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花落又一朝


 

 
下载
 
作者:xiao星
歌曲:富士山下
歌手:陈奕迅

 

只是觉得时间过得飞快,不知不觉中三月已经悄悄地离开我们,四月转眼间就要来到我们身边了。此时如果在海南,在海南的这个时候肯定是热翻了吧。一阵阵热浪毫不留情的袭来,吹得人也不安的躁动。狗儿们不停地吐着舌头喘气散热。大街小巷的冰饮也解不了口干舌燥。教室里不停转动的电风扇更是让人昏昏欲睡。地面上散发出的热气显得周围的景物是那样光怪陆离。这便是海南的四月,北纬二十三度的天气。

 

二月份来到学校的,一下子从零上二十度的小岛到零下十几度的北方。饶是之前做好了心理准备依然不能很快的接受这温度差,比时差更让人痛苦。如今一个月过去了。又开始慢慢习惯这儿的生活。习惯吃馒头,吃饼子,吃面条,还有,大澡堂;习惯了冷冽的大风吹得眼睛都泛了泪水;习惯了这儿变化无常的天气,经常很淡定地漫步在骤然而至的小雨或者小雪中。有时候在想毕业之后离开,会不会很想念这里的生活?答案是肯定的,虽然曾经我是有多么的不待见它。但还是会不经意地想起这儿的鹅毛大雪,雨夹雪,小碎点的雪花。雪的千姿百态。二龙山上的梨树,桃树,枣树的果子。还有到处飞扬的柳絮。以及如血色烂漫的爬山虎。一年的三百六十五日,四季的春夏秋冬。其实,还是不错的回忆的。

 

三月,我觉得应该用“春意盎然”来形容。可是,对太原来说有点异想天开。三月的太原,雪下的很欢快,下的不厌其烦。从未考虑被冻僵的我们,也没有想到我们是多么渴望春天的到来。有时候会很矫情的想,三月的我穿上田园风的小裙子,站在湖边,在春风吹起的时候说,“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安静的湖边只有我独自一人,所以不会有人对我说“干卿底事?”。独自一人回味春天的感觉,吹风,吟诗,看湖。说不清的诗情画意,闲情逸致。然而,现实中的我却是那样的忙忙碌碌。说不上到底在忙些什么,却总也有做不完的事情。忙着在教室间来回奔跑上课,忙着一天三餐应该吃些什么,忙着把一天,一周,一个月的计划写下来。写完之后随手一丢,后来想看却再也找不着,于是接着写计划,如此恶性循环。糟糕的三月。那么接下来的四月,五月,六月。是不是还是这般颓废的过下去?我从来就不是一个勤奋学习的人,即使是高考的时候也是以不正经的态度在复习。明知道后果如何却依旧吊儿郎当。青春是一场输不起的赌注。在知道高考成绩后竟然坚强的没有流下眼泪,自己种的因即使是载苦涩的果也只能含泪吞下。

 

快四月了,柳条没有抽绿,花儿有开放,草儿依旧枯黄。还是秋天那种冷清的感觉,还是冬天那种寂寞的感觉。是因为你不在吗?“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因为你不在,所以即使是美好的景物在我眼里也是不值一提?因为心里的寂寞,所以在我眼里万物都是萧条的?

 

去年的清明节我们是怎么过的?好像都是一直宅在宿舍。我只记得我们老师布置了一堆作业。假期就在我不停地写作业中过去了。今天,我问你清明节怎么过,你说宅宿舍。一年了,貌似很多东西都没有变,其实很多东西都在变。那些人那些事儿,那些被淡忘的事儿,那些消散在时光不再回来的人。便纵有千般无奈万般不舍,终究逃不过时间。

 

 

富士山下

拦路雨偏似雪花
饮泣的你冻吗
这风褛我给你磨到有襟花
连调了职也不怕
怎么始终牵挂
苦心选中今天想车你回家
原谅我不再送花
伤口应要结疤
花瓣铺满心里坟场才害怕
如若你非我不嫁
彼此终必火化
一生一世等一天需要代价
谁都只得那双手
靠拥抱亦难任你拥有
要拥有必先懂失去怎接受
曾沿着雪路浪游
为何为好事泪流
谁能凭爱意要富士山私有
何不把悲哀感觉
假设是来自你虚构
试管里找不到它染污眼眸
前尘硬化像石头
随缘地抛下便逃走
我绝不罕有
往街里绕过一周
我便化乌有
情人节不要说穿
只敢抚你发端
这种姿态可会令你更心酸
留在汽车里取暖
应该怎么规劝
怎么可以将手腕忍痛划损
人活到几岁算短
失恋只有更短
归家需要几里路谁能预算
忘掉我跟你恩怨
樱花开了几转
东京之旅一早比一世遥远
谁都只得那双手
靠拥抱亦难为你拥有
要拥有必先懂失去怎接受
曾沿着雪路浪游
为何为好事泪流
谁能凭爱意要富士山私有
何不把悲哀感觉
假设是来自你虚构
试管里找不到它染污眼眸
前尘硬化像石头
随缘地抛下便逃走
我绝不罕有
往街里绕过一周
我便化乌有
谁都只得那双手
靠拥抱亦难任你拥有
要拥有必先懂失去怎接受
曾沿着雪路浪游
为何为好事泪流
谁能凭爱意要富士山私有
何不把悲哀感觉
假设是来自你虚构
试管里找不到它染污眼眸
前尘硬化像石头
随缘地抛下便逃走
我绝不罕有
往街里绕过一周
我便化乌有
你还嫌不够
我把这陈年风褛
送赠你解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