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ap nfl jerseys Its graceful breakthrough star, Lupita Nyong'o, also won best supporting actress and John Ridley won best adapted screenplay.. cheap jerseys wholesale online "Especially with our new judge, Howard Stern. cheap nike wholesales Brad Pitt, left, and Steve McQueen pose in the press room with the award for best picture for "12 Years a Slave" during the Oscars at the Dolby Theatre on Sunday, March 2, 2014, in Los Angeles.

Wholesale Tampa Bay Buccaneers jerseys

Sir David would have got a lot closer to those baboons, mind.. Wholesale Tennessee Titans jerseys Two hours into the ceremony, Alfonso Cuaron's box office hit and visual marvel "Gravity" had accrued six Oscars, winning for cinematography, editing, score, visual effects, sound mixing and sound editing. cheap world cup jerseys But history belonged to "12 Years a Slave," a modestly budgeted drama produced by Pitt's production company, Plan B, that has made $50 million worldwide a far cry from the more than $700 million "Gravity" has hauled in. cheap wholesale sites One participant, Meryl Streep, giddily exclaimed: "I've never tweeted before!". wholesale nfl jerseys But it the cosmos that really gets his neurons jumping. Seattle Seahawks jersey If the Mexican Cuaron wins best director for the lost in space drama, as he's expected to, he'll be the first Latino filmmaker to take the category.. wholesale cheap jersey "It doesn't escape me for one moment that so much joy in my life is thanks to so much pain in someone else's, and so I want to salute the spirit of Patsey for her guidance," said Nyong'o. arizonacardinalsjerseyspop And it's been an honor to be here for this first season.". wholesale jerseys cheap On balance, Lord Reith would approve of the BBC latest infotainer. cheapnfljerseysband.com Cox strayed off his regular beat to encounter some relatively sophisticated baboons and learned how to fashion a spearhead from obsidian (volcanic glass). Wholesale Houston Texans Jerseys We had soon followed our forebears out of Africa and onto Petra in Jordan, where mankind had begun trading, writing and taxing. cheap wholesale authentic jerseys The moptop prof communicates as if in the midst of a very jolly acid trip, all blissed out smiles and wide credulous eyes. cheap NFL jerseys Happily, you could disengage your highly evolved brain during pretty inserts of fishermen and farmers whose lives have changed little since the dawn of civilisation. Wholesale Denver Broncos Jerseys "It's been an amazing year," said Mandel. cheap jerseys wholesale jerseys Wholesale Nike Baltimore Ravens Jerseys While it wouldn do to grumble about too much information when there so little of it about elsewhere, as an illustrated lecture this first episode was a lot to wolf down. cheap giants jerseys wholesale To a standing ovation, Bono and U2 performed an acoustic version of "Ordinary Love," their Oscar nominated song from "Mandela: Long Walk to Freedom," a tune penned in tribute to the late South African leader Nelson Mandela.
收听播客

Vol.901《生之所至 爱有所及》

 

搂着她的那个刹那,他终于明白,人必须爱有所及。你爱的人,得是你够得着的,而不应在天边。

 

编辑:汪汪 | 作者:李荷西 | 主播:林夕;小鸟;汪汪;陈树;沧蓝;郡子

 

 

 

下载

iPhone

喜马拉雅

荔枝FM

 

 

 

大二那年的暑假,关圣司一如既往地在家里看店铺。店铺不大,但被货物挤满。出街3米也摆满各种生活用品、鲜花、水果。

街道不宽,往来车辆又多,总是堵成一团。车笛声、人声嘈杂地简直要聒破耳朵。关圣司大部分时间都坐在店里,守着一台旧电脑,要嘛看玄幻小说,要嘛在网上和女网友聊天。但总是被打断,生意太好,每隔几分钟就有人来问:“老板,你们这便盆怎么卖?塑料凳呢?”

这街上一共3家杂货店,一家租车行,一家花圈店,生意都好。这个自然,在全省最好的医院门口做生意,能不赚钱吗?

