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925《迷蝶志 素常乐为之事》

 

它于目光能及之处,冷冷地与你对峙,对于这个门铃也未按、名片也未递的入侵者,以巨大而深邃的复眼,带着斥责的目光瞪视着过路的人,而你难免被这略带恐怖的眼神深深地蛊惑,一再地,往树林深处走去……

 

编辑:麦麦 | 主播:小N | 后期:贝勒爷

 

 

下载

iPhone

喜马拉雅

 

不久前,我曾看到一段话:天下之人,莫不有乐为之一事,或耽诗癖酒,或慕乐嗜棋,听其欲为,莫加禁止,亦是调理病人之一法。

这段话来自于《闲情偶寄》,这段话是说:一个人做素来最爱的事情,可以治病。如沉迷于写诗饮酒,如酒仙李白,又或者仰慕美乐嗜好下棋,如唐玄宗李隆基,生来好音晓律,又或迷恋蝴蝶,如周公子如吴明益……

所以,当我看到这本书的名字时,我便决定为它写点什么。

关于蝶,难免提到几百年前那个迷恋蝴蝶的周公。

“一日入梦,化身为蝶,徭役飞舞,穿梭于花草之间……”对于蝶,周庄感觉到了自由与超然,而在历史的长河中,自也少不了蝶的身影。

如唐代诗人李商隐的《锦瑟》一诗中充满对亡友的追思,抒发悲欢离合的情怀,诗中引用庄周梦蝶的典故,上句“庄生晓梦迷蝴蝶”喻物为合,而下句“望帝春心托杜鹃”喻物为离。李白在《长干行》的诗中,也有一句:“八月蝴蝶黄,双飞西园草”.杜甫诗《曲江二首》中写道:“穿花峡蝶深深见,点水靖蜒款款飞”。将蝴蝶在花丛中飞舞、觅食、一触即飞之状,描绘得栩栩如生。北宋谢逸在《蝴蝶》中描述到:“狂随柳絮有时见,舞人梨花何处寻”,描述白蝶在白色的梨花中飞舞的情景……由此而见,蝴蝶自古受文人墨客的青睐,吟诗作词中常提到蝴蝶。

《迷蝶志》是台湾著名作家吴明益自然书写的第一本散文创作,在十八篇配有摄影、手绘的蝴蝶散文中,吴明益以伤感柔软的文字,为我们勾勒出蝴蝶梦般的翅膀,画出飞过天空时那一道诗意的弧线。

台湾人好国学,尚古崇礼,因而当我见到《迷蝶志》时,脑中便不由自主出现了那些在诗中翩然飞舞的蝶。古诗中的蝶向来与情有关,而这篇《迷蝶志》亦诉说蝴蝶之情。

周庄晓梦迷蝴蝶,迷,是迷恋,是迷离,也可以是迷幻。

与蝴蝶恋爱,自然是一种迷恋。捕捉蝴蝶的踪迹,便是一种迷离。为一只蝴蝶写书,是坚信她们永存的迷幻。

书中如是道:以恋爱的姿态,结识每一只蝴蝶。结识一只蝶,最昂贵的不是镜头或画具,而是某个安安静静的深夜,那些与她相遇的场景重被唤回的安静的激动。没有人听得见你的笔触沙沙,没有人看到你伏案的神色,没有人知道此刻你拾起了什么,愈疗了什么,思考了什么。

他用散文优雅的语言,讲述里丛林里关于一只只神秘蝴蝶的故事,有时追逐与冒险,有时关乎某一段爱情,有时关乎于欧洲神话。随手翻来,其中一篇《忘川》就已足够让人沉迷蝶的神隐。此篇由一通电话而起,写到林间的散步,再到树林里那位冷静、专注、个性阴沉的禅者,蛇目蝶。
它于目光能及之处,冷冷地与你对峙,对于这个门铃也未按、名片也未递的入侵者,以巨大而深邃的复眼,带着斥责的目光瞪视着过路的人,而你难免被这略带恐怖的眼神深深地蛊惑,一再地,往树林深处走去……这个开头令我这个旁观者心跳加速,屏住呼吸,不由地专注起来,而这时,他又回到那通电话,讲到失意的朋友,转笔写下宙斯与欧罗巴的故事,你还在迷惑中,他又道:我才在无意中发现,玉带萌蝶的种名,正是欧罗巴。恍然大悟中推开了一栋大门,里面便是那蛇目蝶的一生。

