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ap nfl jerseys Its graceful breakthrough star, Lupita Nyong'o, also won best supporting actress and John Ridley won best adapted screenplay.. cheap jerseys wholesale online "Especially with our new judge, Howard Stern. cheap nike wholesales Brad Pitt, left, and Steve McQueen pose in the press room with the award for best picture for "12 Years a Slave" during the Oscars at the Dolby Theatre on Sunday, March 2, 2014, in Los Angeles.

Wholesale Tampa Bay Buccaneers jerseys

Sir David would have got a lot closer to those baboons, mind.. Wholesale Tennessee Titans jerseys Two hours into the ceremony, Alfonso Cuaron's box office hit and visual marvel "Gravity" had accrued six Oscars, winning for cinematography, editing, score, visual effects, sound mixing and sound editing. cheap world cup jerseys But history belonged to "12 Years a Slave," a modestly budgeted drama produced by Pitt's production company, Plan B, that has made $50 million worldwide a far cry from the more than $700 million "Gravity" has hauled in. cheap wholesale sites One participant, Meryl Streep, giddily exclaimed: "I've never tweeted before!". wholesale nfl jerseys But it the cosmos that really gets his neurons jumping. Seattle Seahawks jersey If the Mexican Cuaron wins best director for the lost in space drama, as he's expected to, he'll be the first Latino filmmaker to take the category.. wholesale cheap jersey "It doesn't escape me for one moment that so much joy in my life is thanks to so much pain in someone else's, and so I want to salute the spirit of Patsey for her guidance," said Nyong'o. arizonacardinalsjerseyspop And it's been an honor to be here for this first season.". wholesale jerseys cheap On balance, Lord Reith would approve of the BBC latest infotainer. cheapnfljerseysband.com Cox strayed off his regular beat to encounter some relatively sophisticated baboons and learned how to fashion a spearhead from obsidian (volcanic glass). Wholesale Houston Texans Jerseys We had soon followed our forebears out of Africa and onto Petra in Jordan, where mankind had begun trading, writing and taxing. cheap wholesale authentic jerseys The moptop prof communicates as if in the midst of a very jolly acid trip, all blissed out smiles and wide credulous eyes. cheap NFL jerseys Happily, you could disengage your highly evolved brain during pretty inserts of fishermen and farmers whose lives have changed little since the dawn of civilisation. Wholesale Denver Broncos Jerseys "It's been an amazing year," said Mandel. cheap jerseys wholesale jerseys Wholesale Nike Baltimore Ravens Jerseys While it wouldn do to grumble about too much information when there so little of it about elsewhere, as an illustrated lecture this first episode was a lot to wolf down. cheap giants jerseys wholesale To a standing ovation, Bono and U2 performed an acoustic version of "Ordinary Love," their Oscar nominated song from "Mandela: Long Walk to Freedom," a tune penned in tribute to the late South African leader Nelson Mandela.
收听播客

Vol.863《到地球相亲去》

 

你从前以为自己可以为爱不顾一切,痛受打击,便索性把头埋在原地不肯向前。但,往后的岁月,日子还得过,并且还得开心的过,不是吗?

 

编辑:麦麦 | 作者:语笑嫣然 | 主播:小鸟;陈达;老v;木一;汪汪;郡子 | 制作:小闯

 

 

下载

iPhone

喜马拉雅

 

 

我曾经问过好几个人,你是喜欢那种烟酒不沾对你好但老实无趣的男人,还是那种浪子一样却不管好坏赤城相待的男人?
结果竟然无一例外竟都是后者。
有一句话,这样说,爱情本身就是一种罪,而深爱更是罪上加罪。她令爱的人痛苦,令被爱的人窒息。而只爱一点点的智者的爱,却足以让生命灿烂。
婚姻,在漫长的五六十年里,最终是归于平淡,归于尘土的。你从前以为自己可以为爱不顾一切,痛受打击,便索性把头埋在原地不肯向前。但,往后的岁月,日子还得过,并且还得开心的过,不是吗?
闲话不多说,且来一起听完连翘的故事,或许我们会从故事里找到自己的出路。

