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321《摇滚教父崔健》

 

 

下载

iPhone

 

节目名称:似水流年岁月如歌 《摇滚教父崔健》
所属播客(电台)名称:陌声人小组广播
DJ及创作人员:林夕
节目类型:音乐、怀旧
创作时间:2011-11-30

 

80年代初,他接触到不为国人所知的摇滚音乐,80年代中,他成为青年人的英雄和偶像  那段岁月,人们在他的歌声中找寻自己,90年代,他被誉为“中国摇滚教父” 21世纪,我们仍能听到他的声音.1986年,25岁时写出了Rap节奏的《不是我不明白》,这是他的第一首摇滚音乐,也是中国的第一支摇滚歌曲。1986年,在北京举行的为纪念86国际和平年百名歌星演唱会上, 当他穿了一件长褂子,身背一把破吉他,两裤脚一高一低地蹦上北京工人体育馆的舞台时,台下观众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当音乐起处,他唱出了“我曾经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时,台下变得静悄悄。十分钟后,歌曲结束时,在热烈的欢呼和掌声中,中国第一位摇滚歌星诞生了。没错,今天陌声人小组广播似水流年系列中,林夕与您一同分享的声音人物就是崔健。

 

1988年,许多大中城市的大街小巷都在传唱同一首歌,那就是崔健的《一无所有》。淋漓尽致的歌词,置放在钢劲陌生的音乐中。老人们认为,这是资产阶级腐朽文化的表现。而年青人却因为在崔健的摇滚里找到共鸣而激动万分,于是穿着旧军装的崔健,变成了一个伟大符号,是启蒙、思想、真实、不合作的文化象征。在崔健的音乐里,时常出现小号的声音。这个乍听起来过于舒缓的铜管乐器,尽管透露着哀怨,但确实显得与摇滚乐的其他习惯配器格格不入。不过,正是小号,沉淀着崔健深厚的情感。他的父亲是解放军乐团的小号手,崔健正是从父亲的小号声中接受了音乐启蒙和熏陶。1981年,他被北京歌舞团招收为小号演奏员,开始了他的音乐生涯。在北京交响乐团工作的六年当中,崔健开始歌曲的写作。他与另外六位乐手成立了“七合板”乐队。 这是中国同类乐队中较早的一支。崔健的第一张专辑是《浪子归》。当是的摇滚还带有抒情浪漫音乐的特质,在八十年代中期,已经经过一次次思想启蒙的中国青年人第一次听到“西北风”并接受了崔健摇滚乐的布道后,他们的心灵受到棒喝和意外的摇曳,崔健和“七合板”也忽然从“稀有怪物”变成年轻人的偶像。.如果说流行歌曲是时代的标记,那么崔健的歌当得起八十年代、九十年代的标记,它记录了整整一代中国人的梦想和病痛。还有崔健写的词。我一直认为,那不仅是诗歌,而且是那个时代最好的中文诗歌。

 

流行歌曲的旋律十分重要.如果你听听崔健的第一张专辑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大部分旋律还是很悦耳动听的,如果你听到后来的崔健弱化了旋律,其实是一种对节奏感的平衡所致.,说技术,崔健的节奏吉他,主音吉他,鼓都是很好的,但是更好的是在于他把民族性和世界性融会贯通的贡献,再说说歌词,歌词好,不简简单单表示它的文笔好或者文学性好,更重要的是歌词体现了这名歌者的思想性,音乐作为形式,在于文以载道,音乐再好, 如果你的内容是肤浅的, 苍白的,我想恐怕作为一首歌曲来说,你的艺术性就损失了一大半.说说纯音乐技术曾经有人批评崔健,说他旋律差了,说他节奏乱了,说他廉颇老矣、激情不再,说他最好的歌还是《一无所有》那些早期的作品。这些都是对崔健的误解。也许,我们根本缺乏对摇滚乐的理解,“因为你本身是蹲着的,但摇滚乐已经站起来了,尽管摇摇晃晃,它已经站起来,试图站起来,你只能蹲在角落里看着跟你平行的缺点。”这是崔健自己曾经讲的话,是对那些对自己误解乃至批评者毫不留情的回击。他说得很准确形象,一如他的歌。

 

不能否认,今天的崔健与10年前的崔健、20年前的崔健相比,他的社会地位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20年前,在大多数流行歌手毫无个性的那个纯情年代,他以一种鹤立鸡群的姿势让全体文化消费者仰视。10年前,他的个人艺术实验渐渐达到了一个全盛阶段,人们也暗暗期待他的下一步突破。没有人走到了崔健的前面,更不可能有人霸占他的位置。在一个“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的虚脱空间里,崔健早已习惯了一个人徒步前进,当他走得有点累的时候,他会偶尔回过头,看看他身后的年轻人,以赞扬的口气说,野孩子不错,舌头不错,废墟不错。如果我们仔细回忆一下,还会发现,自从有崔健出现以来的中国流行音乐20年,大部分时间里,他的创作与表演始终是独来独往的,这个比例大致占到了五分之四。他这么做,当然主要源于他的性格,这么做最大的一个受益者就是作品,而无论是作品还是做人,最难做的就是独立性。崔健难得地保持了一个艺术创作者顽强的品性。至今,他的歌还能在茫茫乐海里,让我们一眼认出:这就是崔健!

 

崔健和他的音乐都是时代之子。虽然,他从来没有在我们电视晚会或MTV中频频亮相,混个脸儿熟和钱包鼓胀,但他却是我国流行歌坛尤其是摇滚歌坛中当之无愧的一面旗帜,从来没有淡出在潮流之外,从来和我们这个时代和我们的生活紧密相关我始终认为,真正的思想者是不老的,真正的艺术是不会落伍的。在这个时代,有些东西没有人关心并不意味着不需要关心,在这个时代,我们应当珍视艺术的良心。而这些,恰恰是崔健不变的东西,是对变动的时代进行的省视,在很多的时候,他依然在代替我们表达,发出的依然是一代人的声音。他在思想上的锋利和敏锐,他的执着和认真一如往昔。与一些摇滚人不同,他所持的不仅仅是斗士的姿态,而是一种发自内心对一切委琐、怯懦的人生的不妥协。音乐史在评价列农和甲壳虫这样的摇滚音乐时说它们使人们的脑子重新组装。崔健的音乐,一开始就有着这样强悍的力量。它概括那个时代一代人的精神特征,以叛逆的精神和先锋的姿态唱出了我们心中共有的渴望。如今想来,当年我们总觉得对什么事情都不满,却有一点“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辞强说愁”的味道。现在到了“识尽愁滋味”的年纪了,却已经没有呐喊的力气了,那块曾经让人心颤的红布,也应该已经渐渐褪去了旧日的鲜艳了吧。可是,当这样的歌声又偶尔钻进耳朵里的时候,却又一次唤醒了心底的呐喊,原来,人虽然渐渐老去,可心里还是从前的我们。

 

垫乐及素材:
1:《不是我不明白》
2:《一无所有》
3:《新长征路上的摇滚》
4:《假行曾》
5:《花房姑娘》
6:《一块红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