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ap nfl jerseys Its graceful breakthrough star, Lupita Nyong'o, also won best supporting actress and John Ridley won best adapted screenplay.. cheap jerseys wholesale online "Especially with our new judge, Howard Stern. cheap nike wholesales Brad Pitt, left, and Steve McQueen pose in the press room with the award for best picture for "12 Years a Slave" during the Oscars at the Dolby Theatre on Sunday, March 2, 2014, in Los Angeles.

Wholesale Tampa Bay Buccaneers jerseys

Sir David would have got a lot closer to those baboons, mind.. Wholesale Tennessee Titans jerseys Two hours into the ceremony, Alfonso Cuaron's box office hit and visual marvel "Gravity" had accrued six Oscars, winning for cinematography, editing, score, visual effects, sound mixing and sound editing. cheap world cup jerseys But history belonged to "12 Years a Slave," a modestly budgeted drama produced by Pitt's production company, Plan B, that has made $50 million worldwide a far cry from the more than $700 million "Gravity" has hauled in. cheap wholesale sites One participant, Meryl Streep, giddily exclaimed: "I've never tweeted before!". wholesale nfl jerseys But it the cosmos that really gets his neurons jumping. Seattle Seahawks jersey If the Mexican Cuaron wins best director for the lost in space drama, as he's expected to, he'll be the first Latino filmmaker to take the category.. wholesale cheap jersey "It doesn't escape me for one moment that so much joy in my life is thanks to so much pain in someone else's, and so I want to salute the spirit of Patsey for her guidance," said Nyong'o. arizonacardinalsjerseyspop And it's been an honor to be here for this first season.". wholesale jerseys cheap On balance, Lord Reith would approve of the BBC latest infotainer. cheapnfljerseysband.com Cox strayed off his regular beat to encounter some relatively sophisticated baboons and learned how to fashion a spearhead from obsidian (volcanic glass). Wholesale Houston Texans Jerseys We had soon followed our forebears out of Africa and onto Petra in Jordan, where mankind had begun trading, writing and taxing. cheap wholesale authentic jerseys The moptop prof communicates as if in the midst of a very jolly acid trip, all blissed out smiles and wide credulous eyes. cheap NFL jerseys Happily, you could disengage your highly evolved brain during pretty inserts of fishermen and farmers whose lives have changed little since the dawn of civilisation. Wholesale Denver Broncos Jerseys "It's been an amazing year," said Mandel. cheap jerseys wholesale jerseys Wholesale Nike Baltimore Ravens Jerseys While it wouldn do to grumble about too much information when there so little of it about elsewhere, as an illustrated lecture this first episode was a lot to wolf down. cheap giants jerseys wholesale To a standing ovation, Bono and U2 performed an acoustic version of "Ordinary Love," their Oscar nominated song from "Mandela: Long Walk to Freedom," a tune penned in tribute to the late South African leader Nelson Mandela.
收听播客

Vol.1009《现在的他,成了一个陌生人。》

 

照片里,是一间教室,教室里坐着一对少年少女。少年戴着一只耳机,手握着笔在写些什么,身边的马尾少女侧头趴在课桌上,戴着另一只耳机,笑弯了眼睛。夕阳钻过枝叶间隙,斜斜的溜进教室里,金桔色的光芒温柔地洒在两人的背影上。

 

作者:洋困困 | 编辑:小乖 | 主播:仲夏,小鸟,沧蓝,林夕 | 后期:贝勒爷

 

 

 

下载

iPhone

喜马拉雅

 

 

 

一、

刘絮的男朋友出轨了。

出轨这件事,不道德,但发生概率又实在不低。每个人的一生,只要不是太短,大概总会亲眼见到那么一二三四五六个实例。

而刘絮就是这么一个平凡的实例。

就如很多姑娘一样,男朋友张佑接电话时的某个神情,突然让刘絮的第六感响起警笛。

她彻夜不眠,将张佑的手机翻了个底儿朝天,而张佑也像往常一样,一副拿她没办法,便由她去闹的样子,好脾气地配合她盘查。盘问,张佑自是否认到底;翻通话记录,找不到蛛丝马迹;短信与微信,更是堂堂正正,清清白白。最后,还是她歪打正着,点进了一个女生的朋友圈,发现一张女生穿着白衬衫的照片,配文是,“还是这件睡衣最有安全感。”

刘絮将手机递给张佑,扯了扯嘴角:“丢了?”

