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027《搁浅》

 

我们在拥有爱情的时候,总会盲目得分不清方向,无论男女。很多时候,我们总被自己的感觉蒙在爱情的鼓里,宁愿一意孤行。为了得到爱情而不择手段,为了挽留爱情而放下尊严,或是,为了捍卫爱情而卑微到尘埃里。

 

 

下载  iPhone

 

发行电台:陌声人
主播:立夏、宝~、蕉大
发行时间:2011/06/02
我们在拥有爱情的时候,总会盲目得分不清方向,无论男女。很多时候,我们总被自己的感觉蒙在爱情的鼓里,宁愿一意孤行。
为了得到爱情而不择手段,为了挽留爱情而放下尊严,或是,为了捍卫爱情而卑微到尘埃里。
其实,不是隐忍才能守住爱情。
其实,不是不择手段才能得到爱情。
其实,不是卑微才能捍卫爱情。

Part1顾七晓。

明明已经快要到秋天,爲什麽还是这麽炎热。感觉不到一点秋天将至的味道。有时候走在湖边拂过来的风带有零星的秋季的感觉,还是在不断揣测秋天什麽时候来。
可是我却也不想承认夏季即将过去。因爲默笙出生在夏季,而我也是在夏季的时候属于默笙的。
所以这年的夏季,对我而言,有不同意义。尽管是很小很小的意义。
晚上没课的时候喜欢坐在阳台上,擡头看并不好看的天空,偶尔有飞机飞过,机翼上的灯一闪一闪。会想起暑假的时候我和默笙坐在空旷的球场边缘,我靠在他怀里和他一起看轻微划过那座城市上方的飞机。
我有的是简简单单的小幸福。只是很小的幸福而已,给我这样的幸福的是属于我的夏默笙。他是一个干净的男子。他有茶色的眼瞳。还有无论何时都嘴角都微微上翘的唇。
其实与我而言我也只是需要这样普通的爱情而已。纵使不在同一个学校,可是仍然能够确切地感觉到他的存在。
默笙告诉我说,宝贝,抱着你的时候,你永远都会是晴朗的。因爲我是你的阳光,只属于你的阳光。我会给默笙写长长的甜蜜情书,可默笙从来不会给我写。他只会靠在我的左耳耳边对我说,我爱你。
我喜欢走在默笙左边,他问过我很多很多次爲什麽,我都始终笑而不答。
喜欢走在他左边,是因爲这样子可以离他的心脏最近最近。可以听见他的心脏的跳动。就如同我对他说,情话要说给左耳听一样。
十月以后,詹镜没有再找我。终归还是平静了下来。可是爲什麽内心还是有莫名的恐慌。觉得这场暴风雨的还在醖酿,还在筹划。默笙从来都让我沉默,和他的名字一样沉默。于是爲了他,我沉默。
我始终没有在默笙的文字里找寻到我的踪迹。默笙说,宝贝你不要生气,我只是不想惹人非议。你也知道班里的人都是偏向詹镜的。于是我点头说,我知道了。
可是我的心还是晃动。
到底,到底是什麽,让你觉得,我们的爱无法被人接受,会惹人非议呢?就是因爲你们曾是情侣,就因爲你们如今还在同一个班级麽?
我仍旧属于隐忍的分子。我安静地跟在默笙身边,用我的从容和卑微爱着他和相信他。相信他可以给我幸福,可以让我穿上嫁纱,在某年后的秋季,在某个华丽的教堂。
就算被朋友心疼责备,也还是淡淡地一笑而过,肯定得回应说,他肯定会给我幸福。
我和他走在他们学校的校道。遇见詹镜,他轻轻放开了牵着的我的手。我突然震惊地站在原地,无法动弹。
可是幸福是多麽虚渺的字眼。让人心底有多少多少的担忧。
默笙。你对我说,TaimI’ngraleat。