再一次见到佟妍那天,父母出门进货,关圣司正在网上勾搭一个家在本地,人在上海读大学叫“婳婙”的姑娘,一声巨响在门口炸开。

关圣司立刻朝外面跑去,就看到一辆白色吉普直接撞塌了自己家的货架。玲琅满目变成了满地狼藉,一个女孩从车上下来,神情呆滞地丢过来车钥匙,嘴里说着对不起一会儿再给你赔偿,然后就跑进了医院。

她化着很浓的妆,穿火红露背裙,头发挽起来,像是要赶去参加一个晚宴。

关圣司攥着那车钥匙,先是震惊,然后气愤,最后发誓要狠狠地宰她一笔。

那晚的慈善晚会,佟妍有一个小提琴节目。她准备好了一切,然后听到大卫快不行了的消息。

大卫是佟妍的前男友,叫梁卫,喜欢别人喊他大卫。他们是大学同学。一起上自习课时,她收到过他写在纸巾上的情诗。她坐过他的自行车从斜坡飞驰而下,然后两人一起摔进旁边的草地里。他陪她跑步,操场的每一寸土都被他们的脚步扬起青春的尘埃。而在漫天星空的照看下,他们的爱情仿似神迹。

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10个月。大卫并不是长情的人,像第一眼就爱上佟妍,他后来也第一眼爱上了几个别的人。

少女时期看《天龙八部》,无论如何也理解不了段正淳为什么会冠冕堂皇地见一个爱一个。后来倒是大卫帮她解读了这种“博情”理论。

“没办法啊,”分手时大卫说,“你不知道多情是美丽的衍生物吗?根本没法控制啊,完全就是生之所至,爱有所及。活着,就得这么办。”

呵呵。

在无数个清醒的黑夜,佟妍无数次诅咒过这个拿走自己的“全情”却只把它做分子来成全自己博情分母的人。但后来听到他因为化疗头发全部掉光,瘦到90斤的时候,她的眼泪还是一下就倾泻出来了。

她当然要见他最后一面,还要狠狠嘲笑他,挖苦他,让他在自己攒下的刻薄中伤心一次。驾照才拿到,开的是爸爸的车,歪歪扭扭到了医院门口,却一头撞上了小卖铺的货架。

扔掉钥匙,冲进病房,看见满屋子里的人哀恸一片。那个自诩“风流倜傥”的人,像缩小了一号的枯瘦少年,安静地躺在那里,再也没有了呼吸、心跳,也再也不会和谁一见钟情,去让人伤心 被伤了。

佟妍靠在病房外的雪白外墙,颓然倒地,有失望有失落有心痛也有恐惧。

在夕阳如血的傍晚,关圣司才看到那个女人从大门边走来,整个人被霞光沐浴,像一团燃烧缓慢的火,带点耀眼的金。

面对着她,他不自觉地感到自己矮小了许多,原本想像母亲那样中气十足地对她喊价,可到最后却只是弱弱地说:“毁坏的东西有2000多块钱的,再加上误工费精神损失费……你得给我3000。”

“好的。”他一度以为自己听错了,她竟然没有像世界上所有的女人那样讨价还价?

“你会开车是吧,能送我去大剧院吗?我给你加100。我现在实在是开不了车。”她眼角有泪。

关圣司想不到理由拒绝。只好打了个电话给爸爸,还好他们马上就到店铺了。

一路上总遇红灯,关圣司总觉得尴尬无措。他大致了解她也许失去了一个很重要的人,医院这种地方,一个哭泣的人所遇八九不离十。

他想说点什么,诸如节哀顺变啊什么的。可到底,只是干咳了两声。

到大剧院门口,她背了小提琴下车,他也下车,他把车钥匙给她。看她走进去。恍惚去找公交车回家,走了老远才想起,妈蛋,她还没给钱呢。于是又原路返回,靠在她车上等。

远远的,他听见剧院内响起歌舞升平的欢声。这是一种完全不同于医院附近的喧嚣和嘈杂。这喧嚣中带有一种让人愉悦的力量。灯光也不同。同样的亮,医院的安静沉沉,这里的却明媚温柔。隐隐的,有歌声响起。一首接着一首。每一首后面,都伴随了由衷的掌声。掌声这种东西,从来没有在医院附近听到过。它意味着赞叹,意味着心在靠近,在度量与美好的距离。