张佑接过手机,不以为然地看了眼:“你不要疑神疑鬼,我的衬衫是真丢了,你忘了吗?就是那次咱俩去九寨沟的时候丢的啊。”

“张佑。”刘絮笑了一下,摇了摇头,“是你忘了。那时候在国外读书,咱俩都没什么钱,我想给你买件生日礼物,攒了好久的钱。因为担心这件衬衫被别人买走,我隔三差五就去店里看看它。实在是太印象深刻了啊。你怎么会以为,我没办法认出来呢?”刘絮的声音有些不稳,她直直地看着张佑的眼睛,“这女人是谁?”

“你闹也有个度啊。”张佑一把揽过她,用力揉了揉她的头发,好声好气地哄道,“那件衬衫丢了,我也难受了很久啊。我知道它的意义,你也知道它对我来说有多重要。”

她条件反射般的推开他:“张佑,别装了。就刚才那个女生的朋友圈,我敢打赌她照片下的留言,你一定还没来得及删。你敢不敢点开评论,咱们一起看一看?”

张佑愣了一下:“……她只是我同事的妹妹,我们不熟,你能不能别这么无聊……”

话音未落,刘絮已经抢过手机,划了两下,便念道:“‘让你有安全感的是它还是我’……呵,这还不熟?那我打电话过去问问你们究竟有多不熟……唔……”张佑突然来夺手机,刘絮想躲开,却被他用蛮力推到了墙边。她的头撞到了门,一时间疼得发懵,而刚才还一脸宠溺,揉乱她头发的男人,抢过宝贝手机,气喘吁吁地坐在她的对面,看向她的眼神里,却是再找不到一丝温柔。

一时间,两人谁都没有开口。最后,张佑打破了沉默:“小絮,我们都要结婚了。”

刘絮捂着发懵的头,慢慢靠在墙边,喃喃道:“是啊,下个月1号,我们就要结婚了。”

“所以就这样吧,我们忘记今晚的事。这件事是我不对,是我一时迷了心窍,不怪她。这是我们俩的事情,不要把别人也卷进来。”张佑挪到她身边,握住她的手。

这最后一句,真正是让刘絮崩断了最后一根弦。这个时候了,他不是诚心认错,不是死命挽回,而是还在维护着那个“她”。

刘絮想站起来,想抓花这个混蛋的脸,想往死里甩他巴掌,想扭断他每一根骨头。然而最后她还只是这样,靠在墙边,仰起头,用胳膊挡住眼睛:“张佑,你很喜欢她吧。”

“小絮,我保证我们以后的生活不再有她。”

刘絮的声音有些无力:“张佑,如果你还是个男人,你今晚敢不敢哪怕说一句实话?你喜欢她吗?”

这次,张佑了沉默了很久,才迟疑道:“……她说喜欢我的时候,我承认我有过心动。她很可爱,很纯真,什么都不懂,像个小妹妹。”

“张佑,我们在一起八年了。你知道,我不会真打电话给她的。”刘絮的胳膊依然搭在眼睛上,“然而你是那么担心你纯真的小妹妹,我只说要打电话,你就仿佛要跟我死拼,如果我敢找她质问,只怕你会撕了我吧。”

“小絮……我们都要结婚了。”(哀求)

“不会的,张佑。”刘絮轻声说,“不会有结婚了,分手吧。”

“小絮!”张佑先是惊愕地说不出话,继而轻轻拥住她,声音哽咽,“小絮,我保证,她不会再出现在我们的生活里了。我们在一起这么久,八年啊!你怎么舍得!”