Part2夏默笙。

这所城市繁华不已,在这样忙碌的城市里,哪怕在最爲安静的地方,也找不到萤火虫的踪迹。城市上空无比宁静,偶尔有夜行的飞机飞过。看见机翼闪动的灯光,我会想起七夕的夜晚,七晓靠在我怀里,顽皮地指着天空上方的飞机对我说,默笙,萤火虫噢!
我的顾七晓在别人眼里是可爱的公主,在我心里也同样如此。只是七晓有她不爲人知的阴郁。笑得很明媚的时候,她会突然扭过头对我说,默生,假如有一天,你不爱我了,你一定要告诉我,我会离开你。
只是七晓不知道,无论如何我也不会让她从我身边离开,也不会让她有离开我的理由。我爱她爱得这麽坚定。
回家的时候必定去探望外婆,生病的外婆总是很惦记那个她曾经见过一面的七晓。她说七晓是个乖巧懂事的女孩子。她经常询问七晓的情况,还让我改天带七晓去见她。其实七晓并不懂得和长辈沟通,因爲她总是很沉默,话很少。有时候说不出话,就会无辜地微笑。
和她搭乘公交车坐在座后一排的时候,七晓坐在我身边,把头靠在我的肩上,用左手握住我的左手手腕,摊开我的手心,用她细嫩的右手食指在我的手心一次一次繣下圆圈。然后用她稚嫩的声音对我说,默笙,曾经的传说是在心爱的人手心上画圈圈,就能永远在一起。
很经常看着她在我怀里平静的表情,我都会怀疑,七晓的内心是不是一直都在不安当中。因爲詹镜,我们的爱情从来都没有安宁过。
詹镜对七晓的纠缠,对我的威胁,对七晓无止的谩骂。我却没有为七晓辩护过一句话。我只是想我们就这样沉默下去,詹镜会罢休于我们的不予回应,会知难而退。
七晓对我说她总是很担心,总是担心会有什麽变故。她擡起头问我说,默笙,你不会再回到詹镜身边吧。我会告诉她,傻七晓。我和她不会再有可能的。
我告诉七晓,昨天我们学校有一个女孩子跳楼了。她死得很好看,体外没有一滴血。
她轻微地叹气然后说,默笙,爲什麽那些女孩子要这麽傻。你是不是很害怕詹镜和她一样?
我说傻七晓。你不要一直都想着她好不好。不要让她影响了你的生活。
她乖巧地笑。每次看见她这样子略带隐忍地笑,我总是会很心疼。
可是尽管如此,七晓的内心还是一直挣扎吧。
那夜,十月十五日。詹镜来找我。她问我,夏默笙,你到底是爱她还是爱我。我说,其实你都知道了我爱得是她,你还继续这样问又有什麽意思呢。
随后詹镜跑开。我跟在她后面,我只是莫名地害怕詹镜出事。她一直走。我一直尾随。
七晓打来电话。我挂断。
十一点三十分。七晓没有了任何消息,无论是电话还是短信。于是我把詹镜扔在一边,给七晓打电话。我听见她的声音,我听见她说,爲什麽我找不到你?然后哭得很委屈。突然的愧疚升起。
我说电话不在我这里。被人借走了。
她说你在哪儿?
我说我在宿舍呢。
她说你宿舍的人说你没有回去。夏默笙,你要騗我到什麽时候?
我说对不起。是詹镜不肯回去,我害怕她出事,毕竟跳楼的事情还没有过去。
然后我第一次听见七晓这麽忍无可忍地对着电话声嘶力竭地吼,你就这麽怕她去死就不怕我去死吗?!
我终于知道,我做错了什麽。我一直在对詹镜退让,从来没有顾及过这个我真正需要保护的女子,让她委屈地一再卑微,让她没有缘由地挣扎,而她却总是微笑着说她了解,让我更是惭愧不已。
可是当天夜晚,我的七晓还是用最平静的语气对我说,默笙,我相信你爱我。
我应该给她的,是最简单不过的幸福。我不要她为我掉眼泪,可是她的泪却总是为我而落。

Part3詹镜。

儅我第一次见到顾七晓,我就知道爲什麽默笙舍不得离开她。顾七晓穿了一套红色的足球服,和一双没有图案的白色帆布鞋。束起长发。眼神柔弱却倔强。她是个娇弱的女子。她需要默笙所谓的爱来支撑自己。
可是默笙本来就是属于我的。因爲总是无休止地争吵,他最终选择从我身边逃走,然后停留在这个叫顾七晓的女孩身边。
哪怕他从我身边逃走。我仍是相信,他爱我,至今也未曾减少。他只是忘了回到我身边。
我问他,难道就算我死,你都不愿意回到我身边麽?
他很坚定地点头,是。我爱七晓。不会离开她。
就算他这样坚定地回答,可是他始终是不放心我。他总是害怕我会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的确,倘若我做出任何伤害自己的事情,在别人眼中都与他有关,是他遗弃我才致使所有事情的发生,他有着躲不过的罪名。可是我了解他,是因爲他的懦弱,才让他对我一再顾忌,因爲他也害怕。
所以那天,他才会选择不接顾七晓的电话。
其实看着他望着手机荧幕矛盾的表情,我会想起,儅他离开我而我一直找他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一定也是这样子望着手机荧幕,然后按下无声,放到口袋里。只是在那个时候,他望着荧幕上晃动的我的名字,是不是没有现在的难过。
因爲我知道他不忍心对我残忍,我知道他没有办法对我毫无顾忌,所以我要上演一场等同于自毁的戯。在我满二十嵗的那天。
我给他电话对他说,我可以不再纠缠你,但是在此之前我希望你能够陪我过完这个生日。
他在电话那头犹豫很久,最终答应。
那个夜晚我难过得想哭。夏默笙,我所做的这麽多,都是爲了你。爲什麽仅仅是爲了顾七晓,你就再也没有正视过我。
儅我执意不肯囘学校要在外面游荡的时候,他开始慌了。我说,默笙,今晚你能不能不回去?他摇头说,詹镜,今晚就算你不回去我也必须得回去。我不可能再陪你疯。
可是我还是在离学校还有两个站的地方冲下了车,而我也知道,默笙一定会跟下来。因爲他的善良致使他不会弃我于不顾。
一路争吵,我和他还是来到一闲简陋的旅馆。随后,是我在前台登记,他在一旁沉默。
那晚的顾七晓好像和什麽人在庆祝,所以默笙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声音偏大。他说手机没电了,要関机。怕她找不到他会担心。
然后他从厕所出来,看见站在门口的我。他表情负责地淡淡皱眉。
我接过他的手机,按下関机的按键。
在我二十嵗的那晚,我把自己送给了这个我深爱的,而他却不爱我的男人,夏默笙。

