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922《罗湖望不到晒草湾》

 

爱情没有好坏胜负高下之分,爱情就是你我相对或者不相对时,心中都只有在一起的希望。他在她已经绝望的时候给她看不到的希望,是多么多余。

 

作者:李荷西 | 编辑:汪汪 | 主播:仲夏,于睿豪 | 后期:贝勒爷

 

 

下载

iPhone

喜马拉雅

 

 

她第一次去香港,在罗湖口岸排队办理八达通卡,正站在他的身后。他大概很厌烦晨起,头发蓬乱着,不时地打着不耐烦的哈欠。像处在梦游状态一般,他甚至忘记拿找零的50元钱。

嘿,她喊住他,把钱递过去。他接过,淡淡地说Thank you。

后来在东铁列车上,她又看到他,啜着牛奶,看一份报纸。仔细看他,竟觉得面熟,再看依然面熟。她鼓起勇气问:请问你是秉隆先生么?

他抬起头来,一副懵懂的神情问:秉隆是谁?

秉隆是她所在公司的服装设计师,大部分时间不在公司。她上班没多久,在公司年会上看到过他一次。公司主推家居服和内衣,秉隆大部分时间都在研究女士内裤。那时她无法想象一个男人每天都想着女士内裤会怀有一种什么心理,但后来,她自己也穿上了秉隆设计的内裤,才由衷地赞叹,秉隆真是比女人还了解女人。

她絮絮叨叨地跟他讲了秉隆的事情,他哦了一下,继续看报纸。

她有些郁闷,觉得自己真是话太多了,所以便缄口不语,低头玩“愤怒的小鸟”。

45分钟的车程怎么会那么慢,她只想快速逃离这节车厢。后来,到站了,他起身,喊了她一声:嘿。

她抬头,就看见他一个巨大的坏坏的Smile:我就是秉隆。

她窘地差点想跳轨。

既然都是要回公司总部,他便携了她一起。兜兜转转地走路,不停地与人面对面遇到又擦肩而过,她心跳一直很快,急急地跟在他身后,换乘,下车,走路,进了太子道的一栋商业楼。

忙了一整天,她要乘晚上的东铁再回到深圳去。香港是个不夜城,她坐在巴士上经过了层层的绚烂灯火,思念起了家乡的小镇。小镇现在应该冻土刚化,田野里生出各种野生的嫩芽。小麦掀开了厚厚的雪棉被,应该有20厘米高了,绿油油的,定是十分喜人。今年会有个好收成吧。

她来自北方农村,父母一年四季面朝黄土背朝天,她继承了他们与生俱来的淳朴。她大三的时候,因为一场事故,父母去世,她就再也没有回过小镇。小镇只活在她的记忆里,灼灼的生着辉,是她能想到的最温暖且安全的地方。

此刻,她坐在巴士上,闭着眼睛,沉沦在思念之中,甚至有点鼻酸想哭了。他的电话打来时,把她从记忆的海水中拉到现实的岸边。她没有他的号码:哪位?

秉隆先生。

她怎么也想不到他会打给她,募得坐直了身体,紧张起来。

她也曾想活得很恣意。确实,很多如她这样没有牵挂的女孩子,都过得很随性,周身带着爱咋咋的气息。但她没有,她依然是带着淳朴的傻气,待人处世都有点小心翼翼。所以,在接到他的电话后,她想都没想就说了好。按说他算是她的领导,虽然不是直属,但也大她很多层。
他说:来湾仔吃饭。

她立刻又坐车过海底隧道返回去了湾仔区。

强记的叉烧最美味。他一见她就向她介绍说,好像他们是认识了很多年的老友,偶尔重逢那般。
她坐在他对面,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为什么要请自己吃晚餐。也许是和她一样找不到一起吃晚餐的人,而又太讨厌一个人坐在喧闹的餐厅里,周围的热闹只会让人的心感觉更孤单。

她也饿了,有些狼吞虎咽。

他话很少,却催促她讲话:怎么不说话,早上看你很能讲啊。

她面上红了,艰难的吞咽。

维多利亚港就在不远处,海风吹来,她觉得很惬意。吃完饭,他们走了一会儿。他说: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特别是女孩子,要注意小肚子哦。不知不觉地它就变大了。

他走在前,她跟在后面。徐徐的,小步的,谨慎的。很多次她抬头看他,就看到他并不高大的背影,那背影给她凌厉的气息。她,有些怕他。也许这怕只源于尊敬或者崇拜。而很多时候,爱情也源于崇拜。

坐捷运换乘东铁回深圳的路上,她用很蹩脚的白话问他:你不是香港人?