环绕住她的,是她熟悉的体温,是她以为自己可以依赖一生的怀抱,是她用整个青春去爱的人。

他敢这样肆无忌惮地伤她的心。

就赌她的舍不得。

二、

复读班的气氛,从一开始就不算好。

开学第一天,每个进入教室的人,都是带着一张禁欲脸。同学们大都是从五湖四海聚到一起来的,虽然是复读班,但因为招收复读生的分数线并不低,所以能够坐在这里的学生,多是因为一份不甘心。大家进了教室,大都找个前排的位置坐下,给前后左右的同学一个礼貌的微笑,便开始埋头看书做题,并没有人花太多时间去寒暄或者叙旧,也没有人好奇,下一个进教室的是个帅哥还是美女。

他们都是经历过一次或者多次失败的人,坐在这里的目标都很明确,就是给自己的多年苦读一个交代。

刘絮走进这个班的那一刻,就被扑面而来的紧张感压迫得想夺门而逃。当然,这也只能是想想而已。她扯了扯肩上沉重的书包,深吸一口气,走进教室。

虽然只是第一天开学,但同学们的课桌上大都堆得满满当当,让原本就人太多的教室显得更加拥挤。教室已经没有几个空位了,大多都在最后两排。狭窄的走道对于微胖的刘絮来说,本来就有些挤,走到一半时,却恰巧有人要出来。她侧身,想让对方先走,肩上的书包却因她的侧身,不小心撞到了身边的课桌。

这次撞击有力而实在,课桌上的书立刻“哗啦啦”地散落一地,教室太过安静,这书本落地的声响便显得格外突兀。

原本各忙各事的同学们,此时便都纷纷看过来。自小就不习惯成为大众焦点的刘絮,这一刻竟不知是该先蹲下捡书,还是先让对面的同学过去,一时慌乱,便有些尴尬无措。

课桌的主人取下耳机,似乎看出她的窘迫,他弯腰拾起书,向里面移了一个位置,示意她先坐下:“教室太小。”

“谢谢。”刘絮不好意思地笑笑,本想再道个歉,却看见男生已经戴上耳机,继续做题。

看来又是个不甘心的学霸啊。刘絮在心里默道。跟她狭路相逢的同学已经出了过道儿,她看了看身边的男生,似乎并没有要将注意力分散给她的意思,便决定不打扰他,顺了顺书包带,准备起身去后排。

“这里没人。”

“诶?”刘絮看向身边的男生。

“你在找座位?我换到里面来,你就坐这儿吧。”男生手上的笔没停,用没什么情绪的声音道。

倒是个面冷心热的人。刘絮放下书包,整理好课桌,却不像其他同学一样安分地忙自己的事。她拿出一盒巧克力,瞄了瞄新同桌,虽然他并没有跟她交谈的热情,但毕竟是未来一年的邻居,敦亲睦邻大概总没有错,她用盒子轻轻碰了下同桌的胳膊:“嗨,你要不要吃?”

同桌的思绪不知是沉浸在耳机中,还是沉浸在题海中,眉头紧锁,目光如炬,显然是并没有感受到她的存在。

热脸贴了冷屁股,刘絮仍然不死心。她用纸巾抽出一条巧克力,递到同桌面前:“喏,给你吃。”

在递出巧克力的那瞬间,她其实有些后悔。显然这个班的同学们都没有任何社交兴趣,而这个同桌尤为甚,她其实并不该逼对方接受她的热络。正当她犹豫着要收回手时,就看见沉浸在自己世界的同桌,无知无觉地靠近她的手,继而无比自然地咬了一口巧克力,直到转头看见她目瞪口呆地红了脸,他才仿佛突然意识到方才那动作的亲密。

作为一个恋爱经验为零的19岁少女,异性同桌就着她的手吃东西这一行为,完全可以列为她一生中最暧昧行为榜单的榜首。而显然她的新同桌也受到了惊吓,察觉到自己做了什么之后,他整张脸也顿时燃烧了起来,然而却没有像她一样乱了阵脚,他照旧挂着一张冷淡脸,接过被自己咬过的巧克力:“谢谢。”

(沉默。)

“我叫刘絮,文刀刘,柳絮的絮。”

“我叫张佑。”

(沉默。)

“认识你很高兴。”

“我也是。”