【 一 】
半年之前,连翘还不太能接受相亲这回事,她心想着:
连翘:大龄女青年怎么了?我不反社会不反祖国,有着一颗闪闪的红心,思想健康正气凛然,还有一份高薪厚职的工作,生活过得轻松自在。不像那些结了婚的女同学,为婆媳关系头疼,为柴米油盐算计,伺候完了老板还要伺候老公,忙得一头烟。
连翘躺在沙发上跟郭湘说这些话的时候,电视剧里正播到女主角走进婚介所登记,婚介所的老板瞪着女主角说:你们女人过了二十五就算中女,你还好意思挑三拣四,当心一辈子嫁不出。
女主角幡然悔悟说:这样的话我就只有一个条件了。
婚介所的老板:是什么?
电视女主角:男的!
郭湘立刻就从厨房里跳出来,指着电视机喊。
郭湘:(微微激动)看到没有,这就叫识时务者为俊杰,连翘你好好学学人家。
其实郭湘想要她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相亲。只要把牙一咬,心一横,相信自己一定游刃有余。郭湘是连翘的表姐,两年前跟她的表姐夫挽手走进了婚姻的殿堂。两个人是长辈介绍相亲认识的,因此对相亲这种男女勾搭的方式充满了感激与崇敬,婚后没多久就凑钱开了家婚介所。
而连翘,就是他们的头号潜在客户。
郭湘常对连翘说:你这单生意我要是做成了,就是郭楚两家的千古大功臣,一定会受到所有亲朋好友的膜拜。
连翘:我呸!这样说就好像我几辈子没人要了。
虽然连翘自认为自己的确是姿色平庸,又不懂风情,脑门上总贴着“此乃冰山,生人勿进”之类的印条,但追她的人也有零星几个,只是左右觉得不顺眼,一来二去,他们也就很知趣地另觅出路了。连翘不止一次被长辈以无奈或者讥讪的表情谴责,说她太挑剔。就连郭湘也说了好几次。
郭湘:你既然爱挑就来我的婚介所挑,赵钱孙李周吴郑王,佳丽三千任君选。
可连翘死活不同意。
郭湘:现在是新时代了,相亲是一种潮流,地球人都在相亲。
连翘:你没看过一本书吗,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金星,我不是地球人。
郭湘恨铁不成钢,指着她夸张地喊道:你都快二十七了,二十七耶!你上一次谈恋爱是什么时候?二十二?二十三?(语气上扬)你不是还对那个雪佛莱念念不忘吧?
连翘:(有些不开心)你连人家名字都不知道,还提他做什么?
连翘有时候挺讨厌郭湘说话咄咄逼人,一点情面也不给的性格。结果那天她越说越来劲,好像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样子,连翘一急就中了她的激将法。
连翘:不就是相亲吗,犯得着跟我争个脸红脖子粗的吗?你倒是给我送一打来,看有几个能入得了我的法眼。

【 二 】
一入婚介深似海,从那以后,连翘就踏上了相亲的不归路。半年来,她前前后后见过九个相亲对象,有伟大的人民教师,有精明的个体商人,有身材火辣的健身教练,有瘦弱苍白的文艺青年。
但是,你们看见了,她依然单身。
人民教师总是喜欢用一种轻蔑的目光看人,第一次见面,他翘着二郎腿叼着烟。
人民教师:我喜欢温柔体贴勤劳大方聪颖孝顺进得厨房出得厅堂的女孩,你觉得你符合我的标准吗?
连翘很羞涩地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人民教师:我这个人啊,铁饭碗,收入高,福利好,还很受学生景仰,不抽烟不喝酒不赌不嫖,好多年轻的女孩都喜欢我,我就是看不上她们,太肤浅了。我选老婆的要求很高的,尤其是要单纯善良专一,不能有太复杂的情史。楚小姐,你以前谈过几次恋爱?
连翘:两次。
人民教师:(他想了想,开始皱眉头)那,有没有跟他们发生过关系?
连翘真想抄起面前的烟灰缸扣他脑门上,但还是忍住了,她咧着嘴笑过去说。
连翘:周先生,我不仅是温柔体贴勤劳大方聪颖孝顺进得厨房出得厅堂的女孩,而且,我还进得卧房。
说完这句话连翘起身就走,以至于人民教师在电话里向郭湘抱怨:你们给我介绍了一个什么人啊,她是来相亲的吗?拽什么拽啊?
个体商人还算比较正常,就是有点跛脚。健身教练喜欢泡夜店,带她去酒吧,手就很自然地扶到了她的腰上。文艺青年总是很忧郁,还喜欢驴行。
文艺青年:你愿意让我牵着你的手去流浪吗?我们面朝大海看春暖花开。
连翘顶着满身的鸡皮疙瘩,笑得很纯良。
连翘:(做作地)哎哟,人家比较恐水啦!
当然,也有各方面条件都不错的优秀男士,但恋爱这回事,像本山叔说的,得王八瞅绿豆,对上眼了才行,她们吃吃饭,聊聊天,溜溜街,走着走着,沉默了,也就散了,最后恐怕连彼此长什么模样都未必记得完全。
连翘觉得相亲就像买彩票,中奖的几率微乎其微。
就算一不小心中了,还得看是头奖还是尾奖,又或者,只是个坑爹的安慰奖。

