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083《再不相爱就老了 吴虹飞》

 

她是吴虹飞,这个时代最纯粹的女声之一。她用自己千回百转的青春,爱与失败,向自己和芸芸众生发出了这句真诚而忧伤的感慨: 再不相爱就老了。

 

发行电台:陌声人
主播:寂嫣然
发行时间:2011/05/05

 

 

下载  iPhone

 

她是吴虹飞,这个时代最纯粹的女声之一。她用自己千回百转的青春,爱与失败,向自己和芸芸众生发出了这句真诚而忧伤的感慨:

再不相爱就老了。

 

“冷兵器”也是此前我听到的这张唱片中的第一首歌曲。冷兵器出现于人类社会发展的早期,在战斗中直接杀伤敌人。那种刺伤,那种血肉模糊的质感,那种无法修复、体无完肤的心。音乐一响起,便是冷冷的音色,生硬的吉他的弦响。多么原始的乐队编制,拨片和鼓点推进来,绝望而模糊的嗓音开启了这首时代的挽歌。

 

她用苍白而带有腐蚀力量的声音唱道:这是最好的时代,谁能阻挡你的自由。冷兵器的威力,伤害的却只是自己。这个醉生梦死的时代,谁又在乎那些真正的追逐。什么又是真正的追逐?太多的事情,我们不再勇于去探寻,不再想知道答案。这就是我们所谓的最好的时代,谁又说它不是最悲哀的时代?“这是否会让你感到孤独?”这句话在重复了多次之后,乐器陡然退出,世界霎时安静,那瞬间的失落,令人猝不及防。这首歌,是献给纯真、纯粹、善良的理想主义者的。没有大起大落的曲调,只有引人思索的措词,类似平铺直叙的编曲,营造出哀艳无比的时代色泽。

 

幸福大街成立于1999年9月。2004年发行第一张唱片《小龙房间里的鱼》,印制粗糙,音乐却令人惊艳。出于一种奇特的内向性格,直到2008年发行第二张唱片《胭脂》后,她才开始了她真正的专场演出。之前乐队默默蛰伏了将近五、六年。2008年,2009年,2010年,幸福大街连续三年举行全国巡演。他们决定在2011年继续巡演下去。

 

幸福大街平均三、四年发一次唱片,《小龙房间里的鱼》的阴郁凶猛,《胭脂》里的南方柔情,到《再不相爱就老了》的大气磅礴。幸福大街可能是这十几年来最工于内省,风格上发挥到淋漓尽致的,绝不妥协的乐队。

 

在鄙俗,孤陋的现世,幸福大街是沉默的先声。《夜》《嫁衣》《流氓》,凄厉的女声暗示了1999年后的中国越来越尖锐,阴暗的现实世界。主唱吴虹飞以女性的敏锐,介入多年前的清华女生铊中毒案,深入大凉山为彝族的爱滋孤儿撰写报道,在昆明孤军奋战,为15岁的卖淫少女张目捍卫卑微的尊严。这些女性情怀深深影响到了第三张唱片的创作,对现实有着隐喻,却和第一,第二张的风格一脉相承,让人看到一个最为倔强的主唱,一个最为柔软的灵魂。幸福大街的华丽和荒凉背后,是对爱,对美和自由的渴望。

 

长达8分钟的沉重吟唱,有疯狂的死亡,有绝望的自由,“春天腐烂/桃花开放/星宿坠落/河流死亡/浮生如梦/灵魂飘散/今生今世/如何不相忘”;魏晋名士的灵魂仿佛还在这片失魂而疯癫的土地上飘荡,惊世骇俗而狂妄虚妄;真是不听犹可,一听惊心动魄,久久难于走出歌曲的意境,不知今夕何夕。然而很明显,最后几句的吟唱建立在一种对“永恒的爱”的呼求与渴望上面的,在这个“灵魂飘散”的失魂时代,到哪里去寻找“今生今世如何不相忘”的天堂?这是中文歌曲中极其少有的“灵魂交响诗”;我不知道吴虹飞有没有宗教信仰,但这首歌曲的怜悯心和恩慈心,值得我们思考。