真是找什么话题都显得生硬。两人默契地各自忙碌起来。开学第一天,本来就很忙。领校规班规课程表,定班委小组值日表,见老师开班会听考试安排,明明是信息量极大的一个早上,全班却有两个同学,什么都没听进去,一个专注地做着题,一个认真地吃着巧克力。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都莫名其妙地红着脸。

三、

刘絮将张佑推出卧室,将房门反锁:“让我自己待会儿。”

张佑在门外踟蹰,不安地轻轻敲门:“小絮,你要冷静。”

她很冷静。事实上,她冷静死了。

她只是觉得恶心,想到自己跟他只有一门之隔,她当真觉得几欲作呕。然而她除了这里,却也无处可去。这是他的城市,这里有他的父母,有他的发小,有他的成长,有他的回忆。现在,这里还有他可爱纯真的小妹妹。

“张佑,”刘絮背靠着门,低声轻问,“既然有她,为什么还要跟我结婚?”

他的声音急切而坚定:“小絮,我不能离开你,我只会娶你。”

(她喃喃)“既然想娶我,为什么要出轨?”

门外一阵沉默,继而传来他结结巴巴的声音:“我没……没有办法,我和你是水到渠成走到一起的,你对我来说是重要的亲人,而她……好像……我觉得……爱情……心动是……感觉……我第一次有这种感觉,我知道有些事不该做,但我就是控制不了自己。”

刘絮闭上了眼:“你的意思是,你从来没有爱过我。”

到底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他们恋爱八年,二战高考时的压力都挺住了,四年的异地恋都熬过来了,一同国外求学时的各种困境都撑过了,工作初期的挫折与迷茫都过去了,连双方父母的阻挠与不满都化解了,如今婚房装修好了,婚纱照拍好了,喜帖都发出去了,他对她说,他对她没有爱情。

苍天。

因为气急,反而平静。因为绝望太猛,反而哭不出来。

她知道张佑怕她闹,怕她吵,更怕她歇斯底里地去让他的小妹妹难堪。

其实他不用担心。

刘絮没有立场。张佑的朋友圈少见小妹妹的踪迹,而小妹妹的朋友圈全是他的点赞和留言。没人赖着他,是他自己走的。

她也没有勇气。即使只是听张佑坦白,她就已经要疯掉了。亲眼去看他为了别的女生,求她原谅,她受不了。

小妹妹说他给她带来安全感,他说小妹妹让他懂得爱情。

他们如此苦情难全,如此郎情妾意,她还能怎么办呢。

大肆宣扬,搞臭他们的名声吧;忍气吞声,就让他们永远不能在一起吧;不动声色,使计报复让他们不好过吧。

可想到这些,她并不快乐。

他们和她。

这样两个立场,她只觉得想哭。

四、

“今晚公司有饭局,你睡,不要等我。”

“好。”

虽然他嘱咐了,她也应了。但两人都知道,这就是一句甜蜜的废话。

因为担心他喝醉出意外,所以她总会等他;因为知道她定会等他,所以他总不会太晚回家。

来到他的城市,仅仅两个月,但她已经把这里当成了家。

女权主义者最讨厌的,大概就是刘絮这种女生。

她其实很恋家,但张佑想读的大学,在靠海的南方。那个城市的分数线很高,她考不上,便将附近那些听都没听过的城市报了个遍。

她其实并不热爱学习,但张佑说,一个人出国读书太孤独。所以她也跟他一起起早贪黑,攻题海,练口语,陪他在阴雨绵绵的异国,勉勉强强读了个学位。

她其实可以在家乡有份稳定的工作,朝九晚五的国企生活,也曾是她所向往的。但张佑说,他叔叔没儿子,想提拔他在家乡的公司做高层。他舍不得放弃似锦前途,那么她就放弃。

她安分守己,不思进取。与张佑白头偕老,就是她最大的梦想。

所以她不觉得牺牲,也并不委屈。

墙上的挂钟已经指向22:00,刘絮放下手里熨了一半的衣服,舀了两勺蜂蜜,放进温度刚好的凉开水里搅拌,蜂蜜水搅拌均匀后,她顺手切了一盘水果,而后,又去将饭菜放进微波炉里,加热。忙完这些,她回到熨衣板前,继续慢条斯理的熨衣服。待她刚好将最后一件衣服挂进衣橱,门口传来钥匙的声音。

她转身走向门口,迎向恋人,一边接过他的外套,一边笑道:“今晚有没有好一点?”