【 三 】
她的第十位相亲对象,据说是个职位和思想都特别高尚的人民法官。见面的地点约在一间日式餐厅。
但法官迟到了。
她等了半个小时也不见有人来,无聊的时候就端着玄米茶使劲喝,喝得不耐烦了,拿筷子学人家玩转笔。啪!筷子落在地上。连翘听见有人问她。
霍云凯:(试探)是楚连翘小姐吗?
她撇了撇嘴回头看过去。
连翘:是我。
突然,愣得连眼睛也眨不动。
霍云凯:呵,我还以为是同名同姓呢,原来真是你,连翘。
连翘觉得自己的小宇宙顿时分崩离析。
连翘:(心想)不可能,不可能!明明是一个叫孙志安的男人,怎么变成了霍云凯?
我的前任男友霍云凯!
我惟一死乞白赖追逐过的霍云凯!
分手的时候令我泪洒嘉陵江,恨入九重天的霍云凯!
霍云凯:我是替他来向你道歉的。志安当初跟女朋友吵架闹分手,一气之下在婚介所登了记,昨天刚跟女朋友和好,所以不能来赴约了。
连翘盯着霍云凯问。
连翘:你跟那个孙志安是什么关系?
霍云凯:一般朋友。
连翘:(冷笑)物以类聚。
他倒是一如既往的好脾气。
霍云凯:连翘,既然难得碰面,这顿我请吧?
连翘不说话,立马拎包走人。
连翘:(语气较重,稍快)亲都不相了,还吃个什么饭,鬼子的东西我本来就不感兴趣。
霍云凯:(故作轻松)连翘,好久不见,我们不能叙个旧吗?
连翘:(伴随着高跟鞋的声音)跟你有什么好叙的?霍云凯,你是吃饱了撑的吧?一般朋友?一般朋友你犯得着为他跑这份腿?敢情你早就知道跟孙志安见面的人叫楚连翘,故意来看看那个人是不是我?看到我现在落单的样子你很得意是不是?
霍云凯一把拉住连翘,哗的一下(溅起的水声),一辆自行车从她面前飞奔而过,溅起地上的水湿了她半截裙子。
霍云凯:(大吼)你怎么还是这样,一发起脾气来就乱冲乱撞的,不要命了?
霍云凯一吼,连翘恍然又想起以前他们谈恋爱的日子。那已经是四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她一厢情愿地爱着霍云凯,爱到愿意将一切都奉送给他。她爱他的英俊潇洒,爱他的风趣健谈,爱他的细心温柔,为他洗衣做饭,铺床叠被,俨然就是霍家的贤内助。连翘搂着他的脖子问霍云凯到底娶不娶她,他笑她恨嫁,然后说这个事情要保密,不能太早让她知道。后来……连翘知道了,答案却比她想要的多了一个字。
多一个不字。
连翘看见霍云凯和他的新欢在雪佛莱里接吻。
当霍云凯发现自己上演了真人直播的时候,他并没有表现得很惊慌失措。他说他就是那传说中没脚的小鸟,不想把自己绑在一棵树上。
霍云凯:(语气低沉)连翘,对不起,你值得有更好的人来爱。我们分手吧。
连翘以为他会惭愧,会道歉,会低声下气央求她原谅他,谁知道他竟然说分手。连翘发起火来就觉得满世界都在乱转,险些冲出马路去。当时的霍云凯就像现在这样拉着她的手。
霍云凯:(无奈)你能不能理智一点,不要这么冲动?
连翘:(带着哭腔,讽刺的语气,情绪起伏较大)你难道以为我会为你寻死吗?霍云凯,你太高看你自己了。你要走你的阳关道,我不妨碍你,你最好这辈子都这样风光,否则,将来我要是知道你倒霉了,我一定敲锣打鼓来看你的笑话。
结果呢,我想是我被他看笑话了吧?

