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万挑女,6000万剩男

80万挑女,6000万剩男

 

过完年,我胡子没刮更长了,又长了一岁,都33了,依旧单身没有女朋友。
昨晚刷到新闻,帝都剩女已经超过80万了,我瞬间心花怒放,心想这下我们男人可终于抢手了。

其实,我早就看上我们部门主管了,她长得挺漂亮,就是年纪有点儿大,都32岁了,老剩女了,没人追,怪可怜的,我深表同情。我打算趁着新闻里这80万剩女的热乎劲儿向她表白,给她一个新年惊喜。

我掏出手机,打开薇信
我:“帝都剩女突破80万了,你也是其中之一。”
她:“跟你有什么关系?”
我:“我愿意娶你,帮你脱单。”
她:“你自己先脱贫再说吧。”
我:“我追你,你不开心?”
她:“你职位比我低,你工资比我少,你这不叫追求,你这叫骚扰。”
我:“合着你以前说没人追你,是因为在你眼里我们这样的不算人?”
她:“嗯。”

我:“你这个也看不上,那个也看不上,你这么挑食,怪不得成剩女了。”
她:“噢?照你这么说,媒体们应该称呼我们为挑女啊?你们才是实打实的剩男。”
我:“喊你们剩女,这是为了制造女性恐慌,更容易让你们产生焦虑,给女性造成一种被抛弃的错觉,误导你们变得渴婚。”

她:“那如果实话实说,称呼我们为挑女,会怎样?”
我:“如果媒体有一说一地喊你们挑女,这是长女性志气,灭男权威风。等于变相夸女人对生活有要求,会导致你们更加自信骄傲不愿结婚,我们这些光棍儿会更多的。”

她:“这种睁眼说瞎话的性别pua,真的管用吗?”
我:“嘿嘿,对于年纪小的女性,特别管用,因为她们更容易盲从,不求甚解地接受;对于年纪大的女性,也能起到精神上的压迫,下意识受到打击。”
她:“真的?”
我:“那当然了,你看是不是小学中学大家都集体pua说小女孩智商低,结果她们真的就怕别人说自己智商低,碍于情面不敢问问题,最后导致成绩真的变差;同样的道理,等女孩长大了,大家只要集体说她们不结婚就是剩女,就是没男人要,面对各大官方媒体的配合宣传,她们往往会感到窒息就范的。”

她:“既然你们这种pua方法这么管用,为什么帝都还有80多万不婚的独立女性?”
我:“你突然叫她们独立女性,我有点不适应,咱还是改叫剩女吧,我还能找点儿自信。至于方法管不管用,你得辩证理解:如果整个社会不齐心协力一起喊她们剩女,数十年如一日坚持不懈地pua她们,那这群女人就不止80万了。”

她:“为什么剩女大部分在一线城市?”
我:“你傻啊,你把剩女改称为挑女,一切不就理顺了么?因为一线城市经济发达,那里的女人们有钱,她们有资本挑来挑去!你往欧美看,那剩女更多,只不过他们不起剩女这个名罢了。”

她:“那为什么越是三四线城镇,剩男越多?那里的女人应该没本事挑啊?”
我:“你又傻了吧,女人不管穷富,都有资本挑!富女人可以在结不结婚里挑,穷女人可以在跟谁结婚里挑。被剩下的永远是男人。”
她:“噢?”
我:“这就好比班上65个人,35个男人,30个女人,收入前10名的女人不结婚,收入中间10名的女人跟收入前10名的男人结婚,收入垫底儿的后10名女人跟收入中间的10名男人结婚。那么,收入垫底儿的那15个男人不就被剩下了吗?”

她:“为什么10个女人不结婚,却有15个男人被剩下?”
我:“其实本来还有5个女人,不过她们没来及长大,小时候死在她妈肚子里了呀。”

她:“媒体说女人过了28岁,就算大龄女性了?”
我:“不是大龄,是高龄,男权视角下,女人的本体不是大脑,是子宫,女人过了25岁,在我们眼里就是高龄产妇。你可以做永远年轻的人,但是你不能做永远年轻的女人,只要你长着子宫,哪怕你身家过亿,我们男人眼里看到的也只是你老去的子宫。”
她:“噢?”
我:“当你们这些女人一把年纪,还不跑去婚姻里为男人代孕生孩子的时候,整个社会都在扼腕叹息:这子宫浪费了。”

这里有80万挑女,和6000万剩男,但他们却无法互相匹配,因为挑女们已经在考虑“要不要废除婚姻”了,而剩男们还在“有没有人要进我笼子”的问题上徘徊。

——作者:上野千鹤伊德《男权pua》

 

https://www.douban.com/note/794758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