“还是那样儿,叔叔不停地给我使眼色,敬酒敬酒,虚头巴脑点头哈腰,跟条狗似的。”张佑躺进沙发,可怜兮兮地抓住她的手,抱怨道,“连饭都没吃几口。”

“我给你热了饭菜,不过你先得喝蜂蜜水解酒。”看见张佑皱着脸,刘絮好声哄他,“就一杯。”

“不要。”张佑别过脸,“那玩意儿喝起来像尿。”

“你又没喝过尿,怎么知道一样。”

“不喝就是不喝。”喝了酒的张佑,总是特别不好说话。

“不喝没饭吃。”刘絮拽了拽他,“快起来。”

“没饭就没饭。”张佑反手一个使劲儿,把刘絮拉进怀里,用力抱住,像小狗儿一样在她颈旁蹭了蹭,“有你就行。”

“你滚蛋,喝酒了臭死了。”

“没关系,一会儿你也臭了,就不嫌弃我了。”

“……王八蛋。”

很多人给她讲过关于爱情的道理。

对她的发小来说,爱情是恋人为她做饭洗衣,拎包刷卡。

对她的室友来说,爱情是分工明确,付出对等。

对她的同事来说,爱情是你提供房子,我提供装修。

对她来说,爱情是什么呢。

就是她捏住他的鼻子,哄他喝一杯蜂蜜水的心情。

五、

刘絮搬出了张佑家。

她也很想像电视剧女主角一样,感情不顺,便抛下一切,去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当鸵鸟,运气好了,说不定还能遇到一只帅气多金又专情的男鸵鸟。

但是不行。

她要说服父母接受她的决定,要去和张佑的父母说明情况,要告知亲朋好友婚事取消,如果有空,还需要想一想自己该何去何从。

电视剧的女主角有编剧收拾烂摊子,而她只有自己。

幸好她在这座城市两年,虽然对目前的工作谈不上喜欢,但至少工作为她提供了正常的社交,让她在这所陌生的城市,除了张佑的圈子,也勉强有三五个能说几句话的人。

小鱼便是其中之一。

“这么突然地来打扰,真是不好意思。”刘絮抱歉道。

“你太见外。”小鱼干练地将她的行李放在卧室,“想住多久都没问题。”

“也不会打扰太久。”刘絮跟着走进卧室,“我已经跟王姐说了辞职的事,等这边一些事情处理完,公司招来新人,我就可以回家了。”

“真得没有一点儿余地?”小鱼摇了摇一直在震动的手机,叹息道,“这两天我的手机就没停过,他简直要疯了。”

刘絮摇摇头,苦笑:“疯了也好,总比清醒着快乐。”

张佑是没想过刘絮会这么决绝。当她发现他出轨时,当她跟他对质时,当她开始打包行李时,张佑都以为一切会有转机。他请了长假,每天开车尾随她上班,在楼下等她;再尾随她下班,在楼下坐着,直到她卧室的灯熄灭。现在已经是深秋了,他以为她总归会舍不得,他以为她总归会愿意同他说说话。

而刘絮最终还是不愿原谅他。

从他坦承自己爱上了别人,她的眼睛就再也不愿看向他。

他曾以为自己了解她,就像了解自己一样。

而这一刻,他突然有着前所未有的慌。

刘絮知道,当初被抓了现行,张佑所设想的最坏场面,也不过是她去他的公司大闹一场。毕竟,他们都走到这一步了,她一直都相信,自己的配偶栏上将会是他的名字;而她知道,张佑也从未想过,自己的新娘不是她。即使他现在与小妹妹爱得海枯石烂,他充其量也就是恨造化弄人,抱憾终身,但依然只愿让刘絮做他后半生的枕边人。

好像很重情义,好像很伟大,好像她应该知足。

但她不。

刘絮来到张家拜访,张父不在,不过看到张母小心翼翼又欲言又止的模样,就知道张佑已经坦白了一切。

这样也好,她本意是来告知取消婚礼的事,并不希望将场面搞得太像弃妇伸冤。

“小絮,那混小子不是东西,你叔叔气得死命打他。”张母握着她的手,“这么多年来,叔叔阿姨已经当你是我们儿媳妇儿了,阿姨就是死,也不会让那个女人进我们家门!”