后来他终于听到了小提琴。课本上,朱自清在《荷塘月色》里喊小提琴是梵阿玲,单听名字就足够婀娜动人,倒是很配那个女人。

一段很长的solo,大概是《梁祝》。如泣如诉。

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等待,像是过了千年,又不过一眨眼之间。

他想了许多,也想到钱的事儿,对于自己要什么“精神损失费”后悔不迭,自尊心第一次叩问了脸面。而接下来,他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了。因为那女人出来了,喊着他的名字:“我想起你是谁了。关圣司,你还记得我吗?”

面前的女人卸去盛装,直发清脸。

他听见脑内一柄大钟轰鸣,说话也结巴了起来:“你,你是佟妍?”

是14岁那年的暑假,关圣司中考成绩不错。父母奖励了他一次夏令营。

夏令营就设在周边的一个环境很好的县里。佟妍是高中刚毕业去帮忙兼职的小助理。

她像个十足的大姐姐:“你好小家伙,我叫佟妍。”

“你考上的是七中?七中不错。我刚从那毕业。对了,教导主任是个疯子,你要留心。”

“听说你下象棋厉害,康老师都不是你的对手,怎么不参加比赛?”

他内向,寡言,总是她在说,他在听。她高考成绩很好,多少有点春风得意。他那时对她也没有别的情愫,只是觉得她是个很棒的女孩子,漂亮、热情、有才华。

之后5年,他们都再没有相见。像是两股泉,相交之后,冲向了不同的苔藓。

而此刻,穿越了时空的隧道,关圣司想起了记忆里与她的所有。心里百爪挠心,想逃开,又讪讪。

最后,他又把她送回了家,自己才回去。在车上,佟妍对他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哭成狗,他却理解不了她的爱情末路里的伤心其实带着原谅与不甘。

说到底,他还没有谈过一场真正的恋爱呢。大学里的女生们,各个心高气傲,他不入她们的眼。当然,她们也没能在他的心上荡起涟漪。

他与女网友婳婙倒是见过一面,在咖啡店里坐坐,看她完全不同于网上,收起锋芒,小心翼翼地害羞着。

他不讨厌婳婙,但也说不上十分喜欢。起码他没有过那种在网上等她等得心焦过的感觉。

很晚才到家,躺在床上,手机QQ里,婳婙的留言一片,他也只是回了个晚安。他无法入眠,只觉得胸腔流淌着一股温水,冲刷洗涤着多日来的火气,忽然就对时间和世界都有了理解。

为什么他们会重逢?是缘分吗?是命运吗?是爱情吗?他想找一个答案。

从来没有努力过,不管是在学校还是在家里都碌碌的日常让他惭愧。他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没有梦想,对未来也没有希冀。他觉得这样的自己很逊。曾经的少女佟妍,现在她变得多么好啊。好得他们中间隔了看不到尽头的距离。

他想把这距离缩短。

那次剧院之夜后,有一天,他接到了她的电话:“关圣司吗?明天早上能帮我排个专家号吗?我不在市里,不好意思啊。是我妈,老毛病犯了,想做个检查。好的,谢谢你了。”

他怕晚起,几乎一夜没睡,排了两个多小时,拿到了黄牛价卖300的珍贵专家号。
一周后,他又再接到她的电话,说要感谢他请他吃饭。

那是个完美的夜晚。他穿着新买的T恤,超常发挥,没有脸红,也没有冷场。虽然她一直在讲那个去世的前男友,他也觉得自己正在慢慢地朝她靠近。

她说她上次不在本地是去了前男友的家乡参加葬礼。大卫是外地人,他的家乡在一个有山有水的小县城。他在家人的溺爱下长大,有4个姐姐,包括奶奶在内的所有女人都把他当宝贝疙瘩。他的去世,伤透了家人的心。

