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928《十年陪伴不易 世间再无康熙》

 

没有一种陪伴是永远的,也许就像蔡康永自己说的那样,十二年来,有笑泪,有阴晴,相伴一场,人来人往,只是日常。我们的康熙时光,再见了。

 

编辑:路子 | 主播:立夏

 

 

下载

iPhone

喜马拉雅

 

2004年1月5日,一档名为《奇怪十点钟》的娱乐谈话性节目开始在台湾中天综合台首播,第一期的嘉宾是李敖。那时候的小S还是个不爱洗头、喷满发胶的少女,古灵精怪、刁钻大胆,那时候的蔡康永还是个青涩书生,虽然主持的节目已经拿过两次金钟奖,但在两岸三地还没有超高人气。

当时的制作人詹仁雄创办《康熙》出发点是想做一档很“怪”的脱口秀,重点是要找“怪”的主持人。头一个想到的是蔡康永:“这个谈话慢条斯理,戴着一顶帽子坐在马桶上主持《翻书触电王》,还偶发才情表现自己漫画的‘读书人’。”小S的怪是表面彰显的,蔡康永的怪则是内在更深厚的。

谁也没有想到,这个节目能在华人圈产生如此大的影响力,几乎是综艺界的第一把交椅。也没有人想到,这个节目一做就是十二年。

《康熙来了》每周五集,平均每期5个嘉宾,作为派对主人的蔡康永,面对有时多达几十位的来宾,十年来他力求宾客尽欢。偶尔会陪别人一起看康熙的蔡康永,心里总会暗想,“原来这可以让你们如此高兴”。

在他自己看来,康熙中聊的大多数内容,都是言不及义的。嘻嘻哈哈中,一小时就过去了。他想过,这样对自己的观众是否公平。可随后,“我发现,我跟我的朋友聊天,大概90%也是言不及意的,但这可能就是我们还能够做朋友的重要原因。”

“台湾有句话叫狗吠火车,意思是狗在旁边叫几声,火车也不会停下来。我们所讲的话都属于这一类型。但我还是要讲,你不能是一个且做且陶醉其中的人。狗吠火车,为的不是让火车停下来,狗必须知道自己在干嘛。”

但人生从来不乏浅薄。“从小,我所认识的所谓深刻的人,都让我感到阴森,我并不觉得这很愉快。我自己觉得,人生是深度跟浅薄各半,你不能假装人一直都在追求深度跟文明,拆穿了一些事情之后,人大部分时间做的事情跟动物的选择是一样的。”

所以,这大概也是康熙能够风行十年的重要原因之一。就像王伟忠所说,“华人社会里面永远需要一个康熙精神,总要有一个家,里面嘻嘻哈哈快快乐乐,没有什么复杂的事情,但有基本的伦理,又亲切、不端着。”让我们的心能够找到一个归宿。

制造过许纯美、国光帮等社会热点话题,掀起过女性主义热潮,还有在蔡康永主导下所形成的冷眼旁观、嬉笑怒骂的清新风格,在网络传播的强大威力下,康熙成为整个华语世界最有影响力的电视节目。在蔡康永的鼓励下,小 S 剪费翔的胸毛、与李敖聊性能力、与连战聊内裤颜色、坐马英九大腿……正如王伟忠写道:“12年来我们提供了许多娱乐的新情绪,上康熙的人都愿意毫无保留地自悦而悦人。”

很难相信,这样一档红遍华人圈的综艺节目,每集的预算只有50万台币,相当于人民币十万元。相比起内地《我是歌手》、《中国好声音》这样一集预算在1000万人民币规模的综艺节目,差距高达百倍。这50万台币需要支付陈汉典酬劳、摄影棚租赁费、布景费、道具费、音效费、梳化费等一系列成本。康熙平均每集邀请艺人的成本不能超过5万台币,已是全台湾最高价。平均每集康熙有5名来宾,像沈玉琳、赵正平等效果好的通告艺人,一集酬劳在1到1.5万台币左右,有时会为康熙酌情打折。其他艺人依次递减。所有在宣传期的艺人,无论名气大小,酬劳价格均为1350台币。康熙的一些名牌栏目如“男女关系调查局”、“通告王评选”等,常会有超过10名艺人作客现场,多出来的邀请费用都依靠制作人在平时的节目里一点点精打细算省出来。而这已经是全台湾制作预算最高的谈话类节目。

曾经有人采访小S和蔡康永,问说:如果,只是如果,康熙即将迎来最后一期,你会选择怎样录制自己的最后一期节目?

“我希望它不要让人感觉到是最后一集。”蔡康永说。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和电视台签约。王伟忠最近还给他打过一次电话,恳切地希望能用一纸合约稳定合作关系。他说,如果要签约,他下个星期就不来录影了。来自一个衰老世家的他,从小家中讣文永远多过喜帖,这让他隐约觉得,应该永远将“无常”二字置于自己的生活当中。如果康熙真的走到了结束那一天,在他的想象中,一切都应是戛然而止,消失在泡沫中。

“我们都不会知道自己和哪个朋友的见面就是最后一面,对不对?”康永问。

小S说,“按你们的想法,肯定要把康熙的重要人物都请来。但我觉得,如果这期节目只有我和康永哥还有汉典,会挺有趣的。我和康永哥在化妆间里,随便聊聊。可以一下很开心,又一下抱头痛哭。”

“汉典在哪儿?”

“他在门口偷听我们讲话好了。” 她说。
如今,到了真正要说再见的时候,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2015年10月16日,蔡康永、徐熙娣先后在微博发文,闪电宣布辞去康熙主持人的位置,引起舆论轩然大波。有人怀念的是小S的表情包,有人追忆的是“康熙间”的情谊,整个海内外华人圈都表达出种种不舍与追忆。有人说没有《康熙来了》就吃不下饭,有人要在十点看完最新更新的一期康熙才能入睡,有人则对康熙的往期节目内容信手拈来,康熙,已然成为一代人的共同回忆。

《康熙来了》陪伴我们走过漫长的青葱岁月,也陪伴小s从一路一个绑着发带的小少女变成拥有三个孩子的大少女,走过一波又一波的传闻、猜测和风波。十二年来,曾经参与过《康熙来了》的许玮伦、大炳、申东靖、欢欢、李国修、安均璨等人纷纷离世,更加让人感慨人生何处不唏嘘。

没有一种陪伴是永远的。也许就像蔡康永自己说的那样,十二年来,有笑泪,有阴晴,相伴一场,人来人往,只是日常。我们的康熙时光,再见了。

 
编辑:路子 | 主播:立夏
制作:郡子
版权所有
图片来源网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