当初,张佑父母让他去远方的城市复读,完全是因为那所学校的名气大。不想他的复读成绩虽然不凡,却带回来一个女朋友。老两口虽然对刘絮是外地人颇有微词,但终究是善良热心的人,刘絮只身来到这个城市,他们虽然不至于将她当亲闺女,但心里也多个牵挂,天冷天热也总惦记着,有个头痛脑热也总关切着。

他们确实让刘絮暖心过,因而虽然本可以交给自家父母来交涉,刘絮还是想当面来拜访一趟,是告知,也是告别。

“阿姨,谢谢您。”刘絮将手覆上张母的手,“张佑应该已经跟您说了,我们不会结婚了。”

“小絮,阿姨知道这对你不公平。”张母拉着刘絮坐下,叹息道,“但是你想想,你们磨合了这么多年。有谁能比对方更适合你俩呢?其实,男人跟女人不一样,他们天生就是有追逐欲,有征服欲的。一辈子没在感情上犯过错的男人,太少了。张佑这是第一次,迷了心窍,他也尝够了苦头。你就再给他一次机会,阿姨求你了,好不好?”

“阿姨,对不起。”

“小絮,你还太年轻,很多事儿都没有经历,都不懂。阿姨活了这么多年,其实会觉得,有很多当时看起来天大的事情,在很多年后回忆起来,其实都是微不足道的一个坎儿。阿姨既然让你嫁到我家,就一定会对你负责。绝不会让你受委屈。””张母拍拍刘絮的手。

“可是,(刘絮涩声道)我已经受委屈了。阿姨,您也是有女儿的人,如果张佑的妹妹,落到我如今的处境,您会说她不懂事,不知天下男人都会犯错吗?您会告诉她其实这只是人生路上,微不足道的一个坎儿吗?您还会坚持让她嫁给这般让她伤心的男生吗?(她忍不住哽咽)阿姨,我也是爸爸妈妈疼大的,我长到十八岁,我妈连碗都没舍得让我洗过一个。如今这样的委屈,对我来说真是天大了,您不能这样,这样劝我。”

当她发现张佑的背叛时,没有哭,因为心如死灰,哭不出来。

当她给父母打电话告知一切时,没有哭,因为怕他们心疼,不敢哭。

当她跟同事们一一通知婚事取消时,没有哭,因为并不亲密,不能哭。

但这一刻,在张母温声劝她的时候,她终于还是没能忍住眼泪。

张母将刘絮搂进怀里,沉默了一下,开口道:“你说的对。是阿姨错了。阿姨知道你苦,你难受,你想找一个怀抱大哭一场,但在这个城市,你连个可以躲的怀抱都没有。”

刘絮将脸埋进张母怀里,一言不发。

张母轻叹一声,“如果你是张佑的妹妹,我会怎么说呢。我会说,回家吧,妈妈宁愿养你一辈子,也不让你受这样的委屈。”

整个客厅,一时间只有刘絮吸鼻子的声音。

最后,张母轻拍刘絮的背,柔声道:“孩子,无论你想怎么做,阿姨都尊重你的决定。”