【 四 】
没想到霍云凯竟然会找到连翘的公司来。他的雪佛莱不知几时换成了白色宝马,停在办公大楼门口,连翘一出去就看见他倚着车门向她招手。
霍云凯:(带着笑意)连翘,我本想来碰碰运气,看你还在不在这家公司上班。
连翘:(冷笑)我从来就不是始乱终弃的人。
霍云凯尴尬地看着她,又说道。
霍云凯:我想请你吃顿饭,就一顿饭而已。
连翘:(语气冷冷地)我没兴趣。
连翘撇开他,本来想用很优雅的姿势挥手招一辆出租车,结果没注意脚下的台阶,高跟鞋一踩上去,咔嚓!骨头好像断成了两截似的。
她坐在地上,冷汗直冒,霍云凯急忙来掺她,口中一边责怪道。
霍云凯:(责怪又疼惜)你看你,怎么还这么冒失!
连翘暴躁地推开他吼了一句。
连翘:(愤怒)说了不用你管!霍云凯你这个灾星,我跟你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请你以后离我远点!
出租车已经停在她的旁边,年轻的司机探出头看她。
洛非凡:小姐,需要帮忙吗?
连翘瘸着脚坐上去低声道。
连翘:麻烦送我去医院。
司机一踩油门,她竟然哭了。连翘也不想这么狼狈。可是,她知道有句名言说得对,当你还有愤怒,就表示你还在乎。
司机递了一张纸巾给她。
洛非凡:(轻声安慰)别把妆哭花了,楚小姐。
连翘:咦,你认得我?
她错愕地看过去,渐渐地也觉得司机那张脸眼熟。司机笑了笑说。
洛非凡:我们见过面的,在红楼西餐厅。
连翘:啊?
连翘吃惊不小。终于想起来,身旁这个穿白衬衫的人竟然是她的第一个相亲对象。第一次相亲她还在后悔当时自己太冲动,中了郭湘的激将法,一走进餐厅就被里面的烟味熏得毛躁,看谁都不顺眼。后来到底跟对方聊了些什么,又是什么时候散场的,她几乎转脸就忘了。
再加上后来接二连三遇到歪瓜裂枣,尽顾着跟闺蜜八卦自己离奇诡异的相亲经历,那些既未有一见钟情的,也不够极品雷人的,自然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说起来,这位司机大哥还算是各方面指数都比较正常的男嘉宾了。
等等!司机?
连翘:我依稀记得,你是在广告公司做AE的,几时改开出租车了?
她这么一问对方就乐了。
洛非凡:楚小姐,你看见我车上有计价器了吗?
连翘眼睛一扫,还真没有。
连翘:那你这是?
洛非凡:我这车是在外地工作的时候买的,那边的出租车都是蓝白色,可是回到重庆才发现,这边的出租车竟然是清一色的蛋糕黄,我可郁闷死了。
洛非凡:你既然还记得我的职业,那你记得我的名字吗?
她想了想,嘿嘿干笑两声。
连翘:(干笑两声)忘记了。
洛非凡:我叫洛非凡。
可连翘没有告诉他,之所以对他的职业记忆犹新,是因为霍云凯曾经和他处在相同的位置上。
说到底,还是因为霍云凯。