 

我当然不用掩饰我对幸福大街的偏爱,这支乐队和喜欢他们的人们都让我觉得温暖而美好。他们沉默、真诚,既不手舞足蹈、上串下跳,也不故作姿态、矫揉造作。跟很多音乐人相比,幸福大街简直太低调了。

 

吴虹飞声线带着南方的湿气和温暖,如童声般清澈,给人一种既单纯又妖艳的感觉。而她在第一张专辑的录音里,她在高音处,真声与假声切换自如,她并非学院派歌手,其演唱近乎天然,乾净,少有修饰。她早期的的唱法乖戾,任性,至少具有革命性的创新。美国某媒体曾经对她有过精确描述,「吴虹飞确实在用她的音乐创造了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世界——感性热忱,带着浓重文学色彩和音乐特质,这是我在其他中国的女性摇滚歌手里从未见过的。」著名的音乐评论家李皖听出了吴虹飞和前辈摇滚艺术家诗人的亲缘关系。他评论「幸福大街」的第一张唱片说,「她用祭礼般的仪式把自己升到了接近天空的那个高度。 」

 

广陵散。那个夜晚,在乐队演出前的现场,我听到音箱中传来的这首“广陵散”。心里觉得有种说不出的好。我不知她在唱些什么,但我感到一种奇异的交融。编曲是国际化的House舞曲,这是幸福大街么?我觉得难以置信,又为此感到欣喜若狂。古代的辞藻之美感,配合的仍是现代人的表达方式,我为之陶醉。

 

广陵散,夜夜笙歌。我以为它是当代最华美绝望的靡靡之音。我为中文音乐创作所带来的如此意境感到神往,这真是最好的时代了。那种神往,带着一种潮湿而难以言表的郁积之情。我为如何表达这种情感而苦恼。我不仅仅是想要钻进音乐当中,避开所有的人世纷乱,我更感到遗憾,遗憾那种欲说不能的心情。

 

有人眼见所谓民谣的兴起,拿社会的伤疤作弹唱的主题。但是,你知道吗?我害怕人们轻易地开口,轻易地将他人的生死、将这个国家的灾难拿来博取眼球,博取金钱。生活在这样的社会,我已经丧失了用善意去揣度别人的天真,而别人的不真诚在我世故的眼里也总是一览无余。灾难在某些人那里是可供利用的资源——这种资源简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

 

再讲那首“再不相爱就老了”。我觉得这是专辑中唯一一首直接探讨爱情的歌曲。其他的歌曲仿佛都有着社会性的指向。天真,纯挚,甚至一点点的幽默,伴着清澈舒缓的吉他,她唱着这首歌,你会觉得她是个小女孩。她卸下了所有的防备,她只想在某个深夜里,对着爱人轻轻地表白。但她又似承载了太多无奈,总之时光就这么流走了,好像错过了些什么,又好像一切理应如此。她是否能抓住这最后的机会?我们又是否还拥有这最后的机会呢?为了我们最初的,年轻的爱。

 

不管怎样,《再不相爱就老了》里的吴虹飞没有真正原谅和解脱,她只是选择妥协和遗忘,因为她和我们本身,都始终生活在一个跌跌撞撞、手无寸铁的萧条时代。其实文字和音乐都不是吴虹飞的武器,而是挣扎时的绳索,她越是努力挣扎让自己不堕落,越是不断把自己紧紧捆绑。“如果我们继续在世上醉生梦死,这是否会让你感到孤独?”这是吴虹飞一切矛盾的源头,她只会不断发问,直到春天腐烂,桃花开放,星宿坠落,河流死亡,浮生若梦,灵魂飘散,今生今世,如何不相忘。

 

背景音乐:

序曲—幸福大街

冷兵器—幸福大街

魏晋—幸福大街

广陵散—幸福大街

再不相爱就老了—幸福大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