Part4顾七晓。

开始渐渐变凉,可是那天晚上很冷。那是第一次能够让人感觉到秋季的夜晚。可是实际上,那已经是秋天倒数的日子,再过三天,就是立冬。秋天就真正过去了。
原来,离开夏天已经这麽久了。而我们一直都没有察觉。
默笙来看我。而此时的我却听见我最无法接受的消息。関凌告诉我说,詹镜告诉她,她把自己送给了默笙。
看着荧幕上的这句话,我全身的温度一下子就都消失了。可是我无力地点头,在键盘上敲打,我知道了。
谁也不能责备我对默笙的爱不够坚定,谁都不能责备我对他的信任不复存在,因爲从詹镜生日那晚他给我的那通电话开始,我对他的信任,已经完全被磨灭。从他虚无底气的声音里我感觉到他的谎言。
我还是微笑着任他牵着我的手走在冷清的校园里。再被他牵着走在校外的街道上。
我绕进一闲银饰的铺子,我弯腰看着橱柜里一枚简单的银质戒指对默笙说,买这枚戒指给我,好不好?
他很温和地对我笑,一如他的平时。可是爲什麽如今看着他的笑脸,我这麽这麽难过和心疼。
默笙付钱之后我从年轻老板手里接过那只银质戒指。把它带在我右手的中指。有一点点松动。可是我仍旧执着让它修饰我的中指。
看着那枚戒指,只能感觉到无比的抱歉。我没有赋予它幸福的意义。
记得当初我默笙抱着我说,宝贝我一定会送给你一枚象征幸福的戒指,用我自己的力量去为你实现。
我说默笙,冬天要到了。我的手指会变得没有温度。你确定要帮我温暖我的双手麽?
默笙握着我的手说,七晓,有我在。我会握住你的手给你传递我仅有的温度。或者,我也会先用我的手把我的口袋窝暖,再把你的小手塞进我的口袋。
在那时候,我是多麽坚信这个抱着我的男子可以给我幸福。可以给我安定。
然而简单的一个谎言,和一次出轨,已经完全,葬送了我和他的爱情。
我们之间不可能再有任何瓜葛。因爲他不再是我的夏默笙,那个干净不已的男子,不再是那个有着最透彻的茶色眼瞳的只属于我的夏默笙。
他不再干净。他变得无限肮脏,用任何方法都无法再洗干净自己。
就连我的爱情,好像也变得肮脏不已。

Part5夏默笙。

我第一次在那晚见到七晓穿长袖的衣服,黄色,很明亮的顔色。她的手很细,所以长长的袖子很好地修饰了她的手臂。
可是那天的七晓和往常不同,她的话变得更加少,我对她说话的时候她只是淡淡地微笑。
我搂着她的肩说,七晓,你有什麽心事对不对,告诉我好吗?
七晓还是一如地微笑着轻声地说,没事,我没有心事。
爲什麽今天的七晓看起来这麽虚弱,这麽苍白。
零时,仍旧牵着七晓的手游荡在这所华丽的校园。走到最安静的小径上,七晓突然开口问我,默笙,詹镜说她把自己送给你了。是不是真的?
我听不出她的声音里没有夹带任何情绪,我只是感觉到她的语调异常平静。
我微微低头看着和我同样低着头的七晓。我该怎麽告诉她我已经脏了。
我说,七晓,对不起。我握紧她的手。
七晓笑出声来。让我最深刻的一抹嘲讽的笑。她擡起头看着我说,夏默笙,我不会原谅你。
然后七晓甩开我的手,从我身边擦过。我慌忙转身拉住即将要离开我的七晓,我说七晓,七晓,我知道我不可能请求你的原谅,七晓,我真的是迷迷糊糊完全没有思想才发生这些事情的。七晓,求求你再给我一次爱你疼你的机会好不好?
七晓的眼泪开始往下坠落,这麽多,那麽沉重。
我看得心都要随砸碎在地面的泪水一样碎掉。
她没有说话,她挣开我的手跑开。把我扔在季节的交叉点里。她甩开我的双手的那一霎那,我终于体会到爲什麽那天我松开了她的手,她这麽委屈这麽难过。原来是这样一种刀刺的感觉。
看着七晓跌跌撞撞地跑开,我已经完全失去追她的力气。
我终于明白爲什麽这个已经离开我的世界的齐晓要把那枚戒指套在中指上。因爲中指和终止同音,而那时候她就已经决定要从我身边离开。
我以爲我可以好好爱她而不让她受伤,可是詹镜的一再介入让我再三地刺痛这个我最深爱的女子。无法制止的疼痛和阴影,竟是我给她最多最多的东西。被丢弃在原地的我,终于发现自己犯了多麽不可饶恕的错。
七晓,如今的你,是不是只要离开了我,就可以得到幸福。
如果是,请你忘记我。
可是尽管如此,请你让我爱你。