【 五 】
洛非凡:第一次见面之后,我是有主动联系过你的。但你一直拒听我的电话。
连翘:(有些尴尬)其实……我对相亲这档子事并不上心,我宁可在家里蒙头大睡,在沙发上坐到发霉,也不愿意费时间去经营那些不靠谱的爱情。
洛非凡:不靠谱?你觉得我是不靠谱的吗?
连翘:至少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觉得我们之间非常缺少共同语言。
洛非凡:共同语言是需要两个人一起创造的,得看你愿不愿意给我这个机会。

连翘:他到底什么意思呢?连翘疑惑地问郭湘。郭湘嚼着花生米说道。
郭湘:你不会连人家对你有意思都看不出来吧?那天你伤了脚,是谁在医院给你排队挂号,最后还把你送到家门口的?是谁一天一个电话问你吃饭了没有,衣服穿够了没有,工作累不累、心情好不好?是他啊,洛非凡!
连翘:我知道是洛非凡。我也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可是,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意思!自从见过人民教师个体商人健身教练文艺青年,我觉得洛非凡哪儿都比他们好。但好归好,我的心……还是不会跳。
她的心只在接到一个电话的时候重新跳了起来。
那个电话是霍云凯打来的。
霍云凯:连翘我就在你家楼下,有样东西想交给你,你能不能下来一趟?
她一瘸一拐地走下去,霍云凯皱着眉头看连翘。
霍云凯:脚还没好吗?
连翘:死不了。东西呢?
他从车里拿出一只收纳盒。连翘打开一看,是一只搪瓷的清装人偶。
霍云凯:那次去周庄,你一定吵着要我买给你的,还记得吗?
连翘:你竟然还留着?
连翘承认她又不争气了,心软了,看到那人偶,就仿佛想起了当初和他一起在古镇携手漫游的时光。连翘捏着人偶,半天缓不过神。他迈前一步。
霍云凯:连翘,对不起,原谅我以前愚蠢犯下的错。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 六 】
机会只有一次,可是选择忽然变成了两个。不可否认,霍云凯对她来讲,诱惑实在太大了。就连做一场春梦,男主角都是他。醒来之后揪着被角脸红心跳,像古代娇羞的怀春少女。
连翘清楚地知道,她的心里还有他。
可是,挣扎之后,却还是逼自己冷着心肠拒绝了。
霍云凯苦闷地问她为什么,连翘这时的神情肃穆像个哲人。
连翘:哲人说,人不能两次犯相同的错误。霍云凯,你当我固执也好,懦弱也罢,我已经没有勇气再被你伤第二次了。
霍云凯:你怎么就知道这一次我们不会走到一起?我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霍云凯了,我想要安定,渴望温暖,我现在才知道,失去了一个那么全心全意爱我的人,是件多么愚蠢可惜的事情。连翘,我是真的很怕,怕自己就会这样一个人,一个人孤零零地过下去。
连翘:(声音微颤)那么,霍云凯……就不要把我当成你玩累了之后的避风港吧,我不是你的后备,这是我爱上你以后仅剩的一点尊严和倔强了。
霍云凯:连翘!
霍云凯又在背后喊了她一声。
霍云凯:(坚定地)如果我说,我不会放弃呢?
连翘的两只手死死地抓着包带,捂在心口最疼的那个位置。皱着眉,咬着牙,眼睛里都快被自己逼出杀气来。
连翘:(恶狠狠地)霍云凯,你放不放弃,跟我无关。