他说,我是深圳人。

他大概每周去总部一次,主要是开会。她呢,以后也会每周去一次,主要是送各种文件。纯粹的工作性质也好,上帝的特意安排也好,总之之后,他们便有了很多次相遇。

相遇一多,便算得上是熟悉。她也说不清自己是在哪个瞬间喜欢上他的,他总是一副懒洋洋的没有睡醒的样子,好几次都要提醒他忘了手机或者包包或者文件。

有时她偷偷看他,他没发现还好,若刚好对上他的目光,她都窘得恨不得立刻遁地消失。他在面前,她心跳总是很快,脸也热起来。

那个春夜,他们一起从香港回深圳。太晚了,各自困乏竟在车上睡着了。她先醒来,就看见他的头一搭一搭地下坠,就像一架断电的遥控飞机,因为失控而下栽。她很怕他醒来,就用手托住了他的下巴。

他还是醒了,睁开眼睛,看着她,不讲话,就那么看着她。他的眼神依然是懒懒的,但慢慢热起来,好像有一团火在烧,烧得她几乎面目都变了形。左手不知道放在哪里,右手不知道放在哪里,眼神也不知道要放在哪里。

后来,下车,她说了再见就急急的走,他走在她的后面。出站台的台阶上,他拉住了她:你中意我?

她再次窘得想冲向轨道跳下去,奈何他一直握着她的手。

然后他吻了她。他只那么一拉,她就在他怀里了。他的吻带着烟草气,并不怎么味道好。但她就是沉沦了。后来,他拽着她上了一辆出租车。他徐徐地说着话,声音还带着困意,她紧张地几乎听不清每一个字眼。可是事后那些字眼却总是在她的脑海里上演,一遍又一遍。

他说第一次见你时觉得你太正经,又太纯真,所以不想动你的,可是时间一长,便有些把持不住。你笑起来特别动人。

他说这话时,他们刚刚结束一场床笫之欢。他靠在床头抽烟,她赖在他的臂弯。那话不中听,她便想过滤,可是已然刺耳入心。她穿着不知被多少女人穿过的拖鞋,起身去洗手间,坐在马桶上观察他的领地。一切都乱糟糟的样子。洗衣台上还放着画好的设计草图。洗脸台和镜子都湿漉漉的有些腻。她帮他收拾好了,用纸巾擦了又擦。镜子里的那个她,穿着他的睡袍,头发乱着,眼睛迷茫着,带着一种类似天上掉馅饼的幸福感。可是天上掉的馅饼大多是馊的,而她的幸福感,似乎已经飘走了大半。

她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她要把握住他和这段爱情。她要和他有一个结果。

她从洗手间里出来,换好自己的衣服,给他一个甜美的微笑说了再见和晚安,然后自行离去。

她在回家的出租车上哭了。她有些莫名奇妙自己的眼泪。她的第一次,和一个男人,他们没有任何的恋爱程序而是直接走上了床。这让她觉得有些微的耻辱,但也有些兴奋。她喜欢他,之前很朦胧,现在很确定。

整整一周,他没有联系她。她也没有主动发一个短信过去。很多次,手机握在手里被沁了汗,可终究放下。她知道自己在拿架子,她二十多年来受的教育让她只能拿架子。她做不到嬉皮笑脸地打个电话去:嘿,是我啦。我是谁?就是上次和你上床的那个啦!

她这辈子也做不到。

到了周一,他们又坐同一班车去总部。她过关时,竟然发现他站在前面不远处等她。他看到她微微一笑,竟带着些少年才有的羞涩感觉。他说:感觉和你好久不见。

她也微微一笑,接过他递来的牛奶,啜进口中。他是想说想念么?她僵硬了一整个星期,168个小时,10080分钟,604800秒的心,就在他的微微一笑之后,顷刻间融化了。变成一滩柔软的水,灌溉了她的血液,让她周身都温暖起来。她也很想他啊。她很想知道他在那一周中的每一秒钟是怎样度过的。吃了什么,和谁吃的,睡得好么,和谁睡的。工作顺利么,画了多少图?