下面便让我们来听一听,关于欧罗巴与蛇目蝶的故事。

“威尼斯画派的巅峰画家提香曾经以画笔讲述过宙斯与欧罗巴的故事。画中腓尼基王国的公主欧罗巴正侧仰躺在宙斯化身的白牛身上,像朝着远方陆上的女伴们求援或告别。这样的姿势,使她健美而丰润的肉体充满了动态的线条,青春的色泽。

天空有持着弓箭的爱神,海潮中则是另一个骑着鱼背的爱神,他们都用着调皮而又带着祝福的眼神注视着白牛与欧罗巴。事件的起因即是他们将爱神之箭射中宙斯,使这位风流天神无法自拔地爱上欧罗巴。而宙斯为避开妻子的妒意,并希望松弛少女的戒心,遂想出一套周延的诡计来诱惑少女。他以她的天真为攻击点,化身为白牛走近欧罗巴与她的女伴。

当欧罗巴不自禁地抚摸着美丽的白牛,白牛便冷不防将毫无坠入情网准备的她载进无边无际的海洋,回过神来,欧罗巴已经被载到另一个大陆。宙斯在此获得了她完美的身体。当欧罗巴开始憎恶那头诱惑、劫夺她的白牛,直欲折断他精巧的牛角时,维纳斯出现告诉欧罗巴这一切都是天神宙斯的安排,她“幸运”地成为宙斯的情妇,大地将以她命名。那块宙斯与欧罗巴云雨之地,就是现在的欧洲。

画中欧罗巴的肌肤,流动着著名的“提香色”,就像丰美结实的稻穗。金黄的高贵质感,使得远方的彩霞几乎被我们的眼睛遗忘。虽然许多知名画家都画过这个充满激情、神秘与浪漫气息的故事:布歇、谢洛夫、克洛德……但只有提香画中,那双白牛的宙斯之眼,紧紧地盯着观画者。
散发出一种暴烈、诡秘、温柔又冰冷的气息。

蛇目蝶中体型较大,一走进树林就能遇到,而能够迅速唤出名字的,恐怕是玉带荫蝶,和相似种波纹玉带荫蝶罢。玉带黑荫蝶虽散居各处,但属少数民族,结识多少要有些运气;深山玉带荫蝶隐居云深之处,鲜少迎接俗客造访。于是,在假期被紧缩到只有一天的时候,在我脑中预期的大型蛇目蝶,总是玉带或是波纹玉带,再不然即是蛇目蝶中,拟态斑蝶的白条斑荫蝶。

玉带荫蝶,总勾引我想起提香,金黄色的欧罗巴,和宙斯诡秘狡黠的眼。

当我第一次在石门附近山上,捡到衰老得斜立在地上的玉带荫蝶时,我的脑中既未出现提香色,也未出现任何浪漫的神话想象。可能是雨水与阳光最善于在生命的躯体上留下老化的注记,他的鳞粉已残存无几。后翅上的棱角,未被磨平,而是裂分为齿状,宛如蒲扇。我能够想象,午后骤雨在重力加速度下化成一支支利箭,让他不及闪躲;树蜥以耐心换取来的全力扑击,不亚于虎熊;闯入人面蜘蛛连雨都打不散的精妙阵法,只好用全身的气力掌握。

难得的一丝破绽;何况,还有专门狩猎的鸟群。

她是一只雌蝶,而她的翅膀,已经衰老得无能违逆地心引力。

我一开始尚且小心翼翼地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但当我按下快门后就发现她已无能逃避任何一次致命的攻击,包括我无礼的骚扰。她一次飞行前进的距离,肯定不及一旁一只体型纤细的赤蛙一次跃进的长远及勇猛。这时赤蛙却咯一声提醒我:她也曾恋爱过哩!

是啊,路过的绿绣眼插嘴,她也曾恋爱过,在几周以前。以她鳞翅的气味让雄蝶只会朝向她的方向前进,她的飞行曲线性感而挑逗,即使暗褐的翅翼,也如同闪耀着炫目的金黄。她也曾恋爱过,一株老成的孝顺竹见证,她就是将她的子嗣托给我的啊!

那时唯一可以吸引她的,是雄蝶一扇一合时,翅腹亚外缘那排精神的眼。

过了很久,我才在无意中发现,玉带荫蝶的种名,正是欧罗巴(Europa)。”

 
垫乐及素材:
1:《Luv Letter》- dj okawari
2:《Flower Dance》- dj okawari
3:《蝶》-柴田淳
4:《诗句》-三宝
5:《蝴蝶的声音》-三宝
6:《月迷风影》-十二国记
7:《孤月蒼夜》-十二国记

 
编辑:麦麦 | 主播:小N | 后期:贝勒爷
制作:郡子
授权作品
图片来源网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