【 七 】
那天她挤上公车以后还是哭了。大概是那一哭,就把自己整个礼拜的情绪都哭到了最低点,就连看新闻联播讲抗洪抢险都哗哗掉眼泪。周末的时候接到洛非凡的电话,说约她看电影。
那场电影其实蛮狗血的,到最后正邪大斗法,有情人终成怨侣,死得像梁山伯与祝英台一样。
连翘又哭了。两只眼睛都哭成了烟熏妆。洛非凡打趣道。
洛非凡:其实这样还挺好看的,很有欧美明星的范儿。
连翘觉得他的烂笑话一点意思都没有,盯着电影屏幕发呆,他突然来牵她的手,手掌温热,轻轻地覆盖着连翘的手背。
连翘有点迟钝地扭头看他,他的笑容,在那一瞬间仿佛成了一朵绚烂的烟花。
郭湘对连翘说:你也许开始对洛非凡动心了,我只能用我的口头禅应付她。
连翘:我不知道。
郭湘:你这也不知道,那也不知道,很多来婚介所找对象的女孩子都像你这样,年纪一把了还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么,左顾右盼犹疑不决,到最后错过了大把的好机会。
我被郭湘说得哑口无言,一点反驳的底气都没有。洛非凡的电话突然打进来。
洛非凡:你愿不愿意跟我趁长假去旅行。
连翘:旅行?去哪里?
洛非凡:丽江。我不催你,还有一个礼拜,你好好考虑考虑。
挂断电话连翘整个人更迷茫了,本来就不聪明,被他搅一搅,脑子里更浑沌。
郭湘说:你应该去,因为旅行是最考验人的,出去一趟你也许就有决定了。
连翘想,她说的或许是对的吧。
就算不为别的,只为了让自己把注意力从霍云凯的身上转移开,她也应该去。因此她答应了洛非凡。洛非凡顿时变得喜气洋洋的,忙不迭地替她准备旅行用品,连防晒霜都买了。刚到丽江就遇上大雨,哗啦啦的雨珠子打在玻璃窗上,有一种天地同色的豪气。
美中不足,就是他们住的旅店的厨师手艺不好。洛非凡看她只吃了两口,便柔声问道。
洛非凡:是不是不对味,想吃什么我去替你买。
连翘:不用不用……
连翘再三说不用,可他还是撑着伞出去了。旅店老板娘过来解释说。
旅店老板:我们平时很少提供餐饮服务,这次是特殊情况,饭菜都是我亲手做的,味道不好希望你包涵。
她那么客气连翘反而不好意思。
连翘:是我自己嘴刁,吃不惯外乡的食物。
旅店老板:你男朋友对你真好。
连翘:(笑了笑说)他还不是我的男朋友。
她意味深长地看着连翘。
旅店老板:那你可千万别走宝,我看得出来,他很在乎你的。女人要找一个疼爱自己的老公,才是这辈子最有成就的事情。以前我妈妈也常这样对我说,她说你瞧瞧我就知道了,当初千追逐万追逐,最后落得个什么下场?你眼见的,你爸爸从来就没有珍惜过我。
她以前就是不信邪,想学电视女主角勇敢地追求自己的幸福,结果在霍云凯那里碰了一鼻子的灰。
现在她重新遇见这番话,却再也不像从前那么骄傲无畏了。
于是,连翘吃着洛非凡买回来的泡椒肉丝饭,声音紧张得有点发颤。
连翘:不如我们在一起吧?
丽江的天当晚就放晴了。

【 八 】
洛非凡:早知道一碗泡椒肉丝饭就把你收买了,我应该天天送一盒去你家里。我抿着嘴很婉约地笑。那几天在丽江我每天都保持着婉约的笑容,洛非凡问我:你以前也是这样笑的吗?
连翘:是啊。
洛非凡:就没有很豪爽很夸张的时候?
连翘:你干嘛问这么奇怪的问题?
洛非凡:我只是好奇。
连翘:我年轻的时候也许会笑得露出两排大白牙,但是现在我老了,女人的表情幅度太大容易起皱纹。洛非凡点点头,好像很赞同她的话。
没想到他们回了重庆以后,拍拖还不到一个月,洛非凡就把他的七大姑八大婶全请过来了,说是要介绍连翘给他的家里人认识。他在一间中餐厅订了包房,坐满两桌,亲戚们新衣新裤新皮鞋,推杯换盏好不热闹。席间洛非凡还给她妈妈去了一个长途电话,大声说:阿姨您就放心把连翘交给我吧。
她有点不好意思,仍然保持着婉约如大家闺秀的笑容。
席散了洛非凡开车送我回家,走到家门口他忽然从背后抱过来。
洛非凡:连翘,我今天晚上能留在这里吗?
连翘的小宇宙顿时颤抖得哗啦哗啦的,结结巴巴地说:你喝醉了。
洛非凡:我没醉。说完他撅着嘴撒娇似的凑过来,一步一步把连翘抵到墙边。她手抖冷汗冒,推了推他。
连翘:洛非凡,我有点不舒服,想先休息了,你还是早点回家吧。
他的眼神有一瞬间的凌厉,但很快就被笑意掩盖了。
洛非凡:好,亲爱的,晚安。说着,只是亲了亲她的嘴角。
连翘站在黑暗里看着电梯门合上他的背影,突然觉得双腿乏力得撑不住自己。