Part6詹镜。

听见关于他们最后的消息。顾七晓已经离开夏默笙。
电话里传来默笙愤怒和失落的声音,他大声吼,你爲什麽要这样做!詹镜你这个疯子!你让我失去了我的世界让我失去了我最爱的女子!
我总是拟定他爱的是我,他只是个出去玩而忘了回家的贪玩的孩子。可是在那一刻。我终于发现我错了。
眼泪掉下来。为他,还是爲了可怜自己。可怜自己上演这样一出戯。
一出侮辱了自己也伤害了别人的戯。
秋天终于还是在我们的忽略中过去。
立冬的那天,我见到了顾七晓。那天的她穿黑色的衣服,仍旧束起她的长发,可是尽管如此,仍旧是无法遮掩她脸上的苍白。
那一刹那,我竟有种报复的快感。可内心深处也有一种无法言喻的悲哀。
顾七晓与默笙对面而坐。我坐在顾七晓的左边夏默笙的右边。默笙看顾七晓的时候眼神里夹杂很多的情感,有心疼也有愧疚。而他却始终没有看我一眼。涟桉是顾七晓身边的女子,她的眼神很锐利,语言也同样锐利。她说她们来并不是爲了责备我,而是爲了让这件事情有个最明了的真相。
涟桉问我很多的问题,而我却一直以模棱两可的方式回答。
顾七晓沉默地坐在一边,表情平静。
直道涟桉问默笙,你到底爱谁。
默笙擡起他一直低着的头,望着他面前不远的七晓说,我爱顾七晓。
涟桉再问,那在你拥有詹镜的身体时,你有没有一点喜欢詹镜?
默笙很果断地回答说,没有。我爱的是七晓。
那时的顾七晓眉头轻轻颤动了一下。表情一如地平静。然后她张开嘴对我说,詹镜,这出戯终于演完了。你满意了吗?
我仍旧维持我清高的姿势。可是我明显地感觉到有眼泪在我的眼里晃动。原来这一切都不是骗人的,夏默笙是儅着我的面回答了这个尖锐却坦白的问题。他是真的爱她。而我只是这出戯当中最愚蠢的小丑。他不爱我。
我的假定的,他爱我。终于完全被溃败。
涟桉说,詹镜,从今以后,你不要再来打扰顾七晓,她也不会去打扰你。你们三个再无瓜葛。或者可以说,我请求你。
随后,涟桉牵着顾七晓离开。她离开的时候简短地和我对视,眼神执着。
夏默笙在她们离开后站起身子,有些虚脱的惨白。准备离开。
默笙。我叫住他。
他停下来说,我们无话可说。再见。然后他决绝的在我眼前走开。
留下停留在原地的我。不知道应该以什麽表情来同情自己。风拂过的时候还能感觉到脸上的泪痕没有干。而在这一次我的战争中,我却什麽都没有得到。
被我所伤的人,竟是自己无以复加。
如今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曾经所发生的都是爲了什麽。只是爲了报复她的快感,还是出卖了自己。浑浑噩噩,我这个小丑詹镜。

Part7夏默笙。

七晓。我想告诉你,从始至终我如此爱你。可是事已至此,我无法原谅自己,所以,请你忘了我。

Part8顾七晓。

夏默笙。我对你的爱已经在那个秋冬交替的季节搁浅。我最后对你说的话是,如你所愿。我会忘记你。
时隔不久之后,我终于发现,原来简单一句我爱你,说得太多,就象是白开水一样,淡而无味。

背景音乐:
1.《向左走,向右走》
2.《你是我的风景》
3.《becauseIloveyou》
4.《红玫瑰》
5.《当爱降临的时候》
6.《冷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