“爱情和亲情到底是不一样的。恋人虽然也会痛,但不会像家人那样痛得挫骨扬灰一般。他妈妈一直没有出现,因为已经伤心虚弱地下不了床。他家里并不富裕,但他们给了他最好的。他被爱浸淫着长大,其实是个心很柔软的人。他对我有过的温柔,我难以忘却。他对他自己也是太心软,所以不想忤逆自己多情的心。”

她说:“他欠我两个耳光。刚开始恋爱的时候约定的,如果他背叛我,我就赏他两个耳光。可到他死,我也没能甩出去。”

“开始觉得挺亏的,在这段爱情里我是个受害者。可他没了啊。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了这个人。我与他的那些过去,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再也找不到对质和证明。就像做了一场梦。”

她的声音里带了点浓得化不开的什么。也许是忧伤,也许是疑问,也许都有。他开始紧张,怕她随时会掉下眼泪。可为什么看到她的微笑心也会疼?

倏然发现自己心事的关圣司愣怔了许久,像是掉入一个深洞里,无法也无力自救。

开学之前,他没有再见过佟妍。他从她那得到的那些破碎的信息,被他一个个重组,查找,乐此不疲。

网络时代的好处就是,你总会留点什么在上面被别人发现。网上关于佟妍的消息不多。她在市里一家中学做音乐老师,也在剧团兼职,甚至还出国演出过。他看她的微博,人人网还有空间。他很高兴她是喜欢分享的人,他可以知道她每天做了什么,感觉就在她身边。

婳婙在网上幽怨地说:“感觉你对我没以前热情了。”

关圣司说:“对不起,我喜欢上了一个人。”

婳婙安静地听完关圣司对另一个女人的衷肠,只冷冷地问了一句:“你觉得,有希望吗?”

没有人会不对爱情抱有善终的渴望。如果爱人只是一轮明月,自然不必费力用心,只需要远观赞美就好。可关圣司想,如果他变成了强大的太阳,明月自然可以绕着他转了。

父母永远不能让儿子达成的,一个女人和一个念想就可以。关圣司发现人的身体蕴藏巨大的能量,他要开采挖掘,然后让自己发光。

他甚至第一次有了人生规划,他想去剧院工作。如何成为一名灯光师,关圣司不得而知。有时,你知道目的,却不知道如何到达。所以,总会在找路上踌躇一段时间。

大三的那年,关圣司像一头困兽。从来没有如此渴望过去了解这个世界。他已经被家、被自己困得太久。与佟妍见面不多,相比之下,她似乎比他还热情一些。也许,心无旁骛才能口若悬河,心有戚戚就只剩沉默,怕惊醒对方让自己难堪。

她倒真把他当作一个可以交谈的小伙伴,有时会笑他傻笨,连个女朋友都没有。无人陪伴的节日也会拉他来凑数。圣诞节还送他围巾做礼物。越来越像一个…..姐姐。

虽然不好意思,但他还是鼓起勇气跟她提了自己想做灯光师的想法。她便建议他参加一些学习培训,并介绍他去一个灯光师朋友那实习做杂活。

就这样,一步一步,似乎看到了那路的轨迹了。

关圣司醉心于在路上的跋涉,简直披荆斩棘,从未回头。

曾经一直在网上聊天的婳婙,也依然聊天。关圣司对她心中有愧,她对他也许有怨。所以有时,她用冷笑回复他的吐槽,他也得全盘接纳。

努力强大的路上,关圣司从未想过去表白。所以眼睁睁看着佟妍在家人的催促下相亲,交了男朋友,分了手,又交了男朋友。

他的感情虽然指向她,并通过她汲取了生命的营养,但却因为给予不了对方什么,而止步于暗恋。

这三个人,在你我看来,似乎是一场纠缠在一起的三角恋,可他们却各自走着,谁都没有把谁牵绊。

两年后,关圣司毕业,跟着佟妍介绍的师傅到处跑活,钱不多,但开心。他迷恋灯光,迷恋灯光下的艺术家,迷恋剧院里的感觉。

也许他会有机会把那灯光也打到佟妍的身上。他在等,他想看她在他打的灯光下有多灿烂。他还想用点花招,比如在她身上打一串心?

