历百年风霜的岛,在时光的修饰里显得暧昧又神秘。旅人的眼里总应接不暇,过份美丽,过份迷幻。

蓝调音乐搭配红木旧书桌,摆放整齐的旧书籍,甚至是年代久远的连环画。赵小姐的店在闹市里象是一道隔绝闹市的门,迈进去便穿越到旧时光。如此错觉让我雀跃。店内红木沙发和红木桌子摆放整齐,红色薄纱窗帘装饰,古老的木笼子上陈设诸多小物品,既为摆设也是出售的商品,架子上有戴着精细花纹的瓷器,挂在每张红木桌子上方的是彩色琉璃灯罩裹着的古老吊灯,深蓝色墙体搭配红木,格调除了古老便是神秘。餐牌某页书写这样一句话:纪念儿时的鼓浪屿,纪念我的祖母。红木家具,破旧书籍,锈迹斑斑的铁质衣架子还有碎花门帘,这是店主陈女士当年的记忆,旅居海外的陈女士为纪念祖母赵四小姐而出资开设,似乎可以在这样古香的屋子里看到当年身着旗袍的赵小姐捧著书籍坐在窗边的红木沙发上阅读的模样。

那天我点了一份红茶和两份馅饼,青花瓷器茶具被红茶染指后显得尤为别致。这种格调是暧昧的。在匆忙的时光里我停顿在这样一个定格的时光里,奢华且平凡着,宁静地听茶被快速倒入器皿中的流动声,几盏茶的时间,如同身心被洗涤一般轻松无虑。置身于旧电影之中,重享几十年前的淡雅景致。

包里始终装有购买的手绘地图,可过分错落的街道让我懒得查看,既然是交错繁多,那就误打误撞着去看风景吧。石板路有断裂的痕迹,象是树干上的年轮,榕树随处可见,树须从树干上垂下来,象是别样装饰。步行走过许多小巷,道路两旁均是年代久远的庭院和别墅,纵使部分已被翻新,但庭院的围墙和铁门上也仍旧能看到岁月的印记,豪华却朴实,矛盾共存。

一扇木门上挂着营业中的牌子,木门旁边是一块大黑板,歪歪扭扭地书写着并不好看的字,然后是一个小小的招牌:班沙客。旅馆的店员曾对我们提起班沙客奶茶店是个值得到访的地方,只是未曾想到会在误打误撞中邂逅。店铺很小,老板自称老班,说只有十五平方,除去吧台也只有窄小的两张沙发和一张方形茶几。吧台极为简陋,门口处对叠着高高的一堆留言本,角落立着两个相框,装裱的是客人赠送的画。酒柜是木板和玻璃马赛克组合而成,有各种不同的调酒原料。

一块蜂蜜蛋糕,红色杯子盛的女生咖啡,蓝色杯子盛的男生咖啡,还有黑色纸杯盛的经典奶茶。甜甜的奶油于微涩的咖啡混在一起,苦涩中不乏咖啡的香醇。如此消耗下午的时光。老班口音浓重,性格开朗,滔滔不绝,就连不爱于陌生人交谈的我也会被感染。作为土著岛民的老班在辞掉酒吧的工作后租赁了这间窄小的店铺,开始自己创作奶茶和调制独创鸡尾酒的创业生涯。他说他调的酒很烈,但是味道独特,然而他不轻易为人调酒,尤其是女人。或许女人醉酒的丑态让在酒吧工作多年的他感到厌倦和于心不忍吧,所以每每为客人调酒前他都会在测试客人酒量后酌情调试。紧凑的小空间让我感到温暖轻松,这个充满小资情调的岛屿上存在这样一间平凡的窄店,浓厚文化气息被注入到杯中饮品里。

离开时我对老班道别,未在留言本里书写。他让我伸出手然后递给我番石榴夹心糖果,他说这是送给我的礼物。于是我记住了,番石榴糖果是班沙客留给我的味道。

随意行走,希冀能够遇到隐藏在民居深处的花时间咖啡馆,地图躺在包里不受打扰,我只是想单纯地遇到而已,就像遇到张三疯奶茶店,也像遇到潘小莲酸奶店,也像遇到隙屋,也像遇到赵小姐的店,就像我踏进去的每一间店一样,沿着未知的方向走,去偶遇每一个我所不能预料的地方一样。走在有着百年历史的岛屿街道,把手放在已是霉迹斑斑的石墙上感受它的呼吸,陷在古老的建筑里,如同见证它这百年来承受的历史重量,曾经这里有多少繁华和美好,只是随着岁月的变迁,厌倦了平静的岛屿生活的人带着经历过的年岁离开,人去楼空的景象为这岛屿增添了一丝萧瑟,只是这般萧瑟恰到好处。

时间倒错。在这座岛屿,这四个字最贴切。石板路和红砖堆砌的围墙。历史桥梁横亘在整个岛屿上,我总在寻找这个岛屿的真实身份,却欲盖弥彰,仿佛每一处延伸出来的花草都有这满腹的故事,每一处脱落了的墙面都有可以溯源的历史。带着口音的叫卖声,摆在家门口的小摊,当地人悠闲地经营着生活。我不禁猜想,是否每个人都像旅人的我一样对这座岛始终带着满心期待的热情,巴不得读尽每一个故事,亦或是在过于习以为常的风景里,他们也早已失去了欣赏的心绪,向往岛外的繁华。
或许在多年后的夏天,我会背着行囊穿着长裙再从海的那边乘风而来,故地重游。

行走,在岛屿的小巷里,也在模糊不清的年岁里。邂逅意想不到的景致,邂逅出其不意的店铺。如果幸福不在路上,那么一定在路的尽头。那我要去路的尽头看一看。
我想,这是我旅行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