除了父母,每个人都觉得她在小题大做。

他们说,每个男人的本性都是一样,你不要张佑,以27岁的年纪,也难以找到更好的。

他们说,年轻人性子太烈,太作,能相守到老的感情,怎么会一点杂质都没有呢。

他们说,你那么多年陪他共苦,如今拱手让别人与他同甘,太包子了。

刘絮知道,每个人说得都对,都有道理。

就像小学考试得了50分,绝望地想跳楼自杀;现在回头看,没什么大不了。

她如今觉得,出轨让她咬牙切齿;十年以后回想,也许觉得也就那样。

但那是十年后。

现在的她,就是无法忍受。

她夜夜闭上眼睛,都是那一晚,他为了夺回手机,而将她用力推开时的漠然眼神。

爱上别人的张佑,已经不是她所认识的那个他了。

他成了一个陌生人。

六、

刘絮不喜欢英国。

这里又阴又湿,总是有吃不完的土豆,英国人绅士有礼貌,但又冷漠疏远。

而最可怕的,其实是坏心眼的同胞。

刘絮和张佑来英前,通过中介租好了房子。然而来英后,才发现所租的房子,离学校太远,交通也很不方便。初来乍到,他们的表达能力也并不太好,吭吭巴巴联系了中介,看房又约见房东,但结果也总是不尽人意。正当他们着急上火之时,意外地联系到一个移民英国多年的中国房东,再一深聊,竟与张佑是老乡。

两人兴高采烈地去看了房,地段和房子都很满意,房东也很豪爽,看在是老乡的份儿上,给他们便宜了不少。张佑与刘絮当时本科刚毕业,还单纯善良。原本因为语言和环境的改变,屡屡受挫已让他们有些沮丧,如今他乡遇故知,本就亲切;看见房东这么够意思,张佑一时感动,便签了半年租约,就连押金与半年租金都付清了。

房东写好收据,一式两份,告知他们两周后老租客就要搬走了,届时他们过来拿钥匙,拎包入住。

然而两周之后,他们提着大包小包来到新居,房东不在,房东的妹妹说,老租客不搬了,所以房子不租了。哦,收据上写了收了他们六周的押金,可以退还。

张佑张口结舌:“那半年的租金呢?”

“什么租金?收据上只写了押金。”房东的妹妹冷着一张脸,将押金扔给他们,便摔上了门。

旧房已经退租,新房不能入住,两人在潮湿的楼梯间,蜷缩了一个晚上。

即使是处于那么窘迫的处境,两人仍不相信豪爽的房东是骗子。直到发现房东的电话从此再也打不通,而房东的门再也敲不开,才不得不承认,确实被骗了,而且完全是因为自己蠢。

少了半年的租金,日子就有些不好过了。

两人的家庭条件虽然不差,但也都不是大富大贵之家。原本刚出国这两个月,花销就不小,让他们跟家人开口再要钱,也实在是说不出口。因此两人也不敢再挑地段与房型,与几个留学生拼了间共用厨房与洗手间的房子,便开始为钱烦恼。学校生活步入正轨后,张佑开始去餐厅打工,刘絮则通过学姐,找了份中文家教的工作。

那段日子,真是有些暗无天日。

张佑的工作虽然辛苦,但好在员工餐相对便宜,而且菜色也不错,张佑总是偷偷打包一份给刘絮。有时候是芝士三明治,有时候是香肠土豆泥,偶尔还会有烤肉披萨。这大概就是刘絮一天中,能吃到的最好一餐了。