可是,他想不到,第一次要打灯光在佟妍的身上,竟然是在她的婚礼上。

当她递来请帖,并开口请他帮忙的时候,他感觉到一种苦从心底往上翻,到嘴巴里,很多话,还没说,就被那苦覆盖,无法出口了。

生活总是颠覆想象的剧本,让人措手不及。

婚礼盛大美好,佟妍拉了一曲《梁祝》,关圣司的灯光打得中规中矩。无论如何,他看到了她一生中最美丽的样子。

酒席结束后,他把设备装上车,接到婳婙的微信:“新年快乐啊大傻子。参加女神的婚礼有何感想啊?”

他没回。

过了一会儿,她又发了一条过来:“我今晚要去外滩,看5D灯光秀,参加倒计时迎新年活动,你来吗?动车不过2个小时哦。”

他回:“我想想。”

在失恋之后,爱慕者的怀抱似乎可以缓解伤痛。可关圣司不想让自己那么卑鄙,因为他不确定她的陪伴于自己来说,是否只是一场利用。

原本晚上要帮师傅打杂去参加跨年晚会,可师傅后来放了他的假。他回了家。家还是老样子,医院也没有因为新年的到来而变得冷清,更没有挂上点什么迎新的喜气。

不知道这一场努力到底有没有意义,他没有变成太阳,明月只照了他人。

终于决定去上海时已经晚上,他买的9点钟的票。反正今夜注定无眠,总要做点什么。如果非要辜负自己,那么就不要辜负朋友。他打电话给婳婙:“好,你在外滩等我。”

到地方时,他又辗转坐车去外滩。车上,他看到漫天烟火。这个世界如此热闹,并不只限于一个剧院的歌舞升平。他也不是太惨,起码现在有个姑娘在等着。

那是2014年的12月31日,广播里听到踩踏事故的消息时,他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立刻打电话给婳婙,却听见一片嘈杂,然后手机被挤掉的声音。

前方堵车,他下车飞奔。对于死亡的恐惧第一次如此强烈地冲击他曾经见惯冷漠的心。

他到达时,情况已经得到控制,场面惨烈,警车和医护车驻扎。他再打婳婙的电话,已经关机。他到处找,不停喊,终于看到蹲在护栏下的婳婙。

他的心这才放下来,也蹲下来,把她抱进了怀里。

搂着她的那个刹那,他终于明白,人必须爱有所及。你爱的人,得是你够得着的,而不应在天边。

身边的这个姑娘,他够到了。

他搂她搂得更紧一些,完全忘记了两人不过是第二次见面。可既然够到了,他想,总要多抱一会儿。

 

 

 
垫乐及素材:
1. 阳光恰恰-李欣芸
2. 天台上的恰恰-李欣芸
3. 消失海岸线-李欣芸
4. 爱情幻影-李欣芸
5. Wish you could understand me more.-鲍比达
6. HANA-BI-久石让
7. refrain-SENS
8. 真情万种-将爱情进行到底原声
9. Darling-范晓萱
10.walking blind-Carina Round/aidan hawken

 

编辑:汪汪 | 作者:李荷西 | 主播:林夕;小鸟;汪汪;陈树;沧蓝;郡子
制作:郡子
授权作品
图片来源网络

 

 

.

1条 评论关于 “Vol.901《生之所至 爱有所及》”

  1. 听完有一股泪涌的感觉。

我要留言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