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闺蜜的一封信


 

下载
 
作者:种在迷宫里的花
歌曲:那些花儿
歌手:范玮琪
 
我记得,离家的那个早上,我坐在老爸的三轮车上,看着渐渐远去的村庄,有些惆怅。

远远的视野里,一家三口在马路边走着,男的牵着刚刚蹒跚学步的小女儿,女的走在父亲和女儿的身边,像每一个妻子和母亲那样,关切地看着自己的丈夫和孩子。虽然由于距离的缘故,看不真切他们的脸,但我觉得他们之间是洋溢着幸福的,因为感受幸福是从来不需要用眼睛去看的。

刚开始,我只顾沉浸在自己的遐想里,猛然间,我才梦中惊醒似的认出那是你,我从小一起长大,一起玩耍,一起开心难过的闺蜜。

我赶忙让老爸停车,向远处的你们使劲挥动手臂,像每次回家第一次见着你那样,兴奋地喊你的名字,而这确实是这次春节回家第一次见着你。我问:怎么那么快就回去了?你笑着说:呆在这里已经好多天了,要回去了。在你刚刚出嫁的时候,我一回家,总会打电话或是发信息问你:你什么时候回来,咱们聚聚啊。不知何故,那时候总觉得这话问的有些生硬和别扭,因为现在的你有了两个家,一个是有父母和我们儿时回忆的家,一个是有你丈夫和孩子,或许某种意义上真正属于你的家。我问你何时回来,是不是在我的内心深处,不愿意你这么早早的属于别人,成为别人的妻子和母亲?

之后,我们还说了什么话,我却是忘记了。看着你渐渐模糊在我的视线里,我在想,你我什么时候,出现在彼此视线里的时间竟变得如此稀少了呢。有天,老妈有些无奈而感慨地对我说:你们俩现在啊,是你不去她家,她不来咱家。我听完,一下子呆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觉得有一种东西从心里流失的感觉。如果说现在的我们不能见面是因为客观的距离,那我闲的发慌,窝在家里的时候是因为什么呢?对不起,我想,我真是太懒了,真的。

上次,你在空间里留言说:不知怎的,都觉得我们之间隔着好远。联系太少,过问太少,关心太少……对你怀有那么一点的愧疚,对不起啊。看完之后,我有些无地自容,更承受不起那份沉甸甸的情感,真的。

你的留言,让我想起自从你嫁人后,我们确实太久没好好聊聊了。虽然那之后也零星的见过几次面,也总是匆匆就散了。

该从哪里说起呢?就从你嫁人之前说起吧。

或许打从娘胎起,我们便相识了。我们的母亲或许还常常坐在一起,想象谈论她们未来的孩子,这种缘分是多么奇妙啊。

小时候,其实你有欺负我,对不对?但是我好像忘记了。我只记得每次回家,你都带我去商店买好吃的,给我买衣服,只记得你在家烧菜给我吃。有次,你对我说,你对我比自己的亲弟弟还好。我问:为什么你要对我这样好?你说那是因为小时候我说了一句很难听的话,伤害了你,所以想弥补你。我咯咯的笑着说:是吗?说的什么话,我忘了啊~~~其实,丽,我知道你指的是什么,但谁会在意一个孩子无心的错误呢。再说,我不是也让你受过不少委屈吗?呵呵,咱们扯平了。
童年的事,自己记得的总是很少,而且常常放错了位置。你的记忆在我的脑海里,我的记忆成为了你的,而各自却都忘记了自己做的一些事或是某次的发的小脾气。你说我小时候要是赌气了,就一个人走的飞快,任凭你在后面怎么喊都不理会。这样的事,每次对方提起,我们总是张大了嘴巴问:是吗?不会吧?真的假的啊?然后都哈哈大笑。

 