【 九 】
那之后有好几天洛非凡都没有主动联系她。刚好公司接了一份新单,她忙得头昏脑胀,每天回到家倒头就睡,连做梦都想着合同上的章程。有一天睡到半夜被铃声吵醒,接起来就听见洛非凡严肃的声音。
洛非凡:(严肃地)连翘,你真的确定是我吗?
连翘:(睡意朦胧地)有来电显示,我怎么不知道是你?
洛非凡: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这几天故意不联系你,就是想看你会不会主动联系我,可是我等得整个人都要崩溃了。连翘,你真的确定我就是那个陪你走完一生的人?可是,现在看来,你其实一点都不需要我。
她翻了个身,觉得困意又涌了上来。
连翘:(打个哈欠)非凡我现在困得要死,有什么话等明天睡醒了再说好不好?
洛非凡:好,明晚六点,我在凯旋定了位置,咱们不见不散。
连翘:好,不见不散。
可是,梦里面那些画面太冲击太诡异了,搅得她心乱如麻,昏天黑地,醒来之后好像还记得有过那么一通电话,但是又好像不太确定。第二天照旧忙得灰头土脸,下班的时候忽然接到一个电话,说是医院打来的,霍云凯出车祸正在抢救,连翘的号码在他的快捷名单里。她整个人都从椅子上跳起来,知道电梯太难等,索性走楼梯从八楼蹬蹬蹬地跑下去。
到了医院连翘就用一种认尸般的表情抓着护士。
连翘:(焦急)刚才车祸入院的病人呢?
护士正想开口,就听见霍云凯的声音。
霍云凯: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转身见他只是手上缠了纱布,连衣服也没弄脏一块,顿时明白自己上当了。
连翘啪的甩他一个耳光!
连翘:(大吼)混蛋!
霍云凯却死皮赖脸地笑着。
霍云凯:至少我知道你还是很紧张我的,吃你一个耳光,也算值得。
连翘突然两腿一伸瘫坐在椅子上。
连翘:(低声沮丧地)霍云凯,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
霍云凯:连翘,为什么你不像从前那样,爱就勇敢爱,不计较后果呢?你分明对我还有意思,可是却硬要强迫自己抗拒我,为什么?
她想了想,觉得心里挺不是滋味。
连翘:霍云凯,你是在变相说我懦弱吗?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是谁把从前的我弄丢了?
那天,直到回家以后,她才想起跟洛非凡的不见不散之约,只好骗他说公司加班,耽误了。
洛非凡:你是否还在公司?
连翘:是……
洛非凡:我是看着你走进小区的,我的车就停在对面(停顿片刻)你为什么要说谎?
连翘顿时哑口无言,想了想,她说。
连翘:(情绪有些游离)我只是仍然不确定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其实洛非凡由始至终都不知道霍云凯的存在,但他看得出来,她和他在一起并不快乐。
洛非凡:(失落)你知道我为什么要问你有关笑容的问题吗?因为我知道,如果一个人是真正地陶醉于她的爱情,她的笑容就会是热烈的,嚣张的,眉飞色舞的。你跟我一样,都想追逐能使人狂热迷恋、醉死方休的爱情,可是,这种感觉我给不了你,你也无法回馈给我。这段时间我一直很努力想让你感动,让你快乐,但你却连一次开怀大笑也不给我。
洛非凡:(难过)连翘,下一次先想清楚,你要的到底是什么。
连翘:我们现在算是分手了吗?
洛非凡:或许是吧。
咖啡厅里人来人往,他走后我一个人坐着,忽然又想起霍云凯曾经说过的话。
霍云凯:我很怕,怕自己会这样一个人孤零零地过下去。