因为张佑工作很忙,常常是送了饭给她,便立刻要赶回餐厅,两人鲜少有共用午餐的机会。

直到有一天,难得张佑不用赶回餐厅,他们找了个公园,一起吃午饭。趁着张佑去洗手间,刘絮想偷走张佑那一份饭里的煎蛋,打开饭盒,才发现里面只有白白的土豆泥。

而她的那一份,有面包,有煎蛋,还有两只烤鸡腿。

每个人都说,她为张佑付出太多。

但她不傻。

她敢不留退路的宠着他,也是仗着张佑爱她。

异地恋四年,他每周坐四小时大巴去找她,晕车到脸色蜡黄,也逞强说没事。

异国求学时,她常常因为下雨天而手腕酸疼,而他即使熟睡,也总会握住她的手腕暖着。

双方父母反对婚事时,他对家人说,大不了入赘,他可以没有一切,但不能没有她。

张佑以为有很多事她不知道。

就像在异国时,他常因打工晚归,而她常因课业而早睡。每晚回来,他总会在入睡前,轻吻她额头,说一句我爱你。

他以为她睡着了,其实她没有。

那一年,他偷偷轻吻她83次,说了83句“我爱你”。

七、

张佑以为他从来没有爱过她。

其实,他只是爱上了别人,忘了她。

刘絮接到电话,得知爷爷病危的消息时,一时有些恍惚。那一瞬间,她差点要给张佑打电话,想让他给她一个温柔的拥抱,揉揉她的头发,告诉她不要急,一切都会好。

而在拿起手机的那瞬间,她又清醒了。

过年时还乐呵呵的爷爷,现在已经不省人事地躺在加护病房;而曾经任她随叫随到的恋人,也不再是陪她走过青春的少年了。

在临上飞机前的两个小时,刘絮还是没忍住,回了一趟他们的家。

她看了看手中的行李,也不过三两件衣服,而这家里,也没有什么值得她带走。

这次离开,就是真得离开了。

八年来,她回家乡的次数屈指可数。

而八年过去,最终留在她身边的,也不过是几件旧衣服。

卧室里,还放着俩人已经装裱好的婚纱照,妆容太浓,看起来仿佛是两个陌生人。刘絮打开钱包,取出照片夹中的旧照片,她凝神望了一会儿手中的照片,有些伤感的笑了。

这种记忆,带走了,也是负累。

他已经忘记爱过她,她也该丢掉记忆,好好生活。

她将旧照片放在婚纱照前。

啊,顺眼多了。

得知刘絮要离开的消息,是飞机起飞前一个小时。

张佑明知自己应该疾驰到机场,却鬼使神差地回了家。

客厅里空无一人,可他心跳如雷,他知道,她来过这里。

“小絮!”

“小絮!”

“小絮!”

他冲向厨房,餐厅,又跑向卧室——没有她的身影。

直觉有所失误,他不该再在这里耽搁,应该立刻去机场追回她。

可有个东西,却阻住了他的脚步。

那是婚纱照前面的一张旧照片。

他走上前,拿起照片。

照片应该是被摩挲了很多次,已经有些毛边了。

照片里,是一间教室,教室里坐着一对少年少女。少年戴着一只耳机,手握着笔在写些什么,身边的马尾少女侧头趴在课桌上,戴着另一只耳机,笑弯了眼睛。夕阳钻过枝叶间隙,斜斜的溜进教室里,金桔色的光芒温柔地洒在两人的背影上。

尾声

“喂,你在写什么呀。”女生侧头趴在课桌上,眼睛弯弯。

“诗。”

“什么诗啊,我看看。”女生抢过同桌的本子,念道,“死生契阔,与子成说。哟,这么浪漫,写给我的?”

“上课睡觉。”男生轻哼一声:“你知道意思?”

“我们生与死都要在一起,这是我们的誓言。”女生洋洋得意地甩甩本子,“虽然我上课睡着了,但是你要相信我的文学功底。”

男生又轻哼一声,不搭理。

“我跟你说,这诗不吉利。你要想给我说情话,换个别的换个别的。”

“诗还能不吉利……”

“当然了!”女生摘下耳机,兴高采烈道,“你知道这诗最后几句是什么?‘于(xu)嗟(jie)阔兮,不我活兮。于(xu)嗟洵(xun)兮,不我信兮。’”

“不懂。”

“就是……就是……”女生嘟着嘴,不愿说。

男生睨着她:“就是什么?”

就是……

我们的誓言,终不会成真。

 
垫乐及素材:
1:《手写的从前》-周杰伦
2:《你眼中的我》-郭静
3:《爱情呼叫转移》伴奏曲
4:《都一样》-李荣浩
5:《Look at me》-Alan Jackson
6:《Broken》-Camilla
7:《最长的电影》-周杰伦
8:《Jay Hifive》-Sayonara

 

作者:洋困困 | 编辑:小乖 | 主播:仲夏,小鸟,沧蓝,林夕 | 后期:贝勒爷
制作:郡子
授权作品
图片来源网络

陌声人
关注微信公众号:mmoofm

.

comments are closed.