但她全部压抑了。她只是赞他的黑白拼接开衫说好看。

路上,他如常的看报纸,却不再专心,总是抬头来偷看她,与她对话。她就淡淡地应着,然后她接到他的邀约:晚上一起吃饭。

好。她说。

但是那个晚上,他们没有吃饭。他们直接回了他的家,在饥肠辘辘中吻在一起。

她以为她可以控制的,可是爱情哪由得了控制。她明明讨厌这样的来者不拒,可又明明喜欢死了他的手指他的唇舌他的气息。

爱情从哪里开始,就从哪里终结。她很怕这样的句子。他们每周在一起一天,不,一天都不到,路程上的3个小时,身体上的1个小时。这就是他们爱情的所有情节。

有一次,他们在床上打闹起来,她被他哈痒笑得无法停止。那气氛是那样的融洽,她感觉到在他身边的幸福。可是当她开玩笑的问起来他怎样设计出那些美妙的女士内裤时,他反问她:你觉得呢?

她觉得他是感受了不同的女人,获得的不同灵感。她没说。但幸福感很快消失,快得她抓都抓不住,后悔得只想撕了自己的嘴。是自己太敏感了么?是自己不够强悍么?为什么她感觉她和那些他感受过的女人们没有任何不同,她不是他的谁,连女朋友都算不上。

就算努力了又努力,但她的恼火掩饰不住,眼睛先垂下来,嘴角也垂下来,心情倏拉拉地往下坠落。

她很快穿衣走人,他也如常一样不劝她说留下来。哪怕一晚。

那天她回去后,就病了。心理的脆弱让她的身体不堪一击。她发烧,总是很冷。窝在床角发呆。她想他。她想如果这时他能来一个电话,或者一条短信,她就原谅他了。原谅他对自己的不认真,也原谅自己在这场关系中的失败。

可是,他依然是没有任何讯息。他在她的生命里,只是短暂的如梦幻一样的存在。梦醒了,是清晰的刺痛感。

病好了。她瘦了一圈。身体是瘦了,但困惑却越来越盛大。她只好像言情小说里教的那样,去了美发店,把头发剪短。她从未有过让她如此纠结的情事,她希望那些纠结能像发丝一样被剪去。半个小时后,她就变身成一个美貌的小男孩。看着镜中的自己,她惊奇的发现,难过好像真的就那么少了一些。

她最后一次去公司总部。他依然坐在她的对面。就像她第一次见到他的样子,读报纸读的很认真。

途中,他们只聊了一句,他说:新发型很适合你。她很礼貌地说谢谢。

下午公司停电,她收拾东西回深圳。他打了电话过来,说带你去一个地方。她想了想说好。也许这是最后一次他们约会了。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不在床上的约会。

他带她去了晒草湾游乐场,这是他们唯一的一次类似约会。他拉着她的手,一直没放开。她看到许多小朋友,许多人。他介绍说,晒草湾曾经堆放的都是废弃物,可是你看现在它多好,场内的各种设施都是使用的新能源。你相信一个内心堆砌了很多废弃物的人也可以有如此的改变么?
她点点头说相信,与他拥抱在一起。

他也许是在说他自己,内心不够纯净,做久了playboy,懒得再相信真心?但是他在努力,他在努力接受也给出真心。

她抱了一会儿他,这甜蜜又温暖的怀抱,这个深深喜欢过的人,这个人的脸,眼睛,鼻子,嘴巴,她细细地触摸,记在心里。然后她放开他问:那需要多长时间?一个月,一年,10年,一辈子?

他没有回答,整个人好像也变成了一个太阳能板,仰头看着太阳,久久没有动弹。

这,也许就是他最终的回答吧。

她心里说:我等不了。

之后,他们分开。她独自先回了深圳,当晚就Email了辞职信。

爱情没有好坏胜负高下之分,爱情就是你我相对或者不相对时,心中都只有在一起的希望。他在她已经绝望的时候给她看不到的希望,是多么多余。

垫乐及素材:
1:《Lullaby》- Arco
2:《First Touch》-Yanai
3:《Driving at Night》-Arco
4:《Silent express》-出羽良彰
5:《もっと近くで君の横颜见ていたい》-羽田裕美
6:《Simple Sea》-梁晓雪

作者:李荷西 | 编辑:汪汪 | 主播:仲夏,于睿豪 | 后期:贝勒爷
制作:郡子
授权作品
图片来源网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