我的人生相对于你,真的要幸福不少。有时候,我甚至是一个被宠坏的小孩,顺利的上了高中,大学,研究生。而你却是不同,上完高中却是没有再继续你的学业。尽管我知道,你其实很想上学,很想走出去,而不想留在农村里,渐渐变成一个说长道短,为家庭琐事所困扰的妇人。但因为其中的种种原因,你终究没有完成你的梦。后来你去了公车公司里当售票员,接着去了厂里上班,那时候,你的辛酸,我知道的不超过三分之一。好像从那时候开始,我们的人生就像两道铁轨那样,驶向了各自不同的方向。

但那时候,你在家里,我放了学,总还是可以常常找你玩。

 

后来,你告诉我你有了男朋友。看见你们坐在我对面,我真的从心底感到高兴,但同时又有些莫名的失落。

虽然在你没有男朋友之前,我总是祈祷,有那么一个人出现在你身边,可以分担你的累,你的痛,你的所有,可以包容你,爱护你,懂你,因为你的家庭,你的父母,你经历的种种,让你的心这样的不堪重负。而那时候的我,觉得自己的力量是这样的微不足道,我所能做的只是有时候晚上和你睡在一个被窝里听你诉说你的苦痛,或是像一个天真的孩子那样给你一个童真的许诺,对你说:亲爱的,以后等我赚钱了。但现在,你终于有了这么一个人,我为什么又要失落呢?

很快,在我读大四的那年,你打电话告诉我,你要结婚了。一开始有些不相信,后来那种既开心又难过的心情又再一次的吞没了我,那感觉就好像一个母亲看到自己的女儿终于找到了归属一样的喜悦,但同时又因为相伴自己多年的女儿就要属于别人了的感伤。

你结婚的那天,请原谅我,我发现自己还是失意多于喜悦的。因为我发誓,要是再有一次机会,我希望让你的婚礼可以风风光光的,你可以成为一个骄傲而幸福的新娘。

那天,我和晓红陪你去化妆,然后一起下来。可是我们坐的竟然是他妈的公交车,请原谅我这么粗鲁,我也不是有多虚荣,只是人生只有一次的婚礼,为何这样的,我不知道如何形容了。那样,是不是当别人问起:你今天干吗呢?我可以骄傲的说:我今天结婚!或许这些个白痴的人就不该问这样愚蠢让人难堪的问题!

你要去婆家的那天早上,因为是冬天,外面的天还是黑乎乎的。你的母亲忍不住哭了,流着泪交代你一些去婆家要注意的事。那个瞬间,我才突然意识到你真的要嫁人了,你不再属于我们了,那个时候,我的眼泪就再也不听使唤地掉下来。可是,不想让你看到我哭,只想微笑着送你走进婚姻的殿堂,从此幸福安康。

 

结婚似乎真的是一个女人的分界线。结婚后的你,有了自己的孩子,似乎也真的成了一个有自己家庭的人,常常叨叨你的孩子怎么调皮可爱,你的丈夫怎么”玩忽职守”,不好好带孩子。看着你,脸上泛着那种独独属于母亲和妻子的喜悦和忧愁,听着你,说些絮絮唠唠的家里家外话。我确信,你真的是个女人了,而我似乎还停留在离你很远的某个地方,看着你,听着你,但知道我也会成为真正女人的那一天。
很早就想写些什么了,但总是,好吧,我又在找借口了。

我很想问:亲爱的,你幸福吗?只要你是幸福的,我也会为你幸福,尽管现在的我在千里之外。

在我心里,始终有一个角落,为你而保留着,我最最亲爱的闺蜜~

 

 

那些花儿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

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

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他身旁

今天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

他们都老了吧?

他们在哪里呀?

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啦……想她。

啦…她还在开吗?

啦……去呀!

她们已经被风吹走散落在天涯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

那些心情在岁月中已经难辨真假

如今这里荒草丛生没有了鲜花

好在曾经拥有你们的春秋和冬夏

啦……想她

啦…她还在开吗?

啦……去呀!

她们已经被风吹走散落在天涯

他们都老了吧?

他们在哪里呀?

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where the flowers gone?

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girls gone?

where did they all gone?

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men gone?

where the soldiers gone?

where have all the graveyards gone?

where have all they g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