【 十 】
连翘终于把事情的始末详详细细告诉了郭湘,还以为她又会冲连翘发脾气,谁知道她却很淡定地说:是我错了,我不应该逼你相亲。你空有一副熟女的身板,却还装着未成年少女的幼稚,相亲这种事情,是为那些有理想,有决心,活得清醒,目标明确的人准备的,目前看来,你还没有达到。
她说完连翘就苦闷了。
连翘:我到底要怎么办呢?挑一个出身过得去,人品过得去,前途过得去的爱党爱国的正直青年,跟他合力把爱情迅速地转化为相依为命的亲情?那这样的话,我何必拒绝洛非凡呢?
郭湘:那你可以选择霍云凯。选择你要的爱情。
连翘:但是霍云凯不靠谱。
郭湘:(冷笑)爱情本来就不靠谱,你能不能别痴心妄想两头都占啊?回头我就把你的档案给撤了,等你想清楚,我再给你放上去。
那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霍云凯还是会时不时给她打电话,或者约她吃饭看电影,霍云凯:这样不也挺好的,咱们就当作以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切从头开始。连翘想这样真的好吗,可是为什么她总是觉得惶恐,就算再期待也很惶恐。
后来,她知道原因了。
因为她再次在霍云凯家楼下看到一个年轻的女孩踮着脚吻他。他们的嘴唇相接的一刹那霍云凯发现了她,立刻推开那个女孩来追连翘。
霍云凯:连翘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连翘:你电视剧看多了,台词说得真溜。
霍云凯:刚才是她主动来吻我的,我本来就是在拒绝她,她非要缠上来。
她望着霍云凯的一脸焦急。其实他的表情很真诚,非常真诚,理论上来说,连翘觉得她应该相信他。
但她却忽然明白长时间以来她的挣扎来源于何处。这跟霍云凯是否骗她无关。而是她自己杯弓蛇影,在心里面打了一个解不开的结。所以,无论怎么坚持,也见不得曙光。原来长久以来不肯放过她的,不是霍云凯,而是她自己。
从那以后,连翘再也没有见过他。

【 十一 】
郭湘问她接下来怎么办?
连翘:还能怎么办,继续相亲呗。
郭湘:你想清楚你要的是什么了?
连翘:(想了想说)还是没有。
郭湘:那你再相十个也白搭,还是挑不出你要用哪个。
连翘:没关系,也许相着相着,我就开窍了。反正地球人都在相亲,多我一个不多。古时候的人直到洞房前一刻才看清对方的脸,咱们这时代可善良多了,至少给你个试用期,不满意包退。
郭湘:嗯,然后呢?
连翘:然后?
郭湘:吃一堑长一智,你的择偶条件总归是比以前清晰了吧?说来听听?
连翘:嗯,不要凌驾于红尘之上的谪仙,不要游走于纸醉金迷的情圣,不要刻薄成性,也不要谎话连篇。我还没有数完郭湘就打断我。
郭湘:奇了怪了,我哪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难不成我介绍给你之前,还要代你跟他相处一段时间?
连翘冲她抛了个媚眼,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精神又上来了。
连翘:所以说嘛,这档子事情,哪有条款的。还是得靠那句话,谁用谁知道。
– 完 –

希望所有踏入或未踏入的相亲行列里的适龄女青年们,在早春的阳光明媚里尽快找到那个Mr.Right。在什么都讲Timing的时代,如果相亲能让你抓住更多的机会,何不一试呢?不管想法如何,不要再次在犹豫和怀疑中错过那个对的人,毕竟,时光匆匆从不等人。

垫乐及素材:
1《最后的浪花》-那些年我们追过的女孩
2《一个人的旅行》刘若英(<爱情限量版>配乐)
3《咖啡店的故事》-《等一个人的咖啡》
4《True Love》-S.E.N.S.
5《我等候你》-人间四月天
6《一个人的时光》-石进
7《枯葉の帰り道》-吉森信
8《青涩岁月的爱情》-蜂蜜幸运草电视剧
9《蓝染piano version》动感新势力
10《雪花的快乐》-人间四月天
11《去大理》-郝云
12《いつまでも》-西村由纪江
13《到处走一走》-戴佩妮

编辑:麦麦 | 作者:语笑嫣然 | 主播:小鸟;陈达;老v;木一;汪汪;郡子 | 制作:小闯
发行:郡子
授权作品
图片来源网络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