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973《一颗开花的树 A Blooming Tree》

《一棵开花的树》是席慕蓉(穆伦·席连勃)于1980年10月4日创作的一首抒情诗。作者通过对一棵开花的树的描写来表达作者对于自然的感悟。即生命是不断的经过、经过、经过,她写的东西都是在生命现场里所得到的触动。

Vol.957《一诗一信:相信未来 Believe in the Future》

《相信未来》是食指作于1968年的一首朦胧诗。该诗以其深刻的思想、优美的意境、朗朗上口的诗风让人们懂得了在逆境中,怎样好好地生活,怎样自我鼓励,怎样矢志不渝地恪守自己对明天的承诺。该诗曾以手抄本的形式在社会上广为流传,并迅速传颂于一代青年人的口中,食指因此也拥有了“知青诗魂”的称号。

【一诗一信】葬礼蓝调 Funeral Blues

奥登的性取向丝毫不妨碍他成为大诗人,而且这也不是他成为大诗人的标志。读者不会因为这个原因而更看得起他或更看不起他,也不会用这种东西来理解他的诗歌。

【一诗一信】年轻的女囚徒 LA JEUNE CAPTIVE

这首歌是我铁窗生活的诗的见证,会使某个有情人,正当有雅兴萌生,询问谁是当年这位美人,谁在她身边生活,将和她一般情景,担心自己会有绝命之恨,她的额头曾优美,她的言辞曾动听。

【一诗一信】你见或者不见我 Tu vês-me,ou não me vês

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 不喜,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 不去,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 不减,你跟,或者不跟我,我的手就在你手里,不舍不弃,来我的怀里, 或者,让我住进你的心里,默然相爱 寂静欢喜。

【一诗一信】我喜欢你是寂静的 Me Gustas Cuando Callas

智利诗人聂鲁达创作的一首情诗。其中多数内容直接表达了诗人喜爱恋人的沉默与安静,但最后却显露出诗人想打破这种沉静的愿望:哪怕是一个字,一个眼神,让我知道你不是真的死了,或者说,让我知道你爱我,这样我就会幸福。

【一诗一信】感谢 Thanks

《感谢》这首诗是汪国真在暨南大学百年校庆时(2006年)写给母校的,饱含着对母校和老师的感恩之情。他这样写道:“让我怎样感谢你,当我走向你的时候,原想收获一缕春风,你却给了我整个春天。”

【一诗一信】从前慢 Slower Days in the Past

记得早先少年时,大家诚诚恳恳,说一句 是一句,清早上火车站,长街黑暗无行人,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