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是岁月的孩子》

《我们都是岁月的孩子》

 

我们一面奔跑一面回头,看看世界当我们年纪还小的时候。可是谁也没说,我们还能孩子气多久。 我从不曾试图想起关于你们的一切,刻意而疏离。因为我知道,一旦在那些回忆里,只一微笑,便是整个沧海。

 

 

主播、策划、制作:小雨

 

 

 

下载

iPhone

 

 

 

我们一面奔跑一面回头,看看世界当我们年纪还小的时候。可是谁也没说,我们还能孩子气多久。
我从不曾试图想起关于你们的一切
刻意而疏离
因为我知道,一旦在那些回忆里
只一微笑
便是整个沧海

年华在井盖上方叮咚作响,光阴绕过岁月的年轮走向远方,岁月穿过丛林在我们耳边秘密歌唱。
我轻声地问:“忘了吗———”
我轻声地问:“还记得吗———”
回声一圈圈荡开去,在古老而孤寂的上空回响,像极了呼吸,一声,一声,那么清晰地落在我心里。
即使我从很早开始就想 去回想那些旧得连我自己都快忘记的时光,我仍然是踟蹰了很久也下不了笔,我不知道那些故事从何起笔,那些人和事都太过久远,它们就像是刻在玻璃上一样,被风雨慢慢的剥蚀了,模糊了。我记忆中的一些细节有的好像是真实的,有的好像是自己杜撰出来欺骗自己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些曾经真实存在过的,我又怎么能把它们一一道来呢?我又会不会遗忘了某个重要的片段呢?忘不掉那些过往的人,又是不是只剩下我了呢?有些没讲完的故事,怎么能就这样算了呢?
我们的生命中一定会有很多的坚持,那我们为保护过往的坚持还剩多少呢?我知道,那些人,已经散落在天涯。可是,有时候可以想着,他们是替自己走过了自己想去而无法去的地方,这样想着的话,心里就觉得… …“牵绊”这种东西也可以温暖而真实的存在着。
“思念你的人所在之处就是你的归处”。
很多年以前,父母开始作为我们的归处,谁又知道,多久以后,我们会成为了谁的的归处?
那个时候每一张张笑脸都仿若定格,在阳光下,笑靥如花。恍如隔世。身在梦境。
在难得的南方大雪纷飞过后,谁将冰冷的雪球塞进我的衣服里,雪水湿了我的衣裳,那潮湿太过寒冷,即使在火炉旁烤了一节课,那些冰冷的水汽仍然漫过我的意识,穿过几千个日夜,固执地存在着、盘踞着。
那个时候,谁将口香糖黏在我视若珍宝的长发上,看到我急得要哭的表情的时候,满脸不知所措地向我道歉… …那个时候的自己啊,何其锋芒毕露,毫不掩饰自己的愤怒,像一头被惹怒的小狮子连书带凳子将他的扔下了四楼,他满脸涨红,却只是默默地下楼默默地捡拾自己的书和凳子… …看着他下楼的背影,自己却并不如想象中解气,反而.. …隐隐的觉得,愧疚。可是那个时候的自己并不懂得如何放下孩子般看重的面子,为自己过分的行为向他道歉,只是暗地里找来来竹竿,将还有一些落在树上的书打落下去,让他那个粗心的家伙不至于因为我而不见了书本… …我不知道,现在我说声道歉的话,那个家伙还会记得吗,他会不会一笑而过的说:“有过这样的事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那我,是不是真的能暗自庆幸呢?
我们的生命中都一定出现过这样一个人:总是同你作对,你说往东,他却头也不回地向西;你一出错,他总是第一个跳出来起哄;整天一副幸灾乐祸看你出丑的样子;总是整天趁你不注意在身后欺负你… …你非常讨厌他,每天都在心里骂了他不下千遍,并祈祷他最好永远消失在你的眼前。只是——当有一天,他真的离开了,不再回来了,才发现,原来,自己是那么的
那么的——
想他。
我仍然不想在我的这些回忆里,写上你们的名字,因为我庆幸,自己都还记得。

原来,我们从不曾忘记
我竟然都记得那么清楚
他们的身影都藏在岁月的街的尽头

我想起水木年华唱过的: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可是谁能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 …听着音符随意的飘过,又让多少人的心跟着颤动。
经的我们,闹过、笑过、吵过、打过。。。 。。。隔着岁月经年,我们若可以记住一张笑靥、一个片断,便已足够美好。
只是,贪心的我告诉自己,不够,还远远不够。
我多想告诉你们,我在这里种下菖蒲已久。
我多想知道,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曾几何时,岁月如歌
而我们都还记得

那些飘然而去的过往,静水流深,存在于心底的角落,静静地沉睡着。
那些情感,与岁月无关,与好坏无关,与勇敢或怯懦都无关,只是独自一人在跌跌撞撞的成长中,
慢慢成熟,
慢慢饱满,
褪去最初的青涩,在最好的岁月里盛极而放。

我有想过,当时针哗啦啦地逆转,所有的人都回来了。那些明媚的笑靥,触手可及。
然而,当盛大的离别唱响,明晃晃的阳光在我手中的时光玻璃杯中轰然破碎
我却来不及哭泣,

我知道,
这一刻,
只一